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210:揭穿“中国需要的是强大(强人)而不是民主”的中共独裁面纱

3841

最近,一些中共官员对我说,“中国需要的是强大而不是民主”。甚至有《中国最需要的不是民主,而是强人》的言论招摇过市。

无论他们要的是“强大”还是“强人”,他们的主要观点就是以下两点:

一是中国要了民主就不强大;二是只有中共独裁才能使中国强大。

关于他们的第一个观点,我在《民主先声》202中已经论证了“民主(多党竞选),既是生产关系,也是重要的生产力”,这里不再赘述。

中共独裁者的第二个观点的核心意思就是一个,中共需要独裁。

今日之中国,若是让中国人民从众多选项中评选出最适合中共特征的政治名词,非“独裁”莫属。为什么中共会对这个幽灵心驰神往呢?最通俗的解释就是:既得利益。

在中共独裁者的大脑皮层里,独裁就是万能钥匙,什么大门都能打开;独裁就是仙丹妙药,什么杂症都能根治。独裁,真就这么神奇吗?

如果神奇的话,就不会有朝代更迭了。可是历朝历代的独裁者都不明白这个道理,中共独裁者为甚。中共独裁者看到历代皇帝很威风,于是就认定独裁是个好东西。至于中共独裁者说的“民主是个好东西”,那只是在中共领导下的“民主是个好东西”,如果不是在中共领导下的民主,那就不是好东西了。

其实,中共对独裁趋之若骛是一种极其肤浅的过电感应。中共到底有几人能感受历代独裁者的内心孤独与恐惧呢?。

宋徽宗赵佶(1082—1135)的“瘦金体”瘦细有弹性,运笔挺劲犀利,具有秀美洒脱的风骨。靖康二年,被金兵所虏,后病故于五国城。清代诗人郭麟云:“作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作君王”。南唐后主李煜(937—978),字重光。当他25岁继承父业做国主,40岁时被宋俘虏到汴京。“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如果李煜不做帝王,相信“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的惨痛也将幸运地避免。如果说李煜与赵佶是“不幸生在帝王家”,身不由己,那么,今天的中共应该以史为鉴,认清自己的方向,选择好自己的道路,于国、于民、于己都善莫大焉!

可惜中共不学无术,不知历史灾难之惨烈,非走上天怒人怨的不归路。

中共向往独裁专制,是基于自身受到的约束,总觉得权力不够大、金钱不够多、女色不够美、酒食不够甘。故而对独裁心存妾意,甚至到了顶礼膜拜的地步。

独裁真的可以让独裁者获得绝对的自由吗?

文革时候,中共(毛共)很自由,想揪谁就揪谁,想斗谁就斗谁,想抄家就抄家,想贴谁的大字报就贴谁的大字报,那世道真的让中共独裁者自由吗?文革后期,连毛泽东自己都说“不得人心”。但是,后毛时代的中共并没有从毛泽东的独裁失败上汲取教训,而是继承发展了毛共独裁,形成“邓共独裁”,以至后来的“各共独裁”。

那么中共独裁能让中国富强吗?三十年来,中共独裁者的确是让一部分人又富又强了,但是富强的绝不是中国人民,更不是中国。一个至今都不敢从日本人手里夺回被占领土钓鱼岛的中国,根本不富强;一个不断用割地(例如东北黑瞎子岛)换和平的中国,根本不富强!一个不断造成虐民虐军事件的中国,根本不富强!那么到底是谁富强了?中国人都知道!

我想告诫中共独裁者,不要幻想独裁能让你们安稳地骑在人民的头上。中国的乾坤必须是中国人民来定!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唯一途径是民主!

裴多斐有句名言:药不能治者,以铁治之;铁不能治者,以火治之。

中国人民的怒火将烧净一切独裁者!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9/28/08 09:18:33 PM
真不明白你拿赵佶李煜他们举的例子有何作用。通篇都是只是奋青,感觉像当年的红卫兵,只是当年是斗走资派,现在是斗共产党,用的语言就是一样的档次。现在没有军事力量,要推翻中共,永远是纸上谈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