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157: 让善良的老人伤悲心碎的执政党是没有良心的

3760

上周回家看望老爷子,不料老爷子在生闷气,白天不思茶饭,夜晚不思睡眠。

我惟恐是我的不孝惹老人生气了,于是惴惴不安。后经多方打听,才知原来是老爷子最近上街给小孙子买春衫的不爽遭遇让他落落寡欢了。

前几天,老爷子为我儿子买春衫上街转了一趟。一出门没走多远,就听见几个中年妇女在说:“什么两会啊?一点正经事不做,物价不降下来,两会开死了也没用!”

老爷子正想说两句诸如“要提高觉悟相信党”的话,不料一个妇女说:“说这些有什么用呀,共产党就落了一张嘴,他们用涨物价的办法来抢夺我们老百姓手里的钱,当然,他们给这种抢夺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共产,于是他们就叫共产党。”

老爷子平时最讨厌我们在家说共产党不好了,没想到连街头妇女都在骂共产党,这令他感到很难堪。

他匆忙到商店里买了衣服就打车回家,不料,这个出租车司机一路上都在骂共产党。从养路费、汽油费一直骂到幼儿园的入托费,简直把共产党骂得体无完肤,最后,这个司机一句“共产党不得好死”的话,把老爷子气出病来了。

我在得知这个情况后,对老爷子说,“爸,大家骂的共产党不是你热爱的共产党,大家骂的共产党是变质了的共产党。你是好共产党,他们是坏共产党。”

老爷子听我这样一说,立即开心起来,很有精神地说“对,我们是好共产党,他们变质了。我支持你继续革命。人民就应该革这些贪污腐败分子的命”。

316,我被中共警察刑事传唤一整天,第二天一早就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说:“郭泉,赶快来我家,我老爸快不行了,说要见你。”

我立即赶到老伯家。这个老伯是抗美援朝的企业军转干部,是南京抗美援朝的企业军转干部的“领访”(维权访民的负责人)。

计划经济时代,在企业工作和在政府事业单位工作在经济方面是完全一个样的。但是到了市场经济时代,两者之间的待遇差别就泾渭分明了。在市场经济时代,从企业退休的国家干部要比从政府事业单位退休的人的退休工资低很多很多。

造成这样的情况的根本原因是,执政党单方面改变了社会经济形态,而没有对旧经济体制下的所有人提供相同的社会保障。于是,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事业单位退休干部的退休金是企业单位退休干部的好几倍。

这怎么能让企业军转老人们感到公平呢?

另外,由于抗美援朝的企业军转干部退休的早(一般都在90年代初),所以,现在退休工资就特别低,一般都在1400元左右。

这个老伯80岁了,以前是12军的一个营长,抗美援朝战役结束后,转业到南京企业,90年退休。我为了写有关抗美援朝的文章经常去找他聊天,知道了很多抗美援朝战役的内幕。例如,当时中国人民志愿军打的其实并不是美国军队,而是联合国维和部队。战争的爆发也不是美国人挑起的,而是北朝鲜的金日成不满意“三八线”的南北分界线,为了统一朝鲜半岛而对南朝鲜先发开战的。南朝鲜向联合国投诉北韩侵略,于是联合国组织了多国部队开赴朝鲜半岛。联合国的多国部队在收复南朝鲜后,又想乘胜追击,一举消灭北韩,战火这才烧到鸭绿江边。这样,中国人民志愿军才开赴朝鲜作战,最后,南北韩又回复到以前的三八线。中国志愿军出动总人数大约是300万,大约有100万人没有魂归故里。

电话里,我得知,这个老伯从大年三十晚上,就一直卧床不起了。

原来,年三十晚上,四世同堂吃年夜饭。儿女子孙都在比工资,有2000的,有3000的,还有5000的。比着比着,一直没开口的老爷子就伤心地说“你们这些娃娃个个都比我工资高啊?我们当年一个营冲上去,最后只能回来10来个人。我们死了那么多人,吃了那么多苦,到头来竟然是这样的待遇。看来我们年后还要到北京!”老人一脸的倔强和愤怒。

一个女儿说,“爸,您这么大年纪了,就在家歇着吧,别到北京了。你缺钱用,我们给!”其他孩子也一个劲地说:“对,我们养活老爸!”

这时,老爷子愤怒了,大喊一声,“我们为国家,为党,浴血奋战,流血流汗,现在老了,理应得到国家的荣誉优抚,怎么能落到个让孩子养活的下场?共产党到哪里去了?瞎眼了吗?死了吗?”

孩子们还在七嘴八舌地劝老爷子,这时,老爷子突然把年夜饭的饭桌掀翻了。独自一人进到自己的房间躺下,2个月了就再也没起来过。

我连忙赶到老伯家,我一坐到老伯的床边,老伯就来了精神。

他说:“郭教授,我最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以前我反对过你,现在看来你是对的!中国人不搞民主不行了,让这帮兔崽子执政,早晚把中国人的家底败光。他们这是在祸国殃民啊!我们赶走了一只虎,又来了一群狼!所有的独裁者都是一丘之貉,都是人民的敌人。看来继续革命理论没有错,我们还要继续革命。郭教授,我老了走不动了,去不了北京了,我就在床上等着看你们成功吧。不过我们现在推选出一个年轻同志带领大家上访。他马上就要来见你了。”

我们又聊了些别的事情,这时老伯说的“年轻同志”来了,我一看,真的是欲哭无泪,另一个老伯,七十八岁的抗美援朝志愿军企业军转干部。

一个执政党,这样苛刻地对待为了这个党浴血奋战的共和国军人,这真让人感到愤怒和悲哀。

让善良的老人伤悲心碎的执政党是没有良心的

 

 

中国新民党代主席  郭泉

联系办法:

QQ115659144  手机:13151423196 邮箱:duidui6390@sina.com

MSNduidui63900@hotmail.com     Skypegwnguoquan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