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339:美国人的选票和中国人的屁

4610

明天(11月5日),美国就要举行总统大选投票了。
每四年的这个时候,我眼巴巴地守着电视或电脑,看着美国人民拿着自己的选票到各地的投票站投票选择自己喜欢的执政党的总统候选人,我心里的滋味真不好受。
最后,看到结果出来的时候,我总是一边流泪水,一边咽口水。
流眼泪是因为,这么好的制度美国有中国却没有;
咽口水也是因为这么好的制度美国有中国却没有。

2007 年11月14日,我在致国家主席胡锦涛、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的公开信里说到:“在一党是否能治理好中国的问题上,我与贵党持不同政见。虽然,贵党 和我盟(当时我是中国民主同盟盟员,后在发表这封公开信后被开除)以及其他各民主党‘肝胆相照、荣辱与共’,但是‘参政’和‘执政’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 念。两者的区别不只是位置的问题,而是一种源自对国家对民族负责的历史使命感,和源于对人民手中的选票的畏惧。这种对选票的畏惧和历史使命感,才是为人民 服务的真正保证。”(参见《民主先声》72)

这封公开信的第二节标题是“什么是社会主义民主制度?”
这节里,我说:全民福利条件 下的多党竞选的民主制度,才是社会主义民主制度。事实上,民主无论目的还是方式,都是最最简单的人类行为——“选择”而已。执政党的优劣,将影响到全体人 民的根本利益,所以,人民对执政党的选择必然也是最慎重的。所以,民主除了政治范畴的意义外,其实也是我们最日常的一种生活方式。全民福利条件下多党竞选 的民主政体,就象一个引擎,它用人民手里的选票产生出一个必须为民众服务的执政党。民主有一支看得见的手,一支最强有力的手,这就是“选票”。选票,动态 地均衡着各个阶层、政党、群体、道德、利益集团的关系,甚至约束着政治领袖的行事规范。

这封公开信的第三节标题是“两党政治(执政党和在野党)的民主理论不是西方的专利”。
这 节里,我说:“现在有一种说法,认为两党理论是西方的东西,而中国一直是有中国国情的,不适用西方的两党政治。其言下之意,就是集权专制才符合中国国情, 才是应该受到中国人民顶礼膜拜的唯一统治制度。而事实上,就统治而言,一党只沟通一部分公众,除了枪炮外,又没有其余足够的渠道,这样最终的结果是,执政 党沟通不了全部的公众,其他民主党派又由于是友党或投票举手党而没有实际存在意义,这样就造成了公众和执政党的诸多对立,中间许多公权沟通不起来,没有足 够繁荣的利益沟通机制。如果有执政党(规定年限执政),同时还有一个或多个等待被选举执政的在野党,就能比较好地解决这个问题。同时,两党轮流执政,最大 程度提高了在野党的监督能力,最低限度降低了社会动荡,杜绝了以战争形式进行政权更迭给人民带来的巨大痛苦。”

这封公开信的第四节标题是“两党政治是社会和谐的最有效途径”。
这 节里,我说:“社会和谐的根本标志就是社会各阶级的意见能充分交流,最后以投票的方式决定谁向谁妥协。如落败的一方有意见,那么就必须重新调整方案,争取 新一轮的多数票。专制国家不允许政党竞争执政党地位。民主国家里,任何政党都可以竞选执政党,只要他获得足够多的选票。在野党和执政党,从一开始的任务就 是力争代言大多数的民众,这样就能在下一轮竞选中获得多数票。威权主义国家由于只有一个权力中心——执政党,而没有其他的团体足以与之抗衡;由于限制民众 组党、限制民众办报,所以,民众的利益就无法避免遭受来自单方面的损害。”

这封公开信的第五节标题是“只有当人民手里真正握有选票的时候,执政党才可能是真正的公仆”。
这 节里,我说:“公仆意识的获得不是因为政客们的思想觉悟高。而是政客们想要人民手里的选票。如果人民手里没有选票,或选票无能,那么执政官就不会是一个公 仆,而一定是一个皇帝或一方诸侯。没有民主体制,人民手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选票,无论行政的优劣都始终是唯一的执政党,这就是中国所有问题的症结所在。”

我想大家读到我的这封公开信的第五节,一定想到了中共深圳海事局党组书记、副局长、纪检组长林嘉祥所说的几句话了吧。
林嘉祥在掐住11岁女童的脖子,将其拖向男厕所,被女童挣脱后,竟然理直气壮地说:“我就是干了,怎么样?要多少钱你们开个价吧。我给钱嘛!”
当林嘉祥遭到孩子父母的斥问的时候,林嘉祥更是语出惊人,他咆哮:“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北京交通部派下来的,级别和你们市长一样高。我掐了小孩的脖子又怎么样,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敢跟我斗,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 你们算个屁!”中共深圳海事局党组书记林嘉祥的一句话,道出了中共执政60年来的一个大实话:在独裁的中共眼里,中国人民什么也不算,中国人民算个屁。中 国人民把一切财产都交给中国共产党“共产”之后,还应该把自己的女儿也老老实实地交给中共“干”。这样或许能得到中共的一些好处。例如林嘉祥说:“我就是 干了,怎么样?要多少钱你们开个价吧。我给钱嘛!”
如果中国人民不愿意把自己的女儿交给中共“干”,那么中共就会说:“我掐了小孩的脖子又怎么样,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敢跟我斗,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为什么中国人民会落到这步田地?
这就是因为中国人民手里没有选票,没有可以选择执政党的选票。

曾几何时,中国的老百姓在遇到冤屈的时候一直在希望着一个为民做主的青天大老爷能够为自己做主。中国人民一直被中国共产党欺骗认为“明主”比民主好。

不,如果中国人民继续持有这个思想,而不希望自己能够选择执政党,那么执政党身居高位,掌握着亿万小民的切身利益,他们眼里的老百姓不就是个屁吗?

我们在电视里,在网络上,看到美国总统侯选人的竞选演说,布什敢说“美国的选民是个屁吗?”
奥巴马敢说“你们这些美国选民算个屁啊”?
但是,中共的官员就敢!
这是为什么?我现在告诉大家,这就是因为中国人民手里没有选择执政党的选票!
民主制度最大的一个好处就是各政党竞选执政党,其实,这个竞选过程就是各政党竞相取悦于民的一个承诺过程。人民评判各政党的承诺及其兑现的可能性,最后用手里的选票选择出一个最能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政党来做公仆。
所有想竞选官职的人都会把选民(普通民众)当成上帝,他们不敢得罪民众,并竭力去讨好民众。

只有当手里有了可以选择执政党的选票以后,中国人民在执政党眼里才不是屁!


中国新民党代主席 中国基督教民主党代主席 中国在野党联盟轮值主席 郭泉
QQ:115659144   手机:13151423196 
Skype:gwnguoquan 邮箱:duidui6390@sina.com
通信地址:(210097)南京市宁海路122号南师大文学院郭泉收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