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173:“版权”不能成为阻碍民主传播的障碍

3776

最近,很多海外纸质媒体和网络媒体朋友来电,询问是否可以刊登我的《民主先声》、中国新民党章程和14份公开信;也有很多国内网友问是否可以转载我的文章到他们的空间或博客里;还有很多朋友问是否可以印发、制作成传单发给朋友阅读,对这样的询问,我都当即表示完全同意。

目前之中国,虽然人民皆有要求民主之心,但是对民主的有关知识和实际运作等方面的问题国人仍有许多疑问,因此,我们现在还处于民主启蒙时代,只不过,现在的启蒙并不是从零开始的,而是一种新阶段的民主启蒙。

无论是什么阶段的民主启蒙,其性质都是一样的,即传播。民主和专制的对抗,不是武器的对抗,而是双方有效传播的竞赛。所有的社会相互作用,都必须伴随着传播;任何社会过程都是传播过程。也就是说,传播是社会成立、发展所不可缺少的东西。当我们进行传播的时候,其实就是试图与他人共享咨讯、建立共同的观念和态度的过程。

因此,传播的目的在于接受者的最大程度的接受。这个最大程度,在接受者人数方面,就是需要最大量的接受者;在接受者个人接受度方面,就是力图让接受者完全信服传播者的理论和提供的事实。

专制主义的传播,有几个共同的特点,一是对信息源的垄断,二是对信息传播渠道的垄断,三是对民间(或海外)渠道传播的打击。在专制主义控制下民主主义的传播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却是最有挑战性的。因为在民主制度国家,民主主义的传播完全是没有必要的,且并没有强大的反对民主的力量存在。

因为,从民主主义者的内心成就感来说,在专制国家的民主主义者的斗争更有成就感,因为,专制国家里的民主主义者的每一次奋斗和反抗,都在步步逼近民主。一切游戏的乐趣都在走向“答案”,而不是最终获得“答案”。

但是,对民主制度国家来说,民主已经是“答案”了。于是民主国家的民主人士在本国无法获得成就感,开始转向帮助专制国家里的民主人士争取民主了。这就很类似于已经完成游戏的小朋友,很乐意去帮助还没有完成游戏的小朋友。

民主国家的民主人士对专制国家民主人士的帮助是非常有效的。因为他们可以带来传播媒介,而这个传播媒介,是专制国家的人民看到本国真实情况的唯一窗口。

在非网络时代,专制国家对人民收听外电是作为罪行加以打击的。但是在网络时代,中国2亿网民可以使用“破网软件”(自由门、无界)等直接收听收看外网新闻、外电报道以及外埠杂志。收听收看外媒是罪行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那么,在专制国家里,如何才能做到民主思想的有效传播呢?

我认为,第一必须方向正确,是以民主对抗专制,而不是一种专制对抗另一种专制;第二必须得到人民认可和需求,即有群众基础;第三必须有超越专制舆论控制的传播媒介。

针对以上第三款,我向全世界宣布,我对一切海外纸质媒体杂志、报纸和网络媒体、国内外朋友的空间或博客,放弃版权,大家可以根据各自的任何需求任意使用我的所有文章,但是必须署名。但是,我的所有文章在编撰和正式出版书籍(文集)方面享有版权,即任何出版机构不得未经与我协商而非法结集出版我的书籍。

“版权”不能成为阻碍民主传播的障碍。因为我们在历史上的定位,不会是别的,而只能是民主启蒙者。最有效地传播民主思想,这是我们的责无旁贷的历史责任!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