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179:请您别担心我,我们都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和中华民族!

3782

今天( 4月9日),傍晚六时我下楼,突然发现有两个中共特务跟踪,一人站在我家楼下的传达室,另一人开摩托车。我骑车出门,那摩托车一直跟着我。摩托车陪我转了 一圈,又跟我回来了。现在我到家了,不知道今晚又会发生什么事情。于是,我立即打开电脑,给我所有在线的朋友发了一个通知,请大家在晚上11点看我在不在 线,如果不在线,就给我电话,如果关机或不是我接的,那就是我又被中共警察请走了。网友"自由的雨"立即说:郭教授,我担心您。我回答:请您别担心我,您 应该担心中国和中华民族!其实,目前的中国真的让人太揪心。

一个伟大的国家,被一小撮独裁者蛮横地把持着,不让人民当家作主,不给人民伸张 正义,还不让人民说话。国已不国,家何以家?我的家在美丽的南京秦淮河边,得空就常在秦淮河边徜徉,走过那伤心的桃叶渡,看着悲情的石头城,最让我想起的 是李香君。李香君是秦淮八艳之一,余怀的《板桥杂记》说她"身躯娇小,肤埋玉色,慧俊婉转,调笑无双......四方才士争一识面以为荣。" 她自小被贩入青楼,但深明大义、嫉恶如仇、不畏强权、不慕富贵、不贪钱财。她做出了《却奁》、《拒婚》、《骂筵》三件事情,足以让当代人汗颜。她不爱财主 官僚,却爱上了义气书生侯方域。侯方域与方以智、陈贞慧、冒辟疆合称明复社四公子,又与魏禧、汪琬合称清初文章三大家,才华横溢。

国破之后,她所爱的候方域投清变节,她于是唱着那首让人潸然泪下的"国在哪里,家在哪里,君在哪里",留下一柄桃花扇,恹恹投入冰冷的秦淮河水里。关于李香君之死历史上有三种说法,但是我只相信这一种,因为每次我抚摸秦淮河水都能感知香君的爱国之情。

我 母亲姓顾,虽为泰州人氏,但祖籍苏州昆山,是顾炎武的家族后辈。顾炎武《日知录》卷一三"正始"条云:"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 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 后梁启超把顾炎武的这段文字归纳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历史上对顾炎武的"亡国"和"亡天下"的理解诸说纷纭,莫一而衷。而我认为这个"天下"特指华 夏风俗文化。亡国只是朝代更迭而已,而亡风俗文化却使一个民族万劫不复。

顾炎武《文集》四里的《与人书九》这样说:"教化者,朝廷之先务; 廉耻者,士人之美节;风俗者,天下之大事。朝廷有教化,则士人有廉耻;士人有廉耻,则天下有风俗"。据我考证,清军于1644年(明崇祯十七年)入关时曾 颁发"剃发令",因引起汉人的不满和反抗,于是公开废除此令。此后,汉人苦于明宦压榨久矣,只盼换王治理,故并无甚力抵抗。然而,1645年清兵进军江南 后,汉臣孙之獬向摄政王多尔衮提出重新颁发"剃发令"。于是,多尔衮下令再次颁发"剃发令",规定清军所到之处,无论官民,限十日内尽行剃头,削发垂辫, 不从者斩。其文书里公然写着:"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中国自古有"衣冠古国"的美誉,蓄发、衣冠为中国文化的外在象征。"五胡乱华"时代,汉人大规 模南渡撤退,史称"衣冠南渡"。所以,汉人发现清人不只是要换王而治,甚至还要换文化的时候,汉族人民为保护世代相承的文物衣冠,开始全力抵抗了。

"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等后来的一系列事件都与"剃发易服"有直接关系。当然,在强权下,最终结果是满族封建统治者取得胜利,汉族大部分生者都剃发结 辫,改穿满族衣冠;坚持不愿改换衣冠者要么被杀,要么逃到海外,要么遁入空门,带发修行。 "剃发易服"是清初主要的社会矛盾之一。针对当时各地汉人的抗争此起彼伏的情况,当时的陈名夏曾说过:"免剃头复衣冠,天下即可太平"。然而不久他就因为 说了这句话而被满门抄斩。

清朝满族统治者推行"剃发易服"的原因:一般认为,满族统治者希望通过剃发易服来打击、摧垮广大汉族人民尤其是上 层人士的民族精神;保持满族的统治地位,保持满族不被汉族同化。后来的历史表明,满族统治者的这一措施基本达到了预期效果。汉人逐渐淡忘本民族服饰,习惯 了满族的发式和服装。到辛亥革命推翻清帝国,号召民众剪去辫子时,仍然有许多人不愿意剪,例如,著名学者王国维始终不肯剪去辫子,不仅自称"亡国之民", 而且其著作及书信对清室始终以"我朝"、 "本朝"、"国朝"、"大清"相称,无一例外。可见,他始终以遗民自居,其忠于亡清的态度极为鲜明。最后,王国维竟然遗书说,"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 世变,义无再辱",后投湖殉清,为清朝尽节、殉节。 可见"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剃发易服"政策对汉族影响极深、极坏。所以,顾炎武认为"亡天下"比"亡国"要糟糕。

今天,我们先看看 中国宪法里的所谓的"四项基本原则"里的第二条"坚持马克思列宁毛泽东思想",我们再来看看,我们的国,我们的天下,到底是谁的?是我们中国文化的天下, 还是德国马克思文化的天下? 如今,我们中国人活在自己的国土,却要被宪法规定去坚持什么"德马"。马克思的学说作为经济、管理的一种学术研究未尝不可,但是把它作为全体中国人要坚持 的基本原则之一,这正是滑天下之大稽了。中国的宪法不让中国人坚持中国文化,却强迫中国人去坚持连外邦都唾弃并在中国给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的"德马文化", 这不是"亡天下"是什么呢?

中国,您危险了!中华民族这才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了!我死不可惜,可惜的是美丽的祖国竟在21世纪还遭专制蹂躏; 我死不可惜,可惜的是勤劳勇敢的中华优秀儿女竟被独裁者玩于掌中。顾炎武除了捍卫汉文化外,还反对君主专制的"独治",他说:"人君之于天下,不能以独治 也。独治之则刑繁矣;众治之,而刑措(废弃不用)矣"(《清儒学案 •亭林学案》)。多么好的文化啊!多么好的思想啊!可惜,中共领导人不懂!胡佳因为写五篇批评中共独裁的文章就被中共判刑三年半。"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 奸佞覆乾坤",可惜,中共领导人不懂。

刚才,民主人士曾庆彬先生给我发来短信,一来探勘我是否安全,二来激励我勇敢前行。他的短信是梁启超 先生的诗《自励》:"献身甘作万矢的,著论求为百世师。誓起民权移旧俗,更研哲理牖新知。十年以后当思我,举国犹狂欲语谁?世界无穷愿无尽,海天寥廓立多 时"。我立即回诗一首,是顾炎武先生的《精卫》诗:"万事有不平,尔何空自苦,长将一寸身,衔木到终古。我愿平东海,身沉心不改,大海无平期,我心无绝 时。呜呼!君不见,西山衔木众乌多,鹊来燕去自成窠。" 2008年4月10日1时53分,此文完成,尚安全。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