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153:汪兆钧和郭泉,分别象征着什么

3756

执政者对自己的执政地位的认识问题,是确认民主还是专制的试金石。如果执政党认为人民有权选择执政党,那就是民主制度;如果执政党认为人民无权选择 执政党,那就是专制独裁制度。其实,无论是民主还是独裁,都是一种管理方法而已。任何管理方法的管理对象都只有一个,那就是人。而人有两个生活需求,一个 是人的物质层面,一个是人的精神层面。

在人的物质层面匮乏的时代,人们对执政者的要求,主要是在物质层面的。也就是说,如果人民安居乐业, 国富民强,国泰民安,那么人民其实是根本不需要知道当朝的管理制度到底是民主还是独裁。例如,中国历史上的伟大的帝国时代。在另外一个层面上(精神生 活),如果人民的物质生活条件得到了满足,人们就会希望参与政治事务。所以,执政党不满足人民的物质生活需要,人民就会在争取物质层面上反抗,例如"不患 寡而患不均",例如"杀富济贫",这些农民革命的口号直指物质生活层面。而执政党满足了人民的物质生活需要,人民就会在争取精神层面上进行反抗。例如," 不自由,勿宁死";例如"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这些民主革命的口号直指精神生活层面。总之,执政党不解决人民的吃饭问题, 人民会反抗;解决了人民的吃饭问题,人民也会反抗。但是,这两种革命的总人数要求是不一样的。要求物质生活的革命,只需要大约全社会的十分之一人口感受生 活苦难,革命就会随时爆发。而要求精神生活的革命,却需要全社会多数人在物质层面上得到满足之后,才可能爆发。中国目前的情况是,这两个革命条件全部得到 了满足。

的确,中国目前大多数人的生活问题解决了,对此,我不持疑议。例如,中共南京师范大学党委多次对我说,"我们现在的生活改善了,我 们很好很和谐。对我提到的我帮助维权的庞大数量的工农,中共认为,大多数人很幸福,穷的人是少数,而且,这些问题以后都会解决的,发展是需要牺牲掉一些人 的利益的,但是,要相信明天会更好"。但是,要求物质生活的革命,总是由少部分缺衣少食或"感受迫害"者发动的。"感受迫害",就是指即使有衣有食,但是 在社会中明显处于被剥削阶级的地位。

那么我为什么说中国的这些苦难的"少数人"会是中国革命的力量呢?第一,我从02年介入各行业的维权工作,至今已经接触帮助并形成很好感情联络的大约有 5000万各种各样苦难的中国人民。他们每日对我诉说的就是,"我们要爆发了,我们要爆发了"。

第 二,世界银行发布的《贫困评估报告》初步研究结果,显示近年来中国10%贫困人口实际收入下降2.4%,有迹象显示中国最贫困的人群正在进一步快速滑向贫 困的深渊。这个结果,彻底地颠覆了发展经济学中"水涨船高"的基本原理。中国现在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阶级社会。与腐败共生的权贵资本 主义社会,会产生极端的贫富差距,但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出现一个实际收入减少的庞大群体,这在全球,是第一次记录到的现象。世界银行的经济学家,以及我 和我的调查团队,通过分析发现,在中国现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中国的穷人却更加贫穷了,不是相对贫穷,而是绝对贫穷。我们的结论是:中国的贫穷人口已经 不再集中在一些特定的地区,而是分散在全国各地。而我和我的调查团队最新的调查结果显示,中国贫穷人口中超过半数的人并不是生活在官方划定的穷困村庄,现 在的贫困人口不仅分布在农村地区,而且已经蔓延到城市,各个发达地区和发达的城市都有。

我和我的调查团队,从生活层面来说,我们不是弱势群 体,但是在精神层面来说,我们教授、企业家等一切非权贵特权阶层的人,都是弱势群体。于是,我和我的调查团队在陪弱势群体哭完最后一滴眼泪后,决定为他们 流第一滴血。这就是郭泉和中国新民党人要在21世纪做的事情。因为,中国是我们大家的中国,中国不是少数权贵集权者的中国。

汪兆钧先生是企 业家,他和我们一样,也关心人民疾苦,但是,汪先生更多地阐述了第二类革命的理念。汪兆钧先生代表着中国大多数解决了温饱问题甚至积蓄有相当财富的人群。 汪兆钧先生以及这些在中国属于大多数的人群,在满足了生活需要之后,开始要求精神生活了,这个精神生活不是"酒足饭饱后的小姐",不是"豪宅别墅里的二 奶",而是权利制衡、民主竞选。

严格来说,我也属于汪先生代表的这个阶层。我也是一个公司的董事长和总经理,当然,在财富上与汪先生是没法比的。不过,我们在"权利制衡、民主竞选"方面是完全一致的。只是我在从事第二类民主革命的同时,也发动了第一类的革命。

苦 难的中国人民的维权运动,如果是单纯的维权,如果不和民主诉求相结合,那么这样的维权,其实就是乞丐的乞讨。因为,本该就是您的东西,被坏人剥夺了,您去 要,而坏人不给,于是您就再要,坏人再不给。这样的要和不给的无限反复,您不是把您自己放到了乞丐的地位上去了吗?这不是乞丐是什么呢?堂堂中华好儿女, 怎么能是乞丐呢?在乞丐和气概之间,请让我们选择气概!千年前,我们汉族的祖先就发出了"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的时代最强音,如今,我们也要发出这个时 代的最强音:"犯我民权者,虽强必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