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146:人大代表您真的代表人民了吗?政协代表您真的可以政治协商吗?

3749

最近在开两会,可是不断地有人问我,两会到底是哪两会?

这让我唏嘘不已。一个国家搞到国人连这个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召开的会议都不知道,这个执政党也太有才了。可见,这个“两会”能对苍生百姓的生活起到的作用也就可想而知了。

我想,大家可能还不知道人民代表是如何选出来的。但是我下面说一个独立候选人是怎样落选的,大家就知道人大代表是怎么选出来的了。

我的一位老朋友孙文广先生是山东大学的教授,著名的民主人士,已经73岁了,但是一直重于以行动来推进民主化进程。200711月,先生打破了山东大学的死气沉沉的“选举”气氛。他用行动对选民只能在名单上划圈这种现状进行了宣战、示威和反抗。

先生说:“如果说农村基层都可以实行乡、镇、县级人大基层民主直接选举的话,那么,山东大学这样一个国家211工程和985工程的重点大学就更能实行基层人大民主的直接选举。山东大学,一所号称百年历史、学科齐全、学术实力雄厚、集各类大学教授、博士生、大学生共3万优秀人才的综合性大学,在国内外具有重要影响的教育部直属全国重点,国家级的高水平大学之一就更应当够条件实行基层民主直接选举。然而,在这样的大学,人的文化素质之高,现代人文精神之强,山大仍然要强行禁止民主选举制度在这里通行。这怎么能行?”

于是,先生开始了他的选举之路。他以独立候选人参加山东省济南市历山区人大代表的选举活动。先生在学校贴了许多选举海报,但是先生白天贴出晚上就被共产党撕掉。先生就反复贴,共产党就反复撕。先生还在山东大学新校区食堂摆展板,发表竞选演讲,散发竞选资料。中国共产党十分恐慌,每日深夜撕下先生的竞选海报,还明令不许山东大学学生阅读孙文广教授的竞选传单,不许听孙文广教授的竞选演讲。最可耻和罪恶的是,共产党还在学生投票时,不许大学生投孙文广的票,激起了山东大学师生的愤慨。

共产党还派出便衣特务阻止教授在校园内发表竞选演讲,被山东大学师生呵斥得屁滚尿流地溜走了。最后,由于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原因,教授落选了。

看了教授的竞选遭遇,我有理由怀疑那些被钦定当选的人大代表是否敢于为人民的利益而奋力抗争。

那我们再看看政协代表是不是就真的可以与中国共产党政治协商了呢?

我的本家郭锡龄先生是广州政协副主席。2008217日,在广州政协小组讨论中,一位委员在介绍了今年南方雪灾广州火车站的情况之后,郭锡龄先生说:“这一次有两个部门要批评,一个是气象部门,之前完全没有预计到天气的严重性。不过更严重的是铁道部!”郭锡龄紧接着列举了铁道部一系列问题,并说道,“铁道部的人要撤职!”。

不料,2天之后(19日),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大谈“春运”期间广州地区疏运工作如何出色,并针对郭锡龄对铁道部的批评,“感到惊讶,难以理解”,最后,王勇平还拿出中共广州市委的主要领导同志的话来给郭锡龄先生定性为“个别同志极不严肃、极不负责任的公开言论,决不代表广州市委、市政府,也不代表市人大和市政协”。

长期以来,中国共产党的政党制度是“共产党执政、民主党参政议政”。广州政协副主席郭锡龄先生对铁道部的批评完全属于共产党钦定的“议政”行为,却遭到如此不堪的批判,我也有理由怀疑政协会议上政协代表是否有权利为人民的利益多说几句话呢?

我本以为,今年的政协一号提案是民生问题,不料,日前看到《完善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税收政策》已经被确定为全国政协十一届一次会议“一号提案”,不禁仰天长叹。这个政协一号提案完全是为投资者进入资本市场服务的。该提案认为,资本市场的税收政策应以合理投资为导向,倡导长期投资、抑制短期投机、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扶持中介机构健康发展为政策取向,建立起多层次、多环节、协调征管、体现公平的资本市场税制。

那么,什么样的人才是投资者呢?我长期服务的苦难人民连吃饭都成问题,哪有什么钱搞投资呢?其实,广大人民的生活和就业安置问题才应该是永远的“一号提案”。

看到这些情况,我和全国一切苦难人民怎么能指望这样的两会为人民幸福做出什么实际的工作来呢?

前天,我又看到新闻,标题把我吓了一跳,《中国民主制度走向成熟》。现在中国连人民组党都不行,没有解除党禁和报禁,怎么突然冒出来个《中国民主制度走向成熟》了呢?

等我仔细读完,我才知道又是中共在忽悠人民了。原来,故事是说十届全国人大代表赵本山先生在辽宁省十一届人代会上由铁岭市作为知识分子界继续提名为全国十一届人大代表的候选人,经差额选举,获270票,按会议法定的选举办法,没有超过最低的319票应当选票数,差49票而落选。

这就是一个政协代表落选而已,怎么成了“中国民主制度走向成熟”的标志了呢?

那么什么叫民主制度呢?

民主制度就是人民可以组党,多党竞选,取悦于民,接受人民的选择,为人民服务。也就是说,民主制度的前提条件就是人民可以选择执政党。

长期以来,中共一直在污蔑民主和自由这两个神圣的词语。例如,自由主义这个概念在哲学史、在政治史上有着崇高的地位,但是毛泽东却写了一篇《反对自由主义》的文章。这个独裁者在文章中写到“还可以举出一些。主要的有这十一种。所有这些,都是自由主义的表现”。

那么,大独裁者毛泽东列举的十一种自由主义是什么呢?原来是1、明知不对,也不争论;2 当面不说,背后乱说;3、事不关己,高高挂起;4、命令不服从,个人意见第一;5、泄私愤,图报复;6、听了反革命分子的话也不报告;7、见群众不宣传,不鼓动8、见损害群众利益的行为不愤恨;9、敷衍了事,得过且过;10、摆老资格、学习松懈;11、知错不改,自己对自己采取自由主义。

大家看看,这个独裁者对伟大的“自由主义”的理解就是这样的,这种带有强烈污蔑色彩的弱智思维,还怎么能让涉世不深的青年朋友们热爱上自由主义呢?

上周,中国新民党江西省党部的两位负责人到我南京家中看望我,我们谈到民主主义和自由主义的异同时,我8岁的儿子突然对我们说:“我们老师说了,自由主义就是上课讲话,不听讲,坏孩子才自由主义呢!”

真是把我们笑得喷饭。江西党部主席徐先生笑着说,“看来,我们的民主启蒙要从娃娃抓起了。”

我们再看看中共是怎么恶搞民主制度的。把多党竞选的民主制度说成了代表选举,或是中共内部的无关痛痒的互相提提意见的“民主生活会”,并且还忽悠人民说“中国民主制度走向成熟”,我看,你们真是把勤劳、勇敢、智慧的中国人民当白痴了!

有人说,中共钦定的人大代表和政协代表,其实都是中共特务,我看也没有错。他们的特务任务,就是“举手”、“鼓掌”,通过一切既得利益者的独裁决议而已。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