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347:感谢中共警察特务让我远离了南京“剧毒地带”——仙林大学城

5250

中石化下属单位南京金陵石化年产60万吨PX项目于2005年动工兴建,2007年下半年建成投入试运行,项目总投资28亿元人民币,设计生产能力为年产PX 六十万吨和OX(邻二甲苯)二十万吨。

南 京px项目的位置在离南京市中心大约20公里的栖霞山附近(南京炼油厂的厂区),距离长江的南京市保护水源不到1公里。一旦发生问题,南京及下游的居民饮 水就发生重大问题。离此装置不到1公里的地方,就是南京市民每年金秋最喜欢去游玩的著名景点栖霞山,此装置离仙林大学城不到3公里,大学城里有10所全国 重点大学。居住学生、教师和教师家属接近20万人。炼油厂的生活区里还有幼儿园、小学、中学、职工培训中心和范围很大的家属区,附近有栖霞镇、尧化镇等 等,国家经济开发区——新港也就2公里左右。
和厦门比起来,南京的px项目更可怕,这种剧毒化工装置一运行,南京意味着放了一个原子弹。一旦发生事故将直接危及附近数十万居民和南京城内的数百万居民的生命安全,并对长江下游数十座县市造成严重污染。

2007年8月开始,我和南京的徐雪峰先生在网络上号召南京市民抵制南京px项目,我们在南京的门户网站(“西祠胡同”)上开辟了专门的抵制南京px项目的讨论版,并利用组建抵制南京px项目QQ群的方式,向广大南京市民介绍南京px项目对南京人民的危害。

结果我在9月被中共南京警察特务找“谈话”,他们一方面承诺“保证有毒化学物质不会泄露”,一方面关闭了我在“西祠胡同”上所有的关于南京PX的讨论文章,并封掉了我在“西祠胡同”上的ID(注册网名)和我的所有关于抵制南京px项目的QQ群。

2007 年11月,我把南京PX项目写进了我的关于建立“全民福利条件下的多党竞选的民主政体”的公开信,于11月14日发给了全国人民和国家主席胡锦涛、全国人 大委员长吴邦国。呼吁人民高度关注专制统治者的这种只关注他们的当前利益,并用这一当前利益来劫持本民族未来的犯罪行为。号召中国人民对此要保持高度的警 惕,并在适当的时候,组织有效地抗议活动。参见《民主先声》72。
我的这封公开信的第十八节,也就是最后一节的标题是《十八、民主体制可以警惕并阻止权贵者用眼前利益劫持我们民族的未来》。
最 后,我说:“其实,关于这类工程的选址,当地政府完全可以按照国际标准(人群居住地以外100公里以外),但是权贵者根本不考虑人民的生命和财产的安全, 也不管后代的身体健康,更不管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他们只考虑便捷和成本低廉。他们的这种短视态度,其实是一种蔑视民族未来的可怕思想。他们只关注他们的当 前利益,并用这一当前利益来劫持了本民族的未来。人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却没有民主体制进行反对。”

这封公开信发表后,我得到消息说,中共中央最高层批示,为“维稳”,南京PX项目“缓建”。

PX全称“对二甲苯” (para-xylene),属危险化学品和高致癌物。为无色透明液体,有刺鼻气味。国际有关化学组织规定这类项目要在距离人类居住地100公里外开发,而中国政府根本不考虑其装置的巨大危险性,而把这些项目纷纷建立在交通方便的大城市里。
南 京大厂地区的扬子巴斯夫化学公司周围数公里都能看到烟囱里飘散的白烟,闻到含苯的化学品的刺鼻味道。PX是对人体危害最严重的有机化工原料,最初级的原料 是石油。国内市场对PX有巨大的需求,百份八九十用来生产聚酯原料,做成涤纶产品,供应给纺织企业。整条产业链大致如下(PX处于中间位置):石油→石脑 油→对二甲苯(PX)→对苯二甲酸(PTA)+乙二醇(EG)→聚酯切片(PET)→“涤纶长丝(PFY)”或“涤纶短纤(PSF)”

在 PX生产过程中,要用到高毒、高致癌、且会造成“再生障碍性贫血”的苯和甲苯(中毒者以神经系统损害为主)。虽然两者都是在封闭的反应塔中循环使用,但中 国人民所担心的爆炸和泄漏事故并非没有“万一”发生的可能。且不说2005年吉林石化双苯厂爆炸事件造成的恶劣影响,留意一下相关新闻就会发现,化工厂起 火爆炸、化工产品在运输过程中发生泄漏并造成恶性污染的事件正日益增多。

生活在专制集权统治下的中国人民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民。
发达国家的有毒装置的巨大利润空间,被中国的专制集团的权贵者看中,于是这些装置纷纷进入中国。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会象中国一样,主动要求接纳并消化如此众多的有毒的化学工业。一时间中国的多个地区(南京、厦门、海南等)竞相上马了PX项目。

没有民主监督的专制集权体制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它只关注眼前利益而无视民族的未来。对此中国人民看在眼里却由于没有民主体制而一筹莫展。
而专制集权集团却无须担心中国人民投中国政府的反对票,因为中国人民手里根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选票。
所谓的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其实就是专制集权者“钦定”了一些拥护专制集权的所谓的“选民”欺骗中国人民的把戏而已。中国的专制集权权贵者为了获得更大量的货币来满足他们日益增长的奢侈需求,他们不惜牺牲国人的健康和民族的未来。

2007年12月,我因为发表这封公开信被中共警察伙同中共南师大党委“决定”不得在课堂上上课,取消教授津贴,保留基本工资。这样,我就告别了南京的“剧毒地带”——仙林大学城里的学生朋友们了。

最近,又得到消息,被“缓建”的南京px项目将于近日正式运行生产。
我想,我该感谢中共警察特务让我远离了南京“剧毒地带”——仙林大学城。我再也不会闻到刺鼻的有毒气体了。

但是,我今天(11月12日)到收到了我的学生沈杏培的“红鸡蛋”,让我又揪心起来。
我2001年“博士后”结束留校担任副教授、研究生导师,同时还兼任研究生班主任,直到2004年我出任文学院院长助理、成教办主任,才卸去研究生班主任一职务。
2004年,学生沈杏培研究生毕业留校,担任研究生辅导员一职,同时学院决定不再设研究生班主任职位,于是沈杏培应该算是我的继任。
沈杏培一直在仙林工作,结婚生子。他性格沉稳,可以说在底下的若干年内应该都工作、生活在仙林地区。
沈杏培给我的“红鸡蛋”是用一个美丽的红布包包装的,扎口的地方是一个可爱的米老鼠。红布包包里有两颗巧克力和两个红鸡蛋。
红布包包上贴了一个菱形的小卡片,上面写着他们全家三口人的名字:“沈杏培、姜瑜、沈心悦”,三个人的名字下面是一行字:“我们有宝宝啦!”
看到这个可爱的红布包包和这张温馨的小卡片,再想到他们生活在南京PX项目的浓烟下,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中国新民党代主席 中国基督教民主党代主席 中国在野党联盟轮值主席 郭泉
QQ:115659144   手机:13151423196 
Skype:gwnguoquan 邮箱:duidui6390@sina.com
通信地址:(210097)南京市宁海路122号南师大文学院郭泉收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4/01/16 02:51:53 AM
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改为天柱山市)有权力组织搞秘密精神控制实验,类似于邪教拉人入伙,就事论事地控制信息和迷惑人们的心智,使人们按照操纵者愿望改变自己,幕后对受害人接触的人或物或事情操控设局做局,最终让所有参与的人(人身依附或单线联络)自发的走上了一条最符合操纵者利益的路,以实现其对受害人不可告人的目的(遗臭万年、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实验一生,密控一生,操控一生,让受害人后半生处在一个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悲惨境地。安徽潜山县有权力组织人造冤假错案,进行秘密精神控制人体实验2007——2016!关注73211部队退伍残疾军人王焰因精神控制实验而被强制性精神病9年——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https://1drv.ms/1l8aSHq手机微信15055472117 百度百科:精神控制、人体实验、人身依附、强迫失踪、反人类罪、610
游客
   12/27/08 08:35:27 AM
国内有句常说的话:党领导一切!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实际上是虚设没有一点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