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201:从我儿子的围棋升段赛谈我与胡锦涛先生的政治对弈

3832

前日(5月2日),我儿子郭称义参加了围棋升段赛,七局三胜四负。对一个七岁的小孩子来说,能有这个成绩我已经很开心了。不料,还有更开心的事情。

原来郭称义有一场比赛的对手是一个40多岁的韩国选手,我儿子说:"我20分钟就把他杀得落花流水,他中盘认输了。"这真让人开心!我笑着说,"他有没有哭啊?"我儿子一边玩他的陀螺一边头也不抬地说:"没有,但是我感到他很委屈。"

我想,如果他们是在打架而不是对弈,那么我儿子肯定输,因为我儿子的体力不如他,但是他们对弈,靠的却是棋力。体力相争是动物性的,而棋力却是"君子之争"。

琴棋书画里,我学棋是最迟的,也是最差的。原因是我一直以为围棋是战术沙盘。白黑"围而相杀"就是两军对垒。"提子"就是杀人,"征子"就是追杀,围棋的结局"胜败和"完全是战争结果的模拟。
所以,初学围棋时,我根本学不下去,拈子落子,都仿佛看到金戈铁马、血流
漂杵的景象。可怜万里关山道,年年战骨多秋草。这些都直接影响我学习围棋的兴趣和棋力的提升。

直到我读到"尧舜以棋教子"的故事,才改变了我对围棋的认识。


原来,围棋并不是起源于"战术沙盘"。 据《世本》所言,围棋为尧所造。晋朝人张华《博物志》记载:尧的儿子丹朱是个狂莽不羁的人,"尧造围棋以教子丹朱。"《博物志》中还记载:舜觉得儿子商均不甚聪慧,也曾制作围棋教子。《路史后记》也记载"尧以棋教子、以闲其情"。

后 世,由于战事频繁,军事学知识渐渐积累起来。下围棋和军事上的运筹帷幄,调兵遣将有几分相似。战争的需要势必加速围棋的发展。汉魏间几百年频繁的战争使得 围棋成为培养军人才能的重要工具。西汉桓谭在《新论》中指出"围棋之戏,兵法之类"。东汉马融在《围棋赋》中就将围棋视为小战场,把下围棋当作用兵作 战,"略观围棋,法于用兵,三尺之局兮,为战斗场;陈聚士卒兮,两敌相当"。当时许多著名军事家,像三国时的曹操、孙策、陆逊等都是疆场和棋枰这样大小两 个战场上的佼佼者。

《隋书•经籍志》干脆把棋谱直接收入了兵书。唐代王积薪的《围棋十诀》,从军事角度观察和思考围棋,得出了许多重要结论。宋代《棋经十三篇》继承以兵言棋的观点,模仿《孙子兵法》十三篇的体例系统研究围棋作战理论,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

从我知道"尧舜以棋教子"之后,我对围棋的看法有了根本的转变。以后,我和别人对弈,就不再是"打打杀杀",而是"心语手谈"了。

后来我的棋术理论用于我的文史哲法的学术研究,直至浸入我的民主政治理论。

民主(政党多选)政治就是"心语手谈",大家有什么政治观点可以摆出来谈,在报纸上、电台电视上,最后以选票来决胜负。而专制统治就是"打打杀杀",统治者的唯一思维就是把所有不同政治观点的人杀掉或关起来。前者是雅趣,后者是野蛮。

对围棋来说,"打打杀杀"的叫不会下棋;对政治来说,"打打杀杀"叫不懂民主。把"异议人士"都关、管、杀,那就叫"君主",而不叫"民主"。

最近一段时间,我发现一些非党派的独立思想者悉数被中共关押,例如高智晟、胡佳(嘉)、妙觉慈智法师等,而中国新民党所有骨干(代主席、秘书长、各省党部代主席)虽然都被中共调查过,却都还在进行广泛、卓有成效的社会活动。

种种迹象显示中共开始和中国新民党对弈了。毕竟,两党都认为中国必须走社会主义道路,两党都提倡为人民服务。两党区别的只是中共认为一党可以实现社会主义,而中新党认为人民组党、多党竞选执政,才可以实现社会主义。前者叫专制社会主义,后者叫民主社会主义。

鉴于中国新民党这样的政治认识,如果中共还采取"打打杀杀"的办法,那无疑就是社会主义阵营内的自相残杀。更何况中国共产党内部很多德高望重的先生们也赞同并践行了民主社会主义。
所以,中国共产党对中国新民党的"打打杀杀"必然在理论上是说不通的。于是,两党只能对弈。
围棋的胜负是以实际控盘点数来计算的,而两党对弈,其实就是对民心的争取。
双 方下子完毕的棋局,计算胜负采用数子法。先将双方死子全部清理出盘外,然后对一方的活棋(包括活棋围住的点)以子为单位进行计数。 双方活棋之间的空点各得一半,一个点即为一子。胜负的基准以棋局总点数的一半180又1/2点为归本数。凡一方活棋与所属空点的总和大于此数者为胜,小于 此数者为负,等于此数者为和。

而两党对弈的结果,就是计算选票,选票胜出的,获选。

围棋对弈和多党竞选,是完全一样的。棋力,就是民心。民心向背决定政治对弈的胜负。而独裁专制虽然为了其统治也会适当考虑"民生"问题,但是其根本出发点绝对不是"民心",而是"独裁之心"、"专制之心"。

独裁者根本不屑于"争取民心",他们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直接把反对者杀掉了事,例如杀害林昭、遇罗克、89学生等等。虽然,中共整体上是个独裁专制党,但是我注意到中共党首胡锦涛先生却不是一个"独裁者"。

例如,胡先生2004年1月27日在法国对全世界承诺:"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现代化。我们积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完善社会主义民主的具体制度,保证人民充分行使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的权利。"

当 然很多人对我说胡先生这些话根本就是"胡说",不仅忽悠中国人民,还忽悠了全世界的。对此,我却持不同观点,我认为胡锦涛先生所言代表了真正共产党人的胸 怀,胡先生和我一样,都是坚定的社会主义者,但是我和胡先生在如何建成社会主义的问题上有一个关键的分歧,那就是胡先生认为可以一党建成社会主义,而我认 为应该多党竞选建成社会主义。
现在的问题是,对这两种思维,如何进行甄别。是"打杀",还是"对弈",其实就成为鉴别谁才真正的社会主义者的根本标准。例如,胡先生指派共产党杀害新民党,那么胡先生就不是社会主义者,或者我指派新民党杀害共产党,那么我也不是社会主义。

如果大家都是社会主义者的话,那么唯一的甄别手段,就是两党政治(执政党和在野党),即展示各自的政治主张,接受人民的投票选举。这在围棋上,就是对弈。

围棋对弈又被称为"手谈",意思是说非言语的。目前情况下,中国新民党和中国共产党的对弈就是"手谈"。双方以落子作为语言进行交流,每手棋都传递着信息。

从战术上讲,围棋中有"金角银边草腹"之说。意指围取同样多的地,在棋盘角上可利用棋盘的两条边,所需子力(手数)最少;在棋盘边上只能利用棋盘的一条边,所需子力(手数)较多;在棋盘中腹没有边可利用,所需子力(手数)最多。

中国共产党为执政党,居腹地,中国新民党为在野党,为"金角银边"。执政党世事繁复,本就费时费力,再加稍有不慎立刻捉襟见肘。做对了是应该的,做错了顿失民心。所以叫"草腹"。

而 中国新民党立足于民,为民请命,人民只见其对不见其错,民心自得,故为"金角银边"。另外中国新民党在中共执政党的"错招"上大做文章,例如"买断工龄的 下岗职工"、"企业军转干部"、"失地农民"、"社会保障"、"钓鱼岛问题"等等,这些就是围棋对弈中的"眼"。对这些"眼",执政党如果无意解决或久拖 不决,必然民心尽失。

围棋和政治,其实都是一门经济学。不同于其他棋类项目以先擒获对方某种棋子为胜,追求达到目标的过程,围棋以控制地盘大者为胜方,追求数量的优势。民主亦是如此。

不知胡先生棋力如何,有幸得闲手谈一局,此乃免除生灵涂炭、颠沛流离之义举。如此,吾国有幸,胡先生定当千古垂名!

中国新民党代主席  郭泉
QQ:115659144  手机:13151423196 
邮箱:duidui6390@sina.com Skype:gwnguoquan
通信地址:(210097)南京宁海路122号南师大学文学院郭泉收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