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231:狱中札记之二:保卫钓鱼岛、怒砸王直墓和我的格瓦纳

3946

2008年5月17日下午6时,我因为帮四川地震灾民说话,组织各方面专家召开专业委员会谴责中共当局在有大量前兆资料的情况下没有依法作出预报以及向中共发出其他各专业的多份公开信而被传唤24小时。

5月18日下午6时,我被中共当局押送南京市看守所。5月18日至28日,入狱10天。

南 京市看守所坐落在南京江东门,看守所的正门朝南,对面就是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我的号房的门朝北。5月19日早上,我透过牢房的铁门上的只有巴掌大的观察 孔,看到一个巨大的橙色的建筑。开始我还没有想起来这是什么建筑,只觉得面熟。后来,看守所的王所长找我谈话,在回牢房的路上,我突然想起应该是欧尚国际 超市。于是我立即问王所,他说是的。这让我很兴奋。

我们每个人都经历过的一些难忘的事情,都记得一些难忘的地点。当然,这些地点和时间,都与一些特别的人物相联。如果,很多的地点都与一个人联系在一起,那么这个人就是你生命当中特别重要的人了。

"可爱的小撒旦"就是我生命中这样的一个人。"可爱的小撒旦"参与过我的很多"反日"(反对日本军国主义)活动,家住在欧尚国际超市附近。

我和"可爱的小撒旦"在网络上认识是在2002年夏天,当时,我在南师大的一个讨论版上担任副"斑竹",我的网名叫"南京的基督"。其实,《南京的基督》是梁家辉先生出演的一部电影的名字,是根据日本小说家芥川龙之介同名小说改编的。

" 可爱的小撒旦"2002年只有18岁,还在上高二,为了准备一年后的高考报名而来南师大讨论版看看这个学校的情况。我在网络上详细介绍了南师大的情况,由 于我们俩的名字的针锋相对性,而且也很谈得来,后来就认了兄弟。第二年,"可爱的小撒旦"没有考来南师大,而是考上了南京农业大学。"可爱的小撒旦"高三 和大一期间,我们经常在网上聊天,谈了很多事情,都很有共鸣。

2003年底,我真的很想见见这个小弟弟,于是,我们在网上约好了在我办公室 见面。结果,出现在我面前的却是一个小姑娘。原来,一直做我弟弟的网友竟然是个女孩子,这让我又惊奇又尴尬。惊奇的是,原来网络真的不能信任,尴尬的是, 我不记得我是否和"他"讨论过什么男性话题。

在思考之后,我决定让她做我妹妹。由于我们都是南京人,而且我在南京一直从事着民间"反日"的 工作,从2002年到2004年间,我们在网络上谈论的最多的就是中日关系问题。于是,见面之后,她参与了我很多次重要的"反日"活动。例如,我在南京街 头向市民发放"保卫钓鱼岛"的传单,她一次又一次地见证着我被警察带走的激烈场面。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在2005年1月31日7时与浙江丽水学院的邬伟民老师潜入安徽腹地,成功砸毁了位于安徽黄山市歙县的汉奸王直墓碑,而此时,她就在我南京的家里焦急地等待着我的消息。

王 直是明朝的一个海盗,受明朝海军的打击后,出逃日本。以王直、徐海等为首的海盗集团,在日本纠集数十万倭寇,不仅对浙江、南直隶沿海疯狂侵犯,而且还对广 东、福建和山东等沿海地区甚至内地肆意劫掠,整个东南沿海几乎处于一种无处无倭的状态。可以说,王直已成为嘉靖时期侵略中国的倭寇中坚。

史 书记载,王直被擒后三司集议时所云:王直"据萨摩洲之松津浦,僭号曰宋,自称曰徽王,部署官属,咸有名号。控制要害,而三十六岛之夷皆其指使"。此人"始 以射利之心,违明禁而下海,继忘中华之义,入番国以为奸。勾引倭夷,比年攻劫,海宇震动,东南绎骚。......上有干乎国策,下遗毒于生灵。恶贯滔天, 神人共怒。"

王直在中国被明军所杀,却在日本被奉为海神。2000年,日本福江市(古日本之萨摩洲之松津浦)派人到王直的家乡(安徽黄山市歙县楚雄乡柘林村)联系,在新安江边的农田里非法修建了王直墓并建立了日本修墓人的"芳名塔"。

2005 年1月30日,我与"可爱的小撒旦"联系,说我明天要去砸这个墓。家里保姆下午6点下班,而这时我妻子还没有到家,请她下午到我家,带孩子直到我妻子回 家。我会在31日每一小时给她发一个信息,如果有两小时没有信息,请她在网上发布"郭泉被捕"的消息。她立即答应了。当年,我儿子4岁半。

1月31日7时,我在砸毁王直墓碑后,立即给她信息,她回信:"放心了,你快回来。我回家了。注意安全。"

由 于我从2003年开始一直在南京师范大学坚持免费为市民举办钓鱼岛的相关知识的讲座,且多次对她说,我最喜欢的人是切•格瓦纳(见《民主先声》74)。他 有两句话我终身不忘,一是当他被捕时,面对枪口,他说:"我叫切•格瓦纳"。二是他在临刑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我在想,革命是永垂不朽的"。

她在2006年5月8日那天送我两件T恤,一件T恤的胸口是巨大的切•格瓦纳头像,一件是胸口写着"捍卫国土钓鱼岛"、后背有个小小的切•格瓦纳头像的T恤。

入狱之后的第二天下午,狱卒来给我送家人送到狱中的衣服,是四套换洗衣服。我打开一看,顿时楞住了。其中一件,就是胸口写着"捍卫国土钓鱼岛"、后背有个小小的切•格瓦纳头像的那件T恤。

1945年中日战争之后,中国领土钓鱼岛一直在日本人手里。所以,作为一名南京人,我一直认为"中日战争"并没有结束。中国新民党的中日友好关系的前提是"日本必须无条件归还钓鱼岛"。

我入狱的十天里,一直穿着这件T恤,晚上洗了,白天再穿。被中共官员提审的时候,外面套着编号为"70105"的橙色号服,贴身的是"钓鱼岛"和"切•格瓦纳",这让我感到特别的鼓舞。

出狱的那天(5月28日),我穿着这件T恤。

一个中共警察把我"送"到门口。他看到我的衣服上的"捍卫国土钓鱼岛"的字样,对我说:"钓鱼岛的事情说不清。"其实以前所有抓捕或传讯我的中共警察都持这个观点。

我 立即义正辞严地说:"不对,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国的现行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的第二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为邻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陆地领土和内水的一带海域。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陆地领土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及其沿海岛屿、台湾及其包括钓鱼岛在内的附属各岛、澎湖列岛、 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以及其他一切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岛屿。"

那个中共警察一脸的怏怏不快,但是在我脱口而说的法律条文面前,不敢作声了。我一直对中共警察的法律素质感到困惑,他们甚至连很多刑法和刑诉法条文都不熟悉,就更别提其他法律了。

今天(6月9日),我在环球时报•环球网上看到一则消息,让我扼腕叹息。
日本TBS电视台7日报道称,中日两国就东海油气田开发问题,已经达成基本协议,两国将在跨越中间线的海域设定多个区域,进行共同开发。目前,中国外交部尚未对此消息进行证实。我真诚地希望这是日本在造谣。

但是,日本TBS电视台援引来自日本政府的消息称,在至今为止的协商中,日中两国搁置意见对立的分界线问题,一致同意在跨越中间线的海域,设定多个共同开发区域,开发的成本和权益都各半。

日中两国搁置意见对立的分界线问题,其实就是邓小平先生的臭名昭著的"搁置主权,共同开发"的具体实践。这条"中间线"是日本人单方提出的,而钓鱼岛在这条所谓的"中间线"日本一侧,中国人民从来都没有承认过,因为,承认"中间线"就意味着承认钓鱼岛是日本的固有领土了。

如今,中共政府却与日本"一致同意在跨越中间线的海域,设定多个共同开发区域,开发的成本和权益都各半,"这不是卖国是卖什么?

我真希望,今天我看到的这条消息是日本在造谣。

如果这条消息不幸是事实的话,那么我想,这件事情对中国人现实的和未来的损害和影响将几百万倍地超越四川汶川特大地震。

中国新民党 代主席   郭泉


QQ:115659144   Skype:gwnguoquan


Msn:duidui63900@hotmail.com


手机:13151423196 邮箱:duidui6390@sina.com


通信地址:(210097)南京宁海路122号南师大文学院郭泉收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