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185:《火树》:吴邦国2008年讲话和孙中山1917年演讲的比较

3788

30年前,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我每周日在赵绪成先生家学习国画。赵先生在6070年代和我母亲在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共过事,后来担任江苏省国画院院长、江苏省文联副主席、江苏省文化厅副厅长。

画了一学期以后,我就忙于学业而不再绘画了。虽然“画业”未成,但由于有国画的底子再加上后来的文学、史学、哲学多方面的专业知识,使我形成了很好的艺术鉴赏能力。

最近经朋友介绍,欣赏了一幅画。这幅画是150x200cm 1999 布面油画,作品名是《火树》,作者是尹朝阳。尹朝阳比我小两岁,1970年生,河南人。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1999年参加《新锐的目光—九七零年前出生的一代》作品展,并在北京国际艺苑美术馆及深圳何香凝美术馆展出。2001年在北京艺术博物馆举办《神话——尹朝阳作品》。

《火树》让我感慨万千,画面截取一个烧荒中常见的场景:几个男人正在围观他们点燃的一棵树,枝头的火焰如同开满的红花,点亮了整个夜空。似乎是这棵树鼓起最后的力气在垂死挣扎,但是,这颗树注定孤独地毁灭。男人们用燃烧的枝条点燃了自己的烟,悠闲地等着这棵树变成一段炭木。

看完这幅画,我点燃一枝烟。我想,我应该就是画中那吸烟的人,那烟是我用点着树的火,在点树之后,再点烟的。至于那燃烧的树、垂死挣扎的树,我想大家都知道是什么。

今天(417日),我看到了吴邦国先生发表在最近一期《求是》杂志上的一篇文章,我就突然想到了那“燃烧的树、垂死挣扎的树”。 吴邦国先生的这篇文章最突出的核心思想是“中国绝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人大与‘一府两院’不是相互掣肘,不是唱对台戏”;“人大工作, 必须有利于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有利于巩固党的执政地位,有利于保证党领导人民有效治理国家”。这篇文章是吴邦国先生2008319日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一次会议上的讲话。

读完吴邦国先生的文章(讲话),我想起了孙中山先生在1917年的一次著名的演讲,可惜的是中央电视台在播出电视连续剧《走向共和》的时候把这一著名的演讲完全给删除了。现在我把这段演讲恢复,请大家结合目前中国的“火树”时局思忖,谢谢!全文如下:

“我知道诸位议员急什么。张勋复辟了,国会又开不成了。可我急的不是这个。我这些日子想的是,咱们本来是共和国啊,可怎么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封建主义、专制主义的东西?这个问题不解决,复辟就是必然的,共和国就永远是一个泡影!

共和的观念是平等、自由、博爱——共和国是平等之国,人们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可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是各级行政官员都视法律为粪土,人民仍被奴役着,被压迫着;共和国是自由之国,自由是人民的天赋人权。可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是只有当权者的自由,权力大的有大的自由,权力小的有小的自由,人民没有权力、没有自由;

共和国是博爱之国,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可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是只有人民对当权者恐惧的,当权者对人民口头上的虚伪的,那种真诚的真挚的博爱我们看不到。

共和国是法制之国——立法是国会。可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的却是行政权力一次又一次肆无忌惮地干涉立法,你不听话,我就收买你,逮捕你,甚至暗杀你。立法者成了行政官员可任意蹂躏的妓女!

行政是大总统和他统领的文官制度。可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的却是一个打着共和旗帜的家天下;在行政中,我们看不到透明的程序,看不到监督系统,人民不知道他们如何花掉了人民的血汗钱,人民不知道他们把多少钱装进了自己的腰包。共和国的行政应该暴露在阳光下,可我们看到的却是暗箱操作,漆黑一团!

司法是裁判。它在立法和行政之间,谁犯规,他就亮谁的黄牌、红牌,甚至罚下场去。而裁判的原则是什么?是一部主权在民的共和国宪法!可民国六年来,我们根本没有看到这样一部宪法。就那部不成熟的临时约法也一次又一次地被强奸,被当权者玩弄于股掌之上。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民主共和国成立整整六年了,可真正的共和国,她还没有开始!她一次又一次地被各种东西所击败。

有人说,哦,不是一个人,是许多人,他们说,你说的这些个东西,太虚幻,太遥远,可望而不可及,不符合国情,是个气泡,看着很美丽,一飞上天,嘭,破灭了!这还是好听的。难听的说我是孙大炮,就会放空炮,嘭——响声很大,可什么也没有!他们说,共和国其实就是个称号,还是别说她了,我们想要点实际的东西。

那我想问问大家,我们到底想要什么?就要这样一个假共和吗?

如果共和是假的,那我们有的就永远是真专制!

如果共和是假的,那我们有的就永远是真复辟!

如果共和是假的,那我们有的就永远是被奴役!如果共和错了,那自由就是错的!

如果共和错了,那平等就是错的!如果共和错了,那博爱就是错的!

不,共和没有错,我追求共和没有错,你们追求共和也没有错,她只是还不完善。美国的共和制不完善,瑞士的共和制也不完善,咱们中华民国新生的共和制更不完善。我们要做的,是一点一滴地完善她,让她更美丽!

我想到的是什么呢?还是民权。我刚才说了,三权分立那是西方的制度,很不完善,他们的立法、司法、行政都是高高在上的权力,很难直接体现民权。所以我想在宪法中规定人民有参政议政的权力。如何体现呢?

一个是考试权。我们中国有考试的传统。可我们把科举废除了,这对大兴新学有好处,是好的;可当官不再考试了,这不好。这叫倒脏水把孩子也倒出。必须把考试权还给人民!今后用人行政,凡是我们的公仆都要经过考试。不管是谁,都有机会成为行政官员。

还有一个就是监察权,这也是我们中国古代就有的。就是皇上有错,御史也可以冒死直谏,风骨凛然。现在,我们应该把这个权力让人民掌管。共和国的人民要人人都是御史,只要发现行政官员有错,就有权力弹劾!对你们国会的某项立法不满,也有权力弹劾!

所以,过去你们制定的共和国宪法,那是学西洋的,叫三权宪法,我今天发明一个新词,叫做五权宪法,就是在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之外,再加上考试权和监察权。大家不要小看这两项权力,如果老三权不过是代议制度下的间接民权的话,那么我所说的这考试权和监察权就是直接民权!所以真正的主权在民不是西方的三权宪法,而是我发明的这个五权宪法!

啊,也就是我设计的这件服装,有人就用我的名字来称呼它,叫中山装——

大家还不明白,是吧。我告诉你们——这本来是个秘密,连裁缝我都没告诉他——这衣服就是按照我们共和国的理念,按照五权宪法的理念设计出来的。

这里,我设计了三个扣子,这是让人们记住,共和国的理念就是自由、平等、博爱。

这里也有三个扣子,这是让人们记住,永远不要忘记人民,就是我们的民族、民权、民生——就是三民主义。

这些口袋里装的,就是五权宪法,这里装着立法权,这里装着行政权,这里装着司法权,这里装着考试权,哦没了?别急……(孙中山撩开衣服,露出里面暗兜)

监察权在这里装着!这个监察权为什么要藏在里面呢?因为它是人民的杀手锏啊!当权者永远不知道人民什么时候就杀过来弹劾他,所以他要战战兢兢地当官,老老实实地为人民做事!

我是个疯子是吧?至少是个政治动物。穿衣吃饭都是政治,走路也是政治,开口就是政治。有点傻是吧?不好玩,一点也不好玩!没错。我不要求你们都跟我一样。更不能要求我们的人民天天过我这样的日子。我只是希望,让我们的共和国不是一个词语,不是一个形式,她要成为我们实实在在的生活方式,成为我们牢不可破的信念!因为,历史不是巧合,历史是选择,只有信仰坚定才能创造历史!”

从中国目前情形看,我认为,孙先生在民国六年(1917)的这个演讲也完全适用于2008年(民国九十七年)的中国大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