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258:革命就是阶级复仇

4074

《民主先声》写到258,这篇的篇名是最短的。论证是繁琐的,但是结论却往往是掷地有声的最简捷的话语。

革命就是阶级复仇,这是我的一个学生说的。她才20岁,但是,却在一次和中共警察的对话中说出了这么一个伟大的结论。这个女孩子叫阿花,她在2007年秋季学期放假前,对前来学校找学生调查我的中共警察说:

"我说完最后一句话,你们把我抓走我也无所谓。我的最后一句话就是,郭老师认为民主就是人民有权选择执政党,我要再加上一句话,革命,就是阶级复仇。你们等着。"(参见《民主先声》105)

2007年,阿花要警察等着,果然2008年中共警察等到了。

2008年6月28号,贵州瓮安至少几万人围攻了当地党、政和公安机关,发泄他们长期积压的不满和愤怒。贵州当局以及官方媒体先是说瓮安事件是坏人和黑恶势力挑动的结果,后来又半遮半掩地承认是当地党政官员多年来滥用公安暴力、欺压民众导致的必然结果。

7月1日,杨佳先生持刀进入上海闸北公安分局杀死6名警官,杀伤5名警官。

7月11日至13日,浙江台州市玉环县连续三天爆发外地民工与派出所公安的冲突事件,派出所逮捕抗议打人的民工,导致成千名民工示威围攻派出所。

8月4日,我又得到消息,新疆一个城市的16名警察被两名群众杀死,这两名群众还同时杀伤其他16名警察。
原以为杨佳先生是希腊战神阿喀琉斯,没想到中国人个个都是复仇之神阿拉斯托。

在瓮安事件之后被免职的当地公安局局长坦率地承认:"这几年,针对群体事件,我们公安局出动百人以上的大行动就有五次。这其中包括矿权纠纷、移民搬迁、房屋拆迁等等。我们几乎把人都得罪完了"。

这些冲突的根本原因,其实是中国各地许多地方政府部门官员长期作恶多端,造成大量社会矛盾、社会不满和愤怒大量积压。

自从中共在1970年代末开始推行"改革开放"政策以来,中国民众的群体抗议事件数量近年来呈现爆炸性增长,每年数以万计。

中国的群体抗议事件增多的根本原因,在于中国的政治制度是专制和独裁的。中国的政治制度缺乏公众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的机制,人民的苦难无法得到公正的裁判,除此之外,中国公众的权利意识增强、民主意识提升也都是重要原因。

但是,归根结底,中国的一切社会动荡源自专制制度。

那么,这个专制制度到底造成了什么,导致了人民采取这样的方式来表达内心世界呢?

我把以上的文字发给在线的朋友看,征集修改意见。没忘了在后面写上"写作中,待续"。

不料,才发出去几分钟,就收到无数的回复。其中一个叫"含啸"的网友给我的回复让我印象深刻。他(她)说:"这样的社会,让人不得不成为一名愤怒青年,满中国都是民不聊生的事件,让人有股杀人的冲动,现在满中国都是中共败类,走到哪都能杀个痛快,NND!"

从以上事件和众多网友的回复,以及我多年的在各行业的维权经验中,我可以清晰地看到"阶级意识"的提升。而"专制制度"恰恰就是导致"阶级意识"提升,最终形成"阶级复仇"、"阶级斗争"的直接原因。

下面,我们来谈谈阶级意识的问题。

在历史上,剥削阶级是如何对劳动人民进行统治的呢?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剥削阶级掌握着经济力量,但劳动人民人多势众,难道不会剥夺这些剥夺者吗?所以剥削阶级需要用武力来制服被压迫者。

不过,剥削者有武装,劳动人民也可以武装自己。人民的武装就是类似于杨佳先生的杀猪刀,虽然不起眼,但是却非常有效。如果满街都是杨佳先生的杀猪刀,那么所有阶级敌人就如过街老鼠了。现在的中国,随时随地在都复制着杨佳先生的仇恨,也在随时随地复制着杨佳先生的杀猪刀。

再说,剥削阶级的武力统治也还是靠着被压迫者的一部分来实施的。所以经济的、武力的一手总是以少制多,总是不可靠的。

因此,武的一手靠不住的时候,文的一手就发挥了重大作用。换句话说,剥削阶级对劳动人民的统治,不仅是指在经济上,更重要的是指在文化上、思想上、意识形态上对劳动人民的统治,一句话,剥削阶级对被统治阶级的统治是包括经济、政治、文化、思想等等各个方面的全方位统治。

这个文的一手,就是通过传播和灌输统治阶级的文化思想,让劳动人民从内心里接受剥削阶级的统治,服从所谓"命运"的安排,把劳动人民的反抗只局限在小恩小惠的争夺,局限在改变个人命运的努力上。统治阶级幻想通过这两手统治的实施,保证统治阶级的地位不被推翻。

但是,2008年发生的人民抗暴事件,足以说明在残酷的阶级压迫下,无产阶级的阶级意识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中国新民党的道理,归根结底就是一条,人民当家作主。根据这个道理于是就干革命,干社会主义,干民主社会主义,干"全民福利条件下的多党竞选"。

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最大限度地消灭剥削,消灭阶级。实行民主政治,工农群众控制议会的多数。逐步从企业主的税后利润中提取一定比例转成职工集体的股份,逐步使职工集体成为企业的控股集团,使无产者都变成有产者,而不是相反。

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无论政治制度还是经济制度上,都不允许有生成特权高官和富豪大款的土壤。

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消灭阶级复仇,实现共同富裕。


中国新民党 代主席 郭泉
QQ:115659144   Skype:gwnguoquan
Msn:duidui63900@hotmail.com
手机:13151423196 邮箱:duidui6390@sina.com
通信地址:(210097)南京宁海路122号南师大文学院郭泉收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