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203:请中国新民党甘肃党部调查岷县“中国新民党”被中共虐杀情况

3834

今天(57日)清晨到南师大签到上班,收到一封来自甘肃省的信。信封上字迹一眼望去就觉沧桑。拆信一看,果然是位长者。全文如下:

 

郭泉教授:您好!我首先向您致以亲切的问候。祝您身体健康,全家幸福。

今年四月,我在路行中拾到一份《觉醒》(20083月第36期),有一篇文章对您进行报导(内容大意是向法轮大法郑重道歉),并称您是中国新民党主席、南京师范大学教授。为此来信探询是否真实。

因为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1960年)在甘肃岷县也出现中国新民党,参加人员都是在饥饿线上的群体,目的是要政府开仓分粮,抢救人命,结果被镇压。全体党员都被打成反革命,枪决、判刑。大部分被病、饿死在监狱。那时,由于我年青、体质好,幸存至今,现年75岁。我们这些60年代残存的老新民党员给你去信的目的是向您讨教。望来信说明本党宗旨以及对中国社会未来发展的看法。恳盼,敬礼!200852

 

阅罢此信,感慨良多。

首先,信中所说我向法轮大法郑重道歉一事是真实不虚的,可参见《民主先声125》。原文片段如下:

我是中国最早的一批研究法轮功并发表文章的学者,不过说来惭愧,在《生活导刊》上发表的是一篇在没有完全掌握原告(中共)和被告(法轮大法)双方资料的情况下,根据原告的一面之辞而写的“揭批”文章。根据我事后的观察,这篇“揭批”文章是1999年“425”事件后第一篇由独立学者撰写的研究、批判文章。很显然,原告和被告的官司应该有法官审理裁判,但是,我们看到的却是原告自己先控告,而且还不让被告辩护,最后原告自己当了法官进行了刑事判决。这哪里是审判呀?当时我在南京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做审判工作,竟然当时没有想通这个道理,现在想来真的很傻。现在,愿借这篇文章的写作,为我在99年的卤莽和偏颇,向法轮大法郑重道歉。”

 

其次,我赞叹国内的大法弟子的工作效率。

其实突破中共的新闻封锁的最有效方法就是点对点的传播。这种点对点的传播,在网络上就是通过各种网络手段发送民主、真相文件和破网软件,例如自由门(动态网)、无界浏览、世界通、火凤凰花园网等。在现实世界里,这种点对点的传播,就是人际传播或街头派送。最近,我陆续收到全国各地很边远地方的请求加入新民党的来电来函,这其中自然有我们新民党当地党部的工作,但是,我发现还有一支力量在迅速传播中国新民党的信息,那就是在最艰难条件下越战越勇的大法弟子。

中国新民党是提倡政教分离的政党。但是一切提倡真、善、美、忍的宗教团体、一切反对专制支持多党民主竞选的政党,都是中国新民党的天然盟友。在此,感谢大法弟子和其他各界友人对中国新民党的奋力推广。

 

再次,让我感慨的是就来信所知1960年甘肃岷县的中国新民党提出的“要政府开仓分粮,抢救人命”的主张,与当今中国新民党的拯民救国完全一致,而且党员的主要成员都是受难的弱势群体。所不同的是60年代的中国新民党被虐杀,而当今的中国新民党还没有被杀。不过我们即使面对虐杀,我们有准备有主张,那就是,第一,我们反对;第二、我们不怕。只要是代表民意的,别说多数国民的意见,就是代表的是少数国民的意见,也必须得到尊重。民主“票决”,虽然是多数派意见得到认可,但是民主票决的另一个重要意义就是“保护少数派”。

所以,1960年中国共产党虐杀“要吃饭、反饥饿”的甘肃岷县的中国新民党人是极其不人道,其实罪恶的。

 

最后,请中国新民党甘肃党部立即组织力量赶赴岷县调查1960年该县被饿死的黎民百姓的数量、1960年中国新民党的发起和组织建设情况以及中国新民党被中共虐杀、冤狱的情况。形成调查报告后,立即报中国新民党中央党部,以期指导展开后续工作。

 

中国新民党代主席  郭泉

QQ115659144  手机:13151423196 

邮箱:duidui6390@sina.com   Skypegwnguoquan

通信地址:(210097)南京宁海路122号南师大学文学院郭泉收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