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178:“老子不比你矮”:说人民素质低不能搞民主的执政党是最邪恶的党

3781

最近抽空重读了一遍曹征路先生的小说《豆选事件》,读到下面一段文字的时候,我很开心,我想现在看我的这篇《民主先声》的朋友也会很开心的。原文如下:

继仁子猛然觉着,国梁原来并不可怕,原来他也怕着自己,继仁子嘿嘿地笑了。他简直想象不出,自家五大三粗一条汉子凭么子要怕这瘦精精的东西呢?这东西站没站相,坐没坐相,凭么事骑在自家头上屙屎撒尿呢?他完全想不通!他大声说:走吧,滚吧,你有多远滚多远!你喊老子当代表,老子今个就当一回真代表。哎,老子不选你了,老子要弹……弹你妈的了。哎。从前活矮了,今个老子站起来了,老子不比你矮!继仁子喊着,吼着,跳着,心里一热,眼睛水喷了一脸,他不擦,还喊,还吼,还跳……

乱了,全乱了,主席团宣布暂时休会了,继仁子还不能住嘴,他有一肚子话,一肚子心思,一肚子打算。他想着,该给姆妈的坟修一下了,该把鸡舍扩大了,该对菊子去讲一句实话,其实他想伢都想疯掉了。

这是农民弟兄方继仁在乡人大会议上的一次演说。我读到这里,简直笑翻了。特别是方继仁说到要“弹劾”副乡长方国梁的时候,不知道弹劾的“劾”字怎么读,就干脆说:“老子不选你了,老子要弹……弹你妈的了。”

当然最让我感动的是,人民终于喊出了“老子不比你矮”的伟大心声,其实,这不比“中国人从此站起来了”差。我觉得前者更实在,后者那是毛泽东忽悠人民的话而已。

我对曹征路《豆选事件》这篇小说的篇名里的“豆选”是非常熟悉的。

我以前除了研究国学、政治、宗教、古筝外,还有一项很重要的研究,那就是民歌,特别是对晋陕民歌非常熟悉。我还做过很多民歌讲座、给研究生演唱过民歌,另外还开过民歌的博客和论坛,只可惜这些都在我上书国家领导人要求立即终止独裁之后,被中共当做“毒草”给“和谐”掉了。

有一首陕北民歌是这样唱的“金豆豆,银豆豆,豆豆不能随便投;选好人,办好事,投在好人碗里头。”

这就是在唱“豆选”。 在延安“豆选”让陕甘宁边区人民亲身感受民主的芳香,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当时的农民几乎都不识字,于是就自发创造选举的“豆选法”,即在候选人演说之后,让候选人背对选民。每人背后放一个蓝瓷大海碗或一个箩筐,选民们每人手里一个豆子(黄豆、蚕豆、绿豆)向粗瓷海碗或箩筐里放,最后豆子多的获选,豆子少的落选。

根据统计,陕甘宁边区1937年第一次选举中,参加选举的选民一般占选民总数的80%,差一点的地区也在半数以上。在1941年的第二次选举中,仅据曲子县的统计,全县选民共25175人,参加选举的为20223人,占80.4%;另据吴堡第六区的统计,全区选民3505人,参加选举的为2961人,占84.5%;总计全边区参加选举的选民占选民总数的80%以上。这些数据请参阅宋金寿先生的《陕甘宁边区政权建设史》(陕西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137243-244页)。

其实,当时除了“豆选”,还有“红绿票法”、画圈法、画杠法、画点法、烧洞法、投纸团法、背箱子和举胳臂等。其实选举的关键不在于选举的技术问题,而在于人民有没有发表意见的权利;在于人民能不能实现自己的意志,真正无拘束地拥护某个人和反对某个人。

我每次读到这些70多年前的资料,再想到现在中共认为“人民素质差不能民选”的混帐话,就感到强烈地愤怒。

日前,我的博士后师弟王洪岳教授来南京看我,他现在是浙江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他对我说:“你是对的!选举是人类的本能”。他还举了他山东老家的一个村长选举的例子,他说,连80多岁的老太都强烈要求子女用小推车把自己推到选举现场投票。

既然上个世纪3040年代的不识字的西北农民都能想出“豆选”的办法选择自己的政治“心上人”;既然本世纪的80岁农村老太都能要孩子用小推车推去投票,那么,为什么中共要说中国人民素质低,不能搞选举呢?

很显然,中共是怕自己身后的“豆子”少!

那么,中共现在的执政党位置是怎么来的呢?也很显然,是1949年的“豆选”的结果。

那么,1949年,中共身后的“豆子”怎么会多起来的呢?

从我1993年在南京大学读社会学硕士的时候,我就在寻找这个答案,最后,在2001年我读完“博士后”,我终于找到答案了,那就是中共身后的豆子是用“政治诈骗”的手段骗来的。

诈骗,根据目的不同可以略分为三,一是爱情诈骗、一是经济诈骗、还有一个是政治诈骗。这三种诈骗虽然目的不一样,但是手段其实都一样,即“虚构事实,骗取信任”。

下面我举几个中共在1949年前对人民“政治诈骗”的铁证:

1945年,在延安的窑洞里,民主人士黄炎培曾提出一个如何跳出中国历史上历代封建王朝“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焉”的周期率问题。当时,毛泽东满怀信心地回答: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个周期率。这个新路就是民主,让人民当家作主人。这就是著名的“民主是跳出‘兴勃亡忽’历史周期率的法宝”的“窑洞对”,当然这和历史上的“隆中对”是根本不能比的,因为以后的事实证明“窑洞对”是一场“政治诈骗”。

 我们再看一个中共对人民实施“政治诈骗”的铁证:

194422《新华日报》发表社论——《论选举权》。文章指出,公民有否选举权,是评判一个国家是否民主的主要的标准,真正的民主国家,人民都享有普选权

“选举权是一个民主国家的人民所必须享有的最低限度的、起码的政治权利……如果人民没有选举权,不能选举官吏和代议士,则这个国家决不是民主国家,决不是民治国家……凡是真正的民主国家,就必须让人民享有选举权。”

社论还指出,选举必须是真正的普选制:“不仅人民都要享有同等的选举权,而且人民都要享有同等的被选举权。”

社论甚至还强调选举不能规定什么资格条件:“不仅不应该以资产多寡、地位高下、权力大小为标准,而且也不该以学问优劣、知识多少为标准。唯一的标准就是能不能代表人民的意思和利害,是不是为人民所拥护,因而也就只有让人民自己去选择。如果事先限定一种被选举的资格,甚或由官方提出一定的候选人,那么纵使选举权没有被限制,也不过把选民做投票的工具罢了。”

我以前读到这一段的时候,连我都差点“中招”了,如果我活在1949,我手里的“豆子”一定会被中共骗到他的“大海碗”里去的,就更别说善良、正直、苦难的中国人民了。

如果大家再看到下面这个证据,我想所有中国人的“豆子”都会被中共骗走的:

1945927《新华日报》发表社论——《民主的正轨:毫无保留条件地还政于民》,文章再次强调民主国家主权在民的原则。文章指出:“一个国家是不是实现了民主,执政当局是不是有诚意实现民主,就看他是不是把人民应有的权利,毫不保留地交给人民。”

21世纪了,中国人民的素质果真差到连自己的政治“心上人”都没素质选了吗?

我劝中共,你们不要把人民想成和你们一样的都是白痴。延安时期,不识字的农民就能自发进行“豆选”,难道今日中国民智的水平还不及当日吗?

你们以为你们不让中国走“全民福利条件下的多党竞选”政治道路,你们就能有“豆子”了吗?我负责地对中共说,如果中共现在搞民主政改,或许还会得到一些豆子,如果不改,你们一颗豆子都别想,甚至,你们连背后放“蓝瓷大海碗”的机会都没有,就更别说豆子了。

 

中国新民党代主席  郭泉

QQ115659144  手机:13151423196 邮箱:duidui6390@sina.com

MSNduidui63900@hotmail.com     Skypegwnguoquan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