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189:股崩与救市:中国政府对人民的“信托责任”到哪里去了?

3792

日前,中国证监会等机构调查显示,中国投资者把家庭的主要储蓄(39.05%)投资股市,但是约70%的投资者投入股市的资金少于30万元。
而不久前,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副主席范福春对中新社记者表示,中国证监会并不会承担"救市"角色。
于是,中国证监会的调查一经公布,广大股民不约而同地在网络上贴出了一个消息:
证监会:中国家庭投入股市大多少于30万,损失不大。

这个标题的后四个字虽然是股民自己添加上去的,但是却从中可以看出中国股民对中国证监会的深刻认识。
1992年到1994年,我在南京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体改委)工作。当时的企
业的股份制改制、股票的募集、发行和上市工作就是由体改委来牵头负责的。
我对股票的认识,就是普通股股票是公民投资企业的一种财产所有权凭证。1600年股份制在西方出现,当时就有学者评价说:股份制出现的历史作用不亚于瓦特发明蒸汽机。

体 改委工作的短短两个春秋,我阅读并撰写发表了大量关于股份制和股票的文章,其中最重要的研究是股票与共产主义之间的关系研究。马克思曾指出:股份公司"它 们对国民经济的迅速增长的影响恐怕估计再高也不为过的","它们是发展现代社会生产力的强大杠杆"。马克思还指出:"在工业上应用股份公司的形式,标志着 现代各国经济生活中的新时代。......它显示出过去料想不到的联合的生产能力,并且使工业企业具有单个资本家力所不能及的规模"。(《马克思恩格斯全 集》第12卷,第609-610页、第37页)

马克思还指出:"股份制度--它是在资本主义体系本身的基础上对资本主义的私人产业的扬弃;它越是扩大,越是侵入新的生产部门,它就越会消灭私人产业。"
恩 格斯在《1891社会民主党纲领批判》一文中也指出:"由股份公司经营的资本主义生产,已经不再是私人生产,而是由许多人联合负责的生产。如果我们从股份 公司进而来看那支配着和垄断着整个工业部门的托拉斯,那么,那里不仅没有了私人生产,而且也没有了无计划性。"(《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4卷,第 408页)

我的研究和实际工作,最后和马克思、恩格斯得出了一个完全相同的结论,那就是股份制可以使私人资本转化为社会资本,甚至"股份资本,是导向共产主义的最完善的形式"。(《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卷,第496页)

但是,这一切在中国,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本来,购买股票是一种长期投资,在中国却成了短期赌博。

原 因有两个,一是在高度控制的经济体制下,中国老百姓无法获得财富快速积累的渠道。在中国,勤劳致富的机会很小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快速致富的途径也不 多,一般是官方背景和关系、二是违法致富、三是赌博。没有前两项致富的条件和胆量,于是中国人民把储蓄中的很大比例都用在了购买股票的上。

第二个原因是,一开始,中国人民还是想做长期投资的。但是,当机构(某种利益集团)进入股市之后,情况发生了变化。他们大规模地购买一些股票,造成上涨事实。当股民大量拥入而把股价抬到了一个高度时,机构突然撤出,把股民高高地凉晒了起来。
机构毫无道理地选择轰抬股票,结果造成中国股民不按个股业绩和企业发展购买,而是一味跟风投机,这一状态是不成熟股市的特征。中国离成熟的股市差距还太大,一切责任不在股民而在机构。

今年以来,机构在高位全面撤退抛出,股市一路绿灯,直落3000点大关。那么快到底了吗?不,还没有!我们来看看底部状况的特点:
历史经验看,真正的大底出现时,有如下特征:
1、清一色基金跌破面值,相当部分跌到只有五六毛;
2、出现券商破产倒闭事件;
3、日成交量经常在200亿以下(上海);
4、大部分股票跌到净资产附近,出现1-2成股票跌破净资产;
5、有2成股票跌到2元以下,5元以下股票占到60%以上,消灭50元以上股票;
6、证券营业部大户室、中户室基本无人,偶尔有几台麻将,营业大厅空无一人,散户不再看盘,大厅的屏幕只开一半;
7、报刊亭上的证券类报纸、杂志无人问津;无人谈论股票的事,谁谈论股票大家都以为他是神经病。

对照一下,现在具备那一条了?好像还没有,这样看来,是不是离历史大底还很远很远?是的,昨天我看到一个来自大户室的消息,说有人出300万赌今年的底在1800!

3000点都已经有很多人自杀了,1800点还不知道自杀成什么样子呢?
那么,中国股市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让它继续熊下去呢?继续让更多的人自杀呢?

显然不行!那有什么办法?我认为,一是加强监管,一是"政府救市"。
证监会的职责是打击不法交易、内幕交易以及操纵股价,并鼓励股票升值。但是中国证监会做到了吗?他们没有打击不法交易、内幕交易、操纵股价,并鼓励股票升值,相反,他们却提高了"印花税",美其名曰:"打压股市泡沫"。
其实,股市泡沫是无法判断的,只要市场接受就是合理的。

但是,中国证监会在提高"印花税",造成股市一落万丈之后,却说"中国家庭投入股市大多少于30万",但中国证监会不会承担"救市"角色,因为中国证监会认为明天会更好,"要对中国股市有信心"。

那么,发生这样的事情,政府到底需不需要救市?
说到这个问题,我们就要先了解,政府和人民到底是一个什么关系?

我一生对经济社会学的研究,只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政府对人民经济承担信托责任",即政府有责任保护人民的财产不受损失,政府有责任保证政府政策有利于国家和人民的经济增涨。

如果,这个都保证不了,那么人民有权投不信任票,直至选举新的政府。
不断提高人民的收入、改善人民的生活,是任何一个政府得以执政的根本承诺。人民委托政府管理社会经济,使得政府对人民有了一种信托责任。
但是,中国政府和中国证监会的"不予救市",却根本无视这种"信托责任"。
放弃对人民的"信托责任"的政府,人民也必然弃绝这一政府。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美国政府这次在爆发"次贷危机"后,立即出来"救市",受到美国人民的一致好评。美国政府的这一爱民举措,其本质不只是在拯救股票市场,而是在经济遇到危机的时候对人民负责,负"政府的信托责任"!

一位美国参议员关于美国政府必须立即挽救金融危机的话令人深思 :"我深知我的国家,她能平静地支持任何事情,但金融危机除外。"

日前,郎咸平先生高度赞扬美国政府,他说:"美国政府受美国全民之所托,在碰到经济危机的时候当然有义务站出来为民众解决困难。而中国的证监会有没有?我发现根本没有,这一点值得他们思考、学习,甚至值得他们反省。"
虽然范福春先生后来怒斥媒体"他从来没说过不救市",但其实投资者心寒的不是其到底是用什么样的表达方式表达了救不救市的观点,而是其在谈论中国股市暴跌时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冷漠,以及对股市中诸多制度缺陷的刻意回避。
匈牙利著名经济学家科尔奈在其名著《通向自由经济之路》中指出:在转型国家,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没有一个建立在民主共识基础上的政府,没有一个对人民有着宗教般的虔诚尊重的政府,那么,想要实现向成熟的市场经济转型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美 国参议院1973年《证券行业调查报告》中的判断:从根本上来说,证券行业的监管活动中之所以会出现一些问题,其原因并不是证交会权力不够,而是他不愿意 行使他所拥有的权力。就权力而言,中国证监会的权力比美国SEC的权力不知大多少,但就其对投资者的呵护而言,确实难以相提并论。中国证监会的眼睛应盯着 投资者利益的得失,而不是权力机构的涨跌。

利维摩尔在《股票作手回忆录》里说:"营业厅里那些中小投资者,他们是这个行业永远的衣食父母。"

最后,我引用中国1亿5000万被深深套牢的股民的文学作品来结束我的这篇《民主先声》,据此,当知国人之苦难!

鲁迅说:世上本没有跌停,割的人多了,就成了跌停。
王进喜说:有条件要跌停;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跌停。
金庸说:侠之大者,跌停板上见。
黄健翔说:我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人在跌停
陈凯歌说:跌停不能无耻到这样的地步。
王小丫说:股票跌停了,你可以选择打一个电话,你是要打给110还是120。
文天祥说:股市自古谁无赔,留着帐号给后人。
李商隐说:曾经跌停难为鬼,除非解套才做人;炒底时难抛亦难,反弹无力割肉寒

沉痛悼念"中石油"在北京逝世
2008年04月19日

伟大的炒股阶级革命家、跌停家,久经考验的一线权重股、伟大的跳水战士、今年活跃在股坛引领股市暴跌数十周的著名领跌股中国石油(601857),于2008年4月18日10时10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以狂跌破发行价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由 于疾病缠身,体重从出生时的48KG,在不到六个月时间内急剧下降至16.7KG,享年163天。中国石油出生于2007年11月5日,从小就接受马列暴 跌主义思想熏陶,刚出生便参加革命,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终于推翻了工行的红色政权,在A股广场竖起了绿色大旗。中国石油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是战斗的 一生,是把无数股民改造为无产阶级的一生!

今天设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中国石油的灵堂庄严肃穆,哀乐齐鸣。灵堂的正上方悬挂着"沉痛悼念中国 石油"的横幅,下方是大小庄家敬献的花圈,中国石油躺在翠绿的松柏丛之中,身上盖着翠绿的跌停大旗,安详地闭上了K线眼睛。中国石油当日的盘口走势图,被 摆放在灵堂的显耀位置,供各界股民瞻仰。
下午15时30分,中国石油悼念仪式正式开始,证券大厅外积满了告别的人群,都身穿绿衣,臂带绿纱默默无 语,眼含泪水,个别因愤怒而情绪失控的股民同时高呼"操他大爷"、"去死吧"等口号对中国石油表示深深地哀悼。前来和中国石油作最后告别的有中石化、中神 华、万科、宝钢、联通以及平安、国寿、工行、中行、招行、民生银行、建行、交行等一大批跌停股。在中国石油大幅下跌和跌停期间,通过以同样放量下跌等各种 方式来表示慰问的还有ST浪莎、STTCL、 ST吉炭、ST金杯等大量ST股。港股、日股、美国纳斯达克以及中国石油的生前友好埃克森-美孚、壳牌、道达尔等同行也发来唁电、唁函,对其不幸跌停逝世 表示沉痛地哀悼。

中国石油的遗体,将在明天下午送往A山火化。按照中国石油生前的遗愿,他的骨灰将撒遍A股大地。中国石油的暴跌主义思想,将在A股市场发扬光大,生根,发芽。

伟大的暴跌主义思想家、英雄的跳水跌停战士,中国石油永垂不朽!

中国新民党代主席  郭泉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