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282:苦难的中国学子:谈迟到22年的义务教育和高昂的高校学费

4138

今天(9月7日),我的一个在留学法国的学生发来信息,他谈到了法国的户籍制度和法国的义务教育制度,让我感慨不已。他说:

相比中国的户籍管理法之严厉,法国的这个法,松弛得简直不像个法。

法国法律规定,公民有自由迁徙的权利,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法律写出来不是逗公民傻乐或者生气的。只要法律没有规定"不许......",政府就得"允许......"。

关于迁徙,法国法律说:无论是临时搬迁,还是永久搬迁,您只要去趟新地址的市政厅,出示您在新住址的电费或者电话费帐单,即可证明您已经在这里住下的事实。有居住事实就有了包括"子女就近上学"在内的各种居民权利。

但是在中国,没有暂住证不能找工作,没有工作就办不了暂住证;没有暂住证就不能买房子,没有房子就不能办暂住证......我的神哪,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我与中国各地各级人大一样,也一直没整明白。

从三岁进幼儿园开始,法国儿童就进入了义务教育体系。什么是"义务教育",说出来气死你:

1、免费(注意,是完全的彻底的免,不是中国那种免来免去还有好几百万儿童上不起学的免);

2、强制(家长必须送孩子上学,政府必须安排孩子入学,谁不照法办就要被法办);

3、走哪儿上哪儿(家庭迁徙的事、时间、地点......均不构成政府拒绝或拖延就近安排孩子入学的理由。

请祖国人民放心,无论我们流浪到法国的哪个犄角旮旯儿,孩子们上学都还是有保障的。

看到这里,我忍不住开心地笑起来。

于是我就把这段信息发给我另外一个在法国读大学的女学生看,她回信:"是的,我就在享受法国的高等教育,只要300欧元的注册费,其余没有任何学费。"

这次该轮到我喊"我的神哪",原来,法国的义务教育是从三岁到大学。

于是,我就想到了刚刚9月1日,中国人民终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出台22年后,获得了迟到22年的"学杂费"免除待遇。

1986年4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颁布了。这是我国首次把免费的义务的教育用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也就是说适龄的"儿童和少年"必须接受9年的义务教育。

其中第十条规定,国家对接受义务教育的学生免收学费。但是杂费不免。
20年后,在2006年6月29日修订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才明确了"实施义务教育,不收学费、杂费"。

但是城市学生直到2008年9月1日才免掉杂费。

可怜的中国人民,1986年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直到2008年才完全"义务"。

22年啊,可怜的中国人民!

那么,国家"义务"掉学杂费之后,中国的学生家长们不再交其他费用吗?所有的中国学生家长都知道各个学校还有一个或多或少的所谓"自愿缴纳"的清单,你敢于不自愿吗?

我们再来看看英国。英国政府将英国青少年义务教育的法定结束年龄由以前的16岁提高至18岁。

英国财政大臣布朗宣誓,他的首要任务就是保证每一个年轻人都能够接受世界一流的教育。"我们必须给所有人第二次、甚至第三次的受教育机会,以保证他们拥有在全球化经济环境中生存的必备技能"。

于是,英国政府为在16岁之后还继续在学校接受教育的每个学生提供每周30英镑的教育津贴。

国外是真正的义务教育,是除孩子上学全部免费外,政府还发点心费,每月都有节余,免费校车接送。

而且,国外的义务教育一般都是12年制义务教育。

由于我是高校教师,所以写完以上关于"义务教育"的一点感想外,我很想谈谈高等教育。写作之前到网络上看了看,结果发现和我有相同观点的教授比比皆是,现整理一些观点如下:

说实话,当中共政府宣称教育改革取得成功的时候,作为一名在教育第一线的教师,我感到震惊,当你们宣称我们的高等教育进入世界先进行列的时候,我感到羞耻。

高等教育在专制体制的侵蚀下步步下滑,功利主义、形式主义和虚假主义让我们的基础教育遭受伤害,也让我们的高等教育在大规模,高收费的外衣下有其名而无其实,披上了一层华丽的,薄如蝉翼的金缕玉衣,而它的背后,则是难以数计的寒门学子的苦与泪。

高等教育的高收费已经成为高校中农村学生越来越少的最根本原因。

许 多农村学生在初中毕业或高中毕业之后,就含泪告别学习生涯,再也不敢去梦想大学生活。这一状况源自对大学天价学费的"恐惧",对背负一屁股债完成大学学业 却无法在毕业后找到工作的"恐惧",而正是因为这样的"恐惧",使得贫困地区超过70%的初中学生放弃了高中阶段的学习;90%以上的高中学生无法进入大 学接受高等教育。

所有我的同事,在聚会的时候都感叹,现在的大学校园里的农村大学生比例越来越低了,是的,我相信,在现实的高等教育制度 下,大学校园里的农村学子会越来越少,因为绝大部分农村孩子在高中阶段,初中阶段甚至小学阶段就被未来大学的天价费用吓退了,他们可能连温饱问题都尚未解 决,当然就没有资格保留读大学这样奢侈的梦想。

我们不得不承认,在现实的教育体制下,知识改变不了农村孩子的命运,辍学打工或许是最适合那些极度贫寒的农村学生最好的生存出路。

你们闻到了飘浮在大学校园上空那股愈来愈浓的铜臭味吗?现在的大学还有多少书香和朗朗的读书声。

美丽的大学校园不再是求知的乐园,她的圣洁早就被高昂的收费和低劣的教学质量玷污得无影无踪了。

中共凭什么制定如此高昂的高校学费标准?是否举行过价格听证会?是否考虑到绝大部分老百姓的承受能力?

也许你们可以找出千百条理由来进行辩解,但如果我们国度里的绝大部分家庭都感到很不容易供养一个大学生,那么这些理由绝对无法获得人民的理解。

原国家教育部副部长的张保庆先生也承认,他夫妻的收入供养一个大学生有困难,中国的高校收费的确有些高了。

其实,高等教育的收费岂止是有些高了,而是高得离谱,高得足以让那些贫寒学子和他们的父母感到绝望。

当然,面对越来越多贫寒学子无法圆梦大学的境况,中共也给贫困生提供了贷款。

我们不否认这的确给部分学子打开了通往大学的门,但当老百姓连吃饭穿衣都很困难的时候,他们会让孩子背着一屁股债去读大学吗?更何况很多寒门学子在初中阶段、高中阶段就被天价的大学费用吓跑掉了。

所以,助学贷款不是解决贫困学子上学的根本之策,这是一个表面上很温情但实际上很冷漠的政策。大学日子一天天地流逝,但寒门学子背负的债务却越来越多,他们走出校门,在就业形势越来越差的形势下,在毕业即失业的现状下,他们却要在漫长的还债路上艰难的行走很长的时间。

新学期刚刚开始了,一些农村孩子经过各种各样的苦难,最终艰难地进入了大学。

在这里,我祝愿你们克服一切困难,勤奋学习,独立思考中国人民的苦难,深刻领会中国的一切社会问题的根源在于专制体制,惟有民主政治才能解救中国人民。

中国新民党代主席、中国基督教民主党代主席、中国在野党联盟轮值主席 郭泉
QQ:115659144   Skype:gwnguoquan
Msn:duidui63900@hotmail.com
手机:13151423196 邮箱:duidui6390@sina.com
通信地址:(210097)南京宁海路122号南师大文学院郭泉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