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344:“第537号国务院令”颁布,东京新闻小坂井先生“以身试法”成功

4652

2008年10月1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先生签发第537号国务院令: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常驻新闻机构和外国记者采访条例》已经2008年10月17日国务院第31次常务会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08年10月17日起施行。
总理 温家宝   二○○八年十月十七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常驻新闻机构和外国记者采访条例》的核心精神是:
只要不违法,并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外国记者可以在中国的任何地方、任何时间,就任何话题采访任何人。

当晚,外交部新闻司司长刘建超举行中外记者会,就《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常驻新闻机构和外国记者采访条例》做出说明并回答记者提问。
根据刚刚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常驻新闻机构和外国记者采访条例》,刘建超强调,
第一、外国记者来华采访不再必须由中国国内单位接待并陪同,外国记者赴开放地区采访,无需向地方外事部门申请等。
第二、中国宪法保障中国公民的言论自由。在中国,不会有人因为正常发表言论而受到干涉和干预。
第三、中国不要指望国外媒体只报道中国好的、进步的和发展的一面,也要承受国外媒体报道一些中国不愿意被报道的问题。
第四、中国不会干预一个中国公民接受国外记者采访的决定过程,不管他是商人,学者,专家,还是政府官员,是否接受国外记者采访由他们以自己的方式做出决定。

虽然,在第537号国务院令颁布前,国外媒体对我的电话采访和网络采访从来没有断过,但是,中国政府对国外媒体来南京和我见面采访却是高度警惕并竭力阻止的。

例如2008年1月4日,日本的三大新闻社之一的“东京新闻•中日新闻”上海支局长小坂井先生来南京采访我。虽然他没有受到中国政府的阻拦,但是十多名中国警察在周围监视。采访还没结束,我就被特务带到学校保卫处。中共南师大党办主任刘旺洪对我说,学校有规定,学校里的任何人都不得私自接受境外媒体的采访。
我说:第一、我知道有这个学校规定,但是,我不知道这个规定是否合法? 第二、我谈的是我自己的观点,我也不代表南师大。我谈的所有话语都和南师大无关。和南师大有关的话题,我想境外媒体也不会找我了解。第三、我的观点我选择告诉什么媒体,这完全是我的自由。如果您说我违反了南师大的规定,那好,您就开除我吧。
中共南师大党办主任刘旺洪楞了一会儿,喃喃地说:“适当的时候,会开除你的。”
离开保卫处,我立即给小坂井先生电话询问他是否安全。他说:一切安全,没有警察骚扰。于是,我笑起来。原来,中国警察只敢骚扰中国人,不敢骚扰日本人。
那天我回到家写了一篇《民主先声》,题目是《民主先声96:中国必须解除报禁,“新闻自由”必须包括采访的自由和被采访的自由》,可供大家参考。

再举一个例子:7月中旬,国际金融时报(英国)的记者给我电话,请我在7月24日在南京等待接受采访。不料,我7月22日就被中共警察刑事传唤,7月23日又被告知“不得接受境外媒体采访”。7月24日下午,我家楼下的中共警察比我家小区的狗都多。最后,国际金融时报的记者无功而返,怏怏不快地坐夜航飞机飞回北京。而我得知,中共政府承诺外国记者在奥运期间,只要不违反法律可以在中国的任何一个地方采访中国的任何一个公民。但是,中共政府一方面承诺外国记者“两个任何”,另一方面又阻止我接受采访。(参见《民主先声》252、308)

昨天(11月7日)下午三时,“东京新闻•中日新闻”上海支局长小坂井先生再次来南京采访我。这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常驻新闻机构和外国记者采访条例》颁布后第一位国外记者来南京“以身试法”。

我们在南京的上海路的长春藤(茶)咖啡馆喝茶。南京的上海路长春藤(茶)咖啡馆是我的民主茶馆。我在这家茶馆接待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也在这里接待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维权和民运领袖。上海路上的长春藤(茶)咖啡馆有两个分店,分别在上海路的87号和100号,是街对面。我以前经常在下午4点去喝茶或咖啡。别人经常说“我不在家就在咖啡馆”,而我却是“我不在87号就在100号”。不过现在事情多了,就无法定时去喝茶和咖啡了。

小坂井先生是吸烟的,桌上放着日本七星。我立即拿出我最喜欢的中国烟“大丰收”。我说,到中国来见我,应该抽中国烟。
小坂井先生并没有实际的采访提纲,他显然只是来“以身试法”的。
他凝视了我好一会儿,说:“看来,您过得不错!您胖了!”
我笑着说,“是啊,中共在前进,虽然他们不是自愿的!”
小坂井先生说:“那么,中共对您和您的党完全不问了吗?”
我拿过他放在的桌上的笔,作了一个持刀状。说:“不,他们一直手握尖刀,等待命令刺杀我们,但是,下命令的人现在要比持刀的人沉着和智慧得多!”
小坂井先生说;“噢,我明白了。另外,东京大学一名副教授想做您和中国新民党的专题研究,您同意吗?
我说:“当然同意。美国南卡一所大学的一个研究生已经开始做有关中国新民党的传播策略研究的硕士学位论文了,他已经得到了他的导师的肯定和支持。”

说实在的,我很清楚日本人在想什么。日本人从来都不会在礼仪上输给别人。奥巴马这次决意竞选美国总统,日本的一个发音类似“奥巴马”的小镇从开始到最后都欣喜若狂,仿佛奥巴马是从这个日本小镇“北漂”美国的居民。在奥巴马当选之后,这个小镇的镇长又立即发出邀请,请奥巴马有空来小镇坐坐。但是,韩国这次就很“抓瞎”,直到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韩国才发现整个韩国在事前没有任何一个人与奥巴马有过任何接触。
我想,对我和中国新民党,日本人的想法也是如此!

送走小坂井先生之后,我想,中共已经在开始做开放“报禁”的事情了,只不过现在开的是“外报禁”。 “外报禁”一开,“内报禁”也就不远了。关于内外两种“报禁”,请参见《民主先声》262。
“内报禁”一开,开放“党禁”也就指日可待了。

我想,总有一天,我会在南京的上海路长春藤(茶)咖啡馆请所有采访过我的海外记者喝茶,他们是:美国之音VOA记者黎堡先生、美国纽约的New Republic周刊记者Mara(汉名:马语琴);美国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严修先生、何平先生、张敏女士、丁晓女士;伦敦BBC记者傅东飞先生;英国第一24小时新闻频道天空新闻的亚洲制片总监Eve Johnson女士(汉名韩莺)、驻亚洲记者Peter Sharp先生(汉名夏锐)和摄影师Andy Portch先生(汉名安都);英国《金融时报》汤姆•米切尔(Tom Mitchell);法国《巴黎人日报》记者Emilie Torgemen(汉名:陶莉莉);日本共同社上海支局的支局长渡边昭和先生;“东京新闻•中日新闻”上海支局长小坂井先生;每日新闻社(日本)上海支局记者大谷麻由美女士;韩国KBS记者金大宏先生;新唐人电视台記者林慧心女士、李馨女士、熊斌女士、秦越女士;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方亮先生、天慧女士;大纪元报记者辛菲女士;台湾中央广播电台记者杨宪宏先生;等等,以及很多我不知姓名的海外媒体的记者和工作人员。

另外,美国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女士经常在网上和我聊天,我欠她一瓶酒,我想,“第537号国务院令”颁布后,她可以到南京让我完成这个心愿了。

南京的哪家酒吧好些呢?
恩,这我要先调查一下。或许,就在路边,坐下来,点一盘金陵盐水鸭,再要一碟南京老卤干,两瓶“二锅头”,两包“大丰收”,这都是我喜欢的,然后,谈天说地,真得很爽呢!


中国新民党代主席 中国基督教民主党代主席 中国在野党联盟轮值主席 郭泉
QQ:115659144    手机:13151423196 
Skype:gwnguoquan   邮箱:duidui6390@sina.com
通信地址:(210097)南京市宁海路122号南师大文学院郭泉收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3/03/10 10:06:56 PM
atmosphere began thermal work
游客
   01/08/10 12:06:15 AM
environmental web home during end open down weather
游客
   11/11/09 03:01:54 PM
mitigating allows program limits beginning compliance trading
游客
   12/27/08 06:49:14 AM
敢为民众发声的,才是英雄,好人,支持。
游客
   11/16/08 11:02:48 PM
聽說又被埔,但願天佑郭教授逢兇化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