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246:顺利完成借款18万,感谢大家对我和中国新民党的信任和支持

4062

5月18日到28日,我因为组织各高校、科研单位的30多位教授撰文谴责中共当局掌握大量地震预警资料却没有发布,遭遇中共传唤。后我拒绝供出其他教授的名单,而被恼羞成怒的中共警察决定入狱10天。

这件事情让我母亲终于觉醒了。我母亲叫顾潇,是江苏省一级作家,曾获得文化部电视剧创作百花奖、莽原文学奖等。她是中共党员,而且还是上世纪60年代就 在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任职的老中共党员。在我应邀出任中国新民党代主席之后,母亲大人曾明确地对我说,虽然她不认为我的民主理论是错误的,但是她认为虽然 中共目前忽略了一些弱势群体的利益,但总体在前进,她始终相信中共是会做出符合人民、符合历史的正确抉择的!这个抉择就是多党竞选。她说,未来在多党竞选 的时候,她会选择投中共的票。

我说,儿子投中国新民党的票,母亲投中国共产党的票,这本身就是民主。妈妈您随便投谁的票,其实都在支持中国的民主事业,谢谢妈。

但是,5月18日之后,我母亲认为中共因为我和其他多位教授撰文问责政府,而将我抓捕入狱,这显然违背了中共的人民性原则。于是她开始反思中共,以后越来越多的帮助弱势群体说话的维权民主人士入狱,使得她不再坚持以前的看法了。

6月中旬,她和我长谈了一次,她说,鉴于我目前已经成为全国维权运动的核心并应邀出任了基层民众组建的中国新民党代主席,中共一定会对我下手的。凭她对 中共的了解,中共一定会在经济上彻底打击我,例如,现在已经取消了我的副教授津贴,只保留千元左右的基本工资,阻止我去各高校担任兼职教授贴补家用等等, 所以,她认为一旦我被中共收监入狱,中共一定会没收我的全部财产,包括我现在的住房,直至让我妻儿流落街头。

我说,是的,根据中共的秉性和一贯作为,他们完全做得出。

于是,我母亲为了让我在入狱被没收全部财产之后我的妻儿不至于流落街头,决定把她现有的座落于南京鼓楼区碧树园的一套90平米的精装修“学区房”出售,然后用得款购买一套150平方米的大房子,好让我在出狱后与妻儿和她住在一起。

由于这个事情有利于我在做推进中国民主进程的工作中无后顾之忧,所以,我立即同意,并积极实施。

我母亲现居住的90平方米的房子由于属于南京最著名的琅琊路小学(芳草园分校)的学区而受到南京市民的青睐,目前的价格是每平方米15000元左右,这样我目前的现住房的价值是135万,再加上我母亲的15万积蓄,于是,我母亲的置换计划是完全可行的。

首先,我们看中了在南京奥体新城区的一套大约160平方米住房,每平方9300元,合计需要150多万元。6月20日,我和这家房地产公司签约,并支付定金2万元。

根据事先得到的消息,我母亲的新购房屋的首付款30%应该在年底支付。所以,我立即开始积极销售我母亲的房子,根据以往情况,销售二手房屋,需要3个月左右。

不料,6月30日,我妈接到房产公司的电话,要求在7月10日前首付30%(50万)。我立即和我母亲凑到30万积蓄,但是还有20万的缺口。

我立即进行房屋抵押贷款,结果银行告知房屋抵押贷款只限房屋装潢和购买汽车这两项,所以,银行无法进行放贷。

7月3日,我与本党同志商谈,最后达成共识。我在我的QQ和SKYPE签名里挂上借款通知,信任我和支持中国新民党的民主主张的朋友,如有条件,一定会帮助我的。如果到7月9日,还没有人借款或借款尚存缺口,由本党同志借款进行首付。

这项决定,其实是在测试我本人和中国新民党在国内国外的公信度。

7月4日,开始有各地朋友询问我的借款目的。我一一作了回答。7月5日早上,旅居加拿大的网名叫“十方”的兄弟答应借款7000加元。他问我要我的工行卡的银行“汇路”,不料我到工行一问,竟然要等到7月7日(周一)上午8点半负责外汇“汇路”的职员才能来上班。

7月5日中午,广东潮州的曾先生借款5万。
7月6日,浙江省温岭市李先生借款1万元;云南省玉溪市杨先生借款1万元;河南南阳刘先生借款3000元 ;陕西省咸阳彭先生借款2000元。
7月7日一早,我到工行取得了“汇路”,可是银行职员告诉我,这种汇款需要3天左右。我立即告诉加拿大的“十方”先生,请他立即办理。
7月7日中午,重庆市李先生借款1万元。7月7日晚上,复转军人代表韩先生借款3万;经租房代表蒋先生借款15000元。
至7月7日深夜,除加拿大的7000加元尚未到帐外,共到帐13万。
7月8日一早,加拿大的“十方”先生与我联系,考虑到工行“汇路”需要几天,可能会耽误我在10日支付首付款,所以他采用西联汇款的方式汇出7000加币。他要我带上我的身份证立即到农业银行,报出他的名字和密码,就可以当场取款了。
我立即赶到了湖南路的农行办事处办理提款,7000加币折合美圆是 6777元,再折合成人民币是46378元。
这样,总数达到了176378元。

7月8日中午,我妈来电话说,妹妹郭笑寒打过来2万元。这样只剩下3700元的缺口了。下午,“可爱的小撒旦”(参见《民主先声》231)给我电话,约我见面。见面后,她给了我一张卡,说:“工作一年,工资都乱花了,只存了3000,都给你用吧。密码是196858”
这是我的生日!我傻傻地站在看着她,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她不好意思地说:“太少了太少了,以后我再也不乱花钱了,这样就能多一些钱给你用了。”

取出她的3000元后,我又从我自己的卡里取出700元。
7月8日晚上,我把借到的18万送给我妈妈,加上我妹妹打过来的2万,50万首付款就全部到帐了。

除河南南阳刘先生的地址不详,和“可爱的小撒旦”、加拿大“十方”兄弟、复转军人代表韩先生、经租房代表蒋先生不需要借条外,其余我都一一快递了借条, 另外随信还送上我签名的专著《自由与文学》以作留念。这本书是我的博士后出站报告,2001年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发行,库存已经十分有限了,再版也不知 道要到猴年马月了。

7月10日,我和我妈办妥首付。

办妥首付之后,尽快销售我妈的旧有住房就是我的重要任务了。借此机会,帮我妈做个广告,也许海内外朋友正好也需要这套房子也说不定呢。

我母亲现居住的90平方米的房子,在南京鼓楼区龙江地区碧树园小区,学区是南京琅琊路小学(芳草园分校),精装修,虽为一楼,但地下室抬高半层,且前有小区花园,阳光充足,售价135万人民币。

这次借款,完全建立在大家对我和中国新民党的民主理念的信任和支持的基础上,这让我和我的同志们倍感鼓舞。在此,再次感谢大家。

中国新民党 代主席    郭泉
Skype:gwnguoquan
手机:13151423196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