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未分类
专访剧作家顾潇:儿郭泉冤狱 母披露心声

5252

【大纪元12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南京师范大学教授郭泉的母亲顾潇,她是一位才华横溢的作家、中国作协的成员,创作过很多的作品,涉及 范围广括小说、报告文学、电视剧本等,其小说曾经获得文学奖,其电视剧本获得第五届电视金鹰奖。她像全天下的母亲一样爱护自己的孩子,在郭泉被抓走一个月 之际,日日夜夜的担忧和无尽的思念使这位原本还算坚强的母亲觉得自己差不多要崩溃了。她首次向外界披露了自己的心声。

她 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透露,自己作为一名作家、一名有正义感的女作家、作为一名母亲,面对爱儿郭泉被当局以莫须有的罪名关押南京看守所将近一月,母子却无法 相见,那种深深地难以言状的痛楚、那份敢怒但不敢言的复杂心情,她已经身心俱惫快要撑不住了,但就是这样,她也不敢向外界求救,只是默默的用自己一个母亲 的权利和力量在为爱儿申辩,在为郭泉跟当局交涉。

母为儿所谓“颠覆国家政权罪” 据理力争

顾潇女士介绍了郭泉被抓那天的情形。11月13日上午8点郭泉被抓,10点50分有二个人上门找到她,让她作为家属签刑事拘留证书,当她一看上面的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罪”,她就跟他们吵开了。

她 说:“我儿子颠覆什么国家政权?他即没有军队也没有政权,他怎么颠覆?那个深圳的官员在酒楼猥亵12岁小孩那才叫颠覆政权,那些外出考察的官员滞留海外的 那才叫颠覆国家、哪些国内贪污腐败的官员那才叫颠覆国家。我儿子凭什么颠覆政权啊?不就是写了几篇在你们看来“狗屁”文章吗!”

顾潇还说:“他们当时说我不懂法律之类的,郭泉犯的颠覆罪,而且还说这次比较严重,不像以前一样只要10天的拘留,这次要30天的拘留。30天之后是逮捕还是其他的不一定。”

未获准探望 顾潇为儿聘请律师

顾潇表示,郭泉被关将近30天,当局一拖再拖拒绝她前去探望。她介绍了其中的过程。当时送拘留证的这二个人第二天又上门来,说是想让她做做郭泉的工作,过二天请她一起去挽救、挽救。就这样过了二天,她打电话去,他们又让她过二天,就这样一等再等就过了20多天。

到了第25天的时候,顾潇就打电话给公安说:“已经第25天了,你们为什么讲话不算话那?你们不是让我去,那为什么不去那?”

对方回答:“顾老师还不行,再过几天。”我说再过几天不就30天了吗?他们说:“是的,到12月12日星期五的时候,我们会给你打电话。”我问:“你们打电话是放我儿子让我在家等,还是说把他转到检察院?”他们回答道:“30天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顾潇伤心的表示:“儿子郭泉被他们关在里面将近30天了,到现在我们母子都没有见过面。不让见。我昨天写了委托书聘请了北京的李和平律师,今天下午律师去见也没有见到,目前郭泉在里面的情况如何,我们都不知道。为了这个事情,我已经身心俱惫了。”

另外她还聘请了江西的郭莲辉律师。她希望聘请的律师都有正义感,她说:“在现在的阶段,很多人想躲都躲不及了,所以愿意做我们的代理律师都是有正义感的律师了。”这方面的事情目前由朋友在帮她打理。

郭泉母亲对外界的二点个人声明

顾 潇鉴于她在中国境内的处境,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希望外界、包括郭泉的朋友明白她的二点声明。她说:“我既是作家,又是郭泉的母亲,我现在的脑子还清醒,是 非还能分得清,我有二点声明。第一点:作为一名中国普通的公民,作为一名有正义感的女作家,我自己感到我还是能分清是非的,我到目前为止,我的脑子还清醒 的。”

“第二点声明,我作为郭泉的母亲,我的儿子一会被抓、一会儿被放,这样不断的来回折腾,频率越来越高,时间越来越长,这次快30天了,不知道结果怎样,未知数太多。对一个母亲而言已经被折磨得身心俱惫了。”

一位作家兼母亲的痛苦感叹

面 对当局的作为,顾潇不敢有大动作,但作为母亲她不忍心看到儿子在狱中受难。她感叹道:“一个63岁的母亲,被折磨得身体也不好了,我感觉到我快要到大病即 将来了,真的身心俱惫了。我也是没有办法,我不聘请律师,我自己又见不到儿子。你说哪个母亲面对儿子这样能不管不问吗?”

以往郭泉在家里常 常和母亲聊天,顾潇想劝儿子不要冒风险,但郭泉有自己的理想,况且作为一名有正义感的作家,她也不会去阻止儿子的行为,她说:“我的脑子还是很清楚的,作 为天底下任何一位母亲,都不想自己的小孩去实行风险的事情。所以当我儿子跟我聊天时,我总是劝他,不要干这些事情了.我们完全可以轻轻松松的生活,现在满 社会的人都在关心的是票子、儿子、位子……这些东西,你为什么要关心这么大的事情那?”

郭泉回答道:“妈,你难道只想让我关心自己不关心民族和国家的未来吗?”

顾潇说:“儿子的问话,说实在的,让我心里也很难回答的。因为我不是不清楚,但是作为一名母亲、作为一名女人,我总是担心儿子的安危。我也明白他追求的方向,他愿意为民族、为国家的未来献生都在所不惜。他要走自己的路,这当然没有错。”

没有希望 也不敢有什么希望

经历了风风雨雨、饱经沧桑的顾潇,对现实失望之极,她说:“我真的没有希望,我也不敢有什么希望,希望就是失望。即便是别人,就是所有全天下的母亲,即便她们都帮我呼吁了,在这边也不见得有什么作用,这就是我的失望所在。”

当顾潇聘请律师后,警察就向她开始施压,警察打电话给她说:“提醒你顾老师注意,你委托的律师消息已经上到敌对网上了。”

顾 潇表示,自己不上网也并不知情。她解释:“我不上网,并不是我是文盲,至少我还是一名女作家,是因为我不敢上网,上网看到人家对我儿子怎么样、怎么样,我 的心脏就受不了了。我身体真的也不行了,我实际上想躲个安静。警察之前还提醒我不要和郭泉的圈子里的人搅到一起去。我告诉他们,郭泉圈子里的人,我一个也 不认识。”

*顾潇和郭泉简历*

顾潇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曾经任《雨花》编辑部编辑、小说散文 组组长,江苏省作家协会文学报刊研究组副组长,江苏省作家协会创作室专业作家,文学创作一级。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1991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着有 中篇小说自选集《梦追南楼》,中篇小说集《名门望族》(合作),报告文学集《运河之光》(合集),报告文学《金陵华佗》、《魂系长城》、《三条汉子和一个 工厂》,中篇小说《依稀往事》、《杨叶飘飘》、《魂断沙场》等。电视剧剧本《大树底下》(已录制播出)获中国第五届电视金鹰奖,中篇小说《梦追南楼》获第 二届《莽原》文学奖。

郭泉,男,1968年生。中国民主同盟盟员。曾任国企干部、南京市政府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秘书、法院干部。1996年 毕业于南京大学社会学系,获法学硕士学位。1999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哲学系,获哲学博士学位。1999年至2001年在南京师范大学做博士后研究。 2001年博士后出站之后,留校任教。担任文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历任文学院研究生班主任、成人教育办公室主任,院长助理、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学报编辑 部主任等职务。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http://www.dajiyuan.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3/24/09 10:49:04 PM
很想知道郭泉的近况,希望知情人提供!这种迫害什么时候结束?
游客
   12/18/08 12:42:03 PM
现在不让他的家属请律师
游客
   12/17/08 01:50:52 AM
当代鲁迅
游客
   12/16/08 07:55:09 PM
1958年50万知识分子被打成右派,妻离子散,家破人亡.50年后老调重弹,照样不变.受害的还是读书人,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游客
   12/14/08 10:37:52 PM
新时代的民族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