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156:如果中国不是专制国家,中国人民将迎来全民福利的幸福生活

3759

316全天从早到晚,因为我长期为企业一次性买断工龄职工、复转军人(企业军转干部、复员军官、抗美援朝志愿军)、经租房维权业主服务,并组建中国新民党和筹建中国共产党新党一事,遭遇中共抄家和刑事传唤。

这天全天,我看着前前后后讯问看押我、以及繁忙地出入我家撬门扭锁、翻箱倒柜、挖地三尺的30人次以上的中国警察官员,我始终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中国是民主制度的国家,那么,这么多警察都在街头维持社会秩序、保卫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不受侵犯,这该多好啊!如果中国是民主制度的国家,那么,我所服务的这么多人民将根本不需要我为他们服务,他们可以用自己手里的选票来实现对他们的各项民生和民主权益的保护和发展,这该多好啊!然而,中国不是。

专制,真的是中国人民幸福生活的大敌。

下面,我列举一些数字,大家就知道我们的幸福生活到底是被谁给糟蹋掉的了。

叶剑英19781213日在中央工作会议闭幕式上说:文革十年,整了一亿人,害死了二千万,浪费了八千亿人民币。

李先念19791220日在全国计划工作会议上说:国民收入损失五千亿,浪费和减收共计一万三千亿人民币。大跃进三年,全国有三千七百五十五万人被活活饿死,损失约一千二百亿。从新中国成立到1976年毛泽东去世,中国没有内战,没有重大自然灾害,非正常死亡在五千七百五十万人以上,经济损失一万四千二百亿元。近三十年国家基本建设投资总额为六千五百亿元,两次大运动的损失,是我国前三十年基建投资总额的两倍多。

16日全天真的很有趣。

大约凌晨2点左右,我刚睡下不久,10来位中共警察突然敲门,传唤我3点到汉中门派出所接受调查。我说,警察先生,现在还是睡觉时间,请天亮再来找我。我还保证,早上我起床后,一定会跟他们走。不料,这些可爱的警察开始研究起我家的防盗门锁了。折腾了一小时没折腾开,又找来了撬锁的专业人士带来了无数的工具开始实施破门而入的计划。一直弄到5点半,他们都没折腾开我家大门。于是他们实施了更可爱的行动,开始抡起大锤砸门了。夜深人静,我估计全小区几百户人家都能听到大锤砸门的“暴力”声音。

又不料,还是没砸开。这可把我乐坏了,我本想制造个“中共警察破门而入、暴力抓捕郭泉”的新闻看样子是无法实现了。于是,我说话了:“警察先生,再砸就会把防盗门砸变形,到时候,我出不去就别怪我不跟你们走了。”警察说:“那你出来。”我说:“那你先承认你砸不开门,我才出来。”门外的警察立即异口同声地说:“我们承认砸不开。”我笑起来,说:“好,等我十分钟,我穿衣服。”

出门,我看了一下我家的防盗门,只有一点撬砸痕迹,整个大门纹丝不动。我家防盗门是“长春铸诚牌”,于是我就在想,等中国实现民主了,我一定要做“长春铸诚牌” 防盗门的形象代言人。这家伙太结实了!我们所有的维权民运人士,都要向它学习!

在中共警察的派出所里,警察们主要询问了我目前正在筹建的中国共产党新党的情况。大致情况是这样的:我长期维权服务的群体中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就是200多万军转干部。他们基本上都是中国共产党员。他们和我接触以后,面临一个巨大的思想困惑。他们对我说:“教授,我们完全同意您的中国新民党党章。但是我们是共产党,我们是好共产党,是真正的共产党。而现在执政的是坏共产党,他们已经变质了。我们希望您和中国新民党帮我们,但是我们是真正的共产党,我们不能放弃我们的信念。所以,我们虽然不愿意加入中国新民党,但是我们愿意成立中国共产党的新党。但是,我们中又没人敢做这个领头的,于是我们推选您做我们的党主席。”就这样,我又奉命组建中国共产党新党。

2月份,中国共产党新党的骨干委托我起草中国共产党新党章程和宣言。我说,“不行。既然大家认为我们是真正的共产党,而现在的执政党是变质的,那么我们是真的,他们是假的。为什么要重新起草章程和宣言呢?其实,现在的执政党的问题出在根本不执行中国共产党宣言和党章而已,所以,我们是捍卫者,他们是篡改者。”另外,我要对原共产党宣言增加两点意见,一是信仰自由,不提唯物主义,二是多党竞选,放弃阶级专政。以上两点都得到了大家一致的肯定。

目前,中国的维权人士已经完全达成了“一切维权问题的产生都是根源于专制体制”这一基本共识。民生维权已经走向维权民运的道路。

维权的政治化,必将使得维权不再是乞丐的乞讨,而成为政治的对话。

乞丐的乞讨,是权利主体的不对等。而政治的对话,是权利主体的对等。民主制度的根本政治理念,就是人民组党,进行各政党的平等主体间的对话、合作和竞选。

这一政治对话的结果只能是一样,那就是,要么杀光全部的维权人民,要么在中国实现民主。

当天晚上18时到家。我给警察们上了12小时的民主课程,他们认真地做了12小时的听课笔记。哈哈,我们是21世纪最好的教授和最好的学生。

我一到家,夫人就拿出06年、07年和08年三年来的所有的警察抄家清单,笑着说:“你看,这一叠清单都快赶上你的《民主先声》厚了”。

这次,家里又被抄家抄走两台笔记本电脑和很多维权文件资料、往来信件便笺,还有很多我打印好的《民主先声》和维权的公开信。

希望家里有闲置笔记本电脑的朋友,提供给我继续革命,谢谢!

人民必胜、民主万岁!

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君共勉!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