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163:中共到底有没有智商:五点一万亿元是造假还是掠夺?

3766

本来的标题是《中共到底有没有政治智慧:五点一万亿元是造假还是掠夺?》,但是想想还是别侮辱了“政治智慧”这四个伟大的汉字,就改成了现在这个标题。

看到一个数据资料,说二零零七年中国政府财政收入高达五点一万亿元。而二零零七年各级政府用于农村义务教育的经费是六百亿元,也就是五点一万亿元的百分之一点一七;用于农村合作医疗的投入是一百四十亿元,占五点一万亿元的百分之零点二七;用于污染治理的投入则刚刚超过百分之一。

三件跟民生有重大关系的“天大的事情”,加起来也不到政府收入的百分之三。

那么,中国政府财政收入百分之九十七,到了哪里了呢?

答案只有两个:要么是各级政府造假,要么是中共政府掠夺了本该是属于人民的财富。

我们先看看中共造假的历史。

别的不说,就说《人民日报》吧,这可是中国共产党的党报了吧,不说要多真实,至少不能是《日人民报》吧。

1958429,《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报导了湖北襄阳专区“夏收作物增产一倍已成定局,二十万亩小麦亩产可达千斤”。而根据当时的条件,实际的亩产最多是南方800 斤,北方500 斤。

然而,短短2个月不到, 《人民日报》就正式成为了《日人民报》。

195868,《人民日报》报道河南省遂平县卫星农业社5亩小麦平均亩产达到2105斤。

612,又报道该社放出的第二颗“卫星”,2.9亩小麦试验田,亩产达3530斤。随后,各地陆续放出了小麦亩产“卫星”。

623,《人民日报》报道湖北省谷城县先锋农业社小麦试验田亩产4689斤。

712,《人民日报》报道河南省西平县城关镇和平农业社2亩小麦创亩产7320斤的记录。

718,《人民日报》报告福建省闽侯县连坂农业社2.6亩早稻试验田亩产5806斤。

725,新华社报道,江西省波阳县桂湖农业社干部试验田早稻亩产9195斤。

731,《人民日报》报道了湖北省应城县春光农业社生产队长甘银发种的早稻平均亩产10597斤。

813,新华社报道,湖北省麻城县溪建园一社出现“天下第一田”,早稻亩产36900斤。

95,《人民日报》报道广东省连县1.73亩中稻亩产60437斤。

我收集到的截止1958925日的资料,小麦亩产最高数是青海柴达木盆地赛什克农场第一生产队的8586斤,稻谷亩产最高数为广西环江县红旗人民公社130435斤。

那么,这些伟大的数字背后的粮食呢?当时的中国人为什么不究问一下《日人民报》呢?答案很简单,谁要是究问《日人民报》,中共就会要了谁的命。

现在,我来究问二零零七年中国政府高达五点一万亿元的财政收入到哪里去了,我是不怕中共杀我的头的。我的头为中国而断,那将是我的光荣,必将光宗耀祖、流芳百世。汉语中有个很有意思的词叫“笑死”。如果中共因为我帮中国人民而杀了我的话,我真的“笑死了”,哈哈。

好,言归正传,我们来算这五点一万亿元的财政收入到哪里去了。

据《瞭望》杂志报道,中国二零零四年公款吃喝费用高达三千七百亿元,即使零四至零七的三年里,中国公款吃喝的费用没有增长,那就意味著零七年公款吃喝这一项就是财政收入的百分之七点二五。而事实上公款吃喝这一项中国政府每年的增长是25%。也就是说2007年财政收入的10%15%被中共官员吃掉了。这还不包括公车私用、公款消费、公款出国旅游、政府豪华大楼、按摩艳情报销等等。

另据资料,二零零四年中国的行政支出是财政支出的百分之三十七点六,而美国的同比为百分之十二点五。

就是这样,还有无数的财政收入到了哪里去了呢?

我们再来看一组数字:

200612月底,在大陆区域内私人拥有财产(不包括在境外、外国的财产)超过五千万以上的有27310人,超过一亿元以上的有3220人。超过一亿元以上者,有2932人本人就是中共高层的干部子女,他们拥有资产20450亿元。其余24378位亿万富豪的资产来源,主要是依靠与中共权力者的各种关系。他们较集中在八个省市:广东省1566人;浙江省462人;上海市225人;北京市195人;江苏省172人;山东省141人;福建省92人;辽宁省79人。

这个数字是2006年的,最新的数字我的调查团队还没有向我汇报,但是从已经到我手的情报看,增加25%以上是没有任何疑议的。

下面,我们要得出结论了。

一边是三项基本公共服务加起来不到百分之三,一边是公款吃喝一项就丢掉至少百分之十,行政支出占财政支出百分之三十七。

我认为,二零零七年中国政府高达五点一万亿元财政收入,要么是中共各级官员谎报“基地屁”,要么就是被中共权贵者装入了私人集团的腰包。

如果是前者,那就太弱智了。因为到21世纪了,还想让《日人民报》忽悠中国人民,这实在是白痴政府。政府就是人民的公仆、保姆而已,我的《民主先声》第59篇里写了这个保姆又老又丑,又脏又臭,又凶又恶,应该再加上“很傻很弱智”。

如果是后者,那就是巨贼了。通过这五点一万亿元,政府实现了邪恶的“收入再分配”,把普通公民口袋里的钱“再分配”到了中共政府官员的手里。如今,面对五点一万亿元的税收,政府再也不能狡辩“我们的服务不到位是因为缺乏资金”了。

社会主义,就是这样社会的吗?

共产主义,就是这样共产的吗?

中国共产党,就是这样把人民养家糊口的生计费共产到中国共产党的腰包里的吗?

还欺骗人民,说什么中国人素质差,不能搞民主。真是胡说八道!中国人的素质再差,能有中国共产党差吗?

你们为什么怕民主,说白了,就是怕人民有权知道:中国的财政收入究竟上哪去了?

你们为什么怕民主,说白了,就是怕民众更想知道,官员的公款吃喝以及行政支出,有没得到人民的监管?

 

中国新民党代主席  郭泉

QQ115659144  手机:13151423196 邮箱:duidui6390@sina.com

MSNduidui63900@hotmail.com     Skypegwnguoquan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