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145:很高兴中共说我有六个女人,看来中国政党竞选已提前开始了

3748

前段时间,我和中国新民党中央党部的"笔杆子们"研究竞选策略、选票政治和竞选经济等各方面的问题。大家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学问家,虽然分属不同的专 业,有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哲学、法学、文学等等,但是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我们都是六四学生。现在我们都过了不惑之年了。想起十九年前死 在北京的许多同学,我们就潸然泪下。

一个同志提议,大家应该重读一下美国作家马克•吐温先生写的《竞选州长》。责无旁贷,我在被中国共产党剥夺教授职称后,再次执鞭开课讲授《竞选州长》。其故事情节,大多数中国人并不陌生。梗概如下:

" 我"被提名为纽约州州长候选人,代表独立党与其他政党展开竞选。竞选对手的各种"竞选手段"使人目不暇接。先是攻击"我"为"臭名昭著的伪证犯吐温",然 后是"蒙大那的小偷吐温",以后接着是"拐尸犯吐温"、"酒疯子吐温先生"、贿赂犯和讹诈犯。最有趣的事情总是发生在落幕:有人教唆9个刚刚在学走路的包 括各种不同肤色、穿着各种各样的破烂衣服的小孩,冲到一次民众大会的讲台上来,紧紧抱住吐温先生的双腿,大喊"爸爸!" 最后,吐温先生怀着痛苦的心情在退出候选人的声明上签下了下面的一段话:"你忠实的朋友,过去是正派人,现在却成了伪证犯、小偷、拐尸犯、酒疯子、贿赂犯 和讹诈犯的马克•吐温。"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但是更有趣的是,这样的事情,今天我也领教了。不过我的心情要比吐温先生好"五倍"。 今天,江苏一位著名的军转维权人士向我电话汇报说:"昨天国安部门的人找我,要我们军转干部离您远点,说您是个危险人物,还说您有6个女人,是个坏人。我 回答,郭教授有几个女人和他为我们军转干部维权有什么关系呀。你们扯这个干什么呢?然后,那些人灰溜溜地走了。"

首先,我很开心的是,国安部门使用这样一个半世纪前的劣质伎俩,充分暴露了他们的黔驴技穷。说法律说不过我,讲政治讲不过我,三个代表也没我代表,于是就只好谈"生活作风问题"了。好,既然中共国家安全部门的同志喜欢"生活作风问题",那我们就来谈谈这个问题。

如 我这样一个一贯强烈谴责独裁,要求中共立即终结独裁、实现多党民主竞选的人;一个因为提出上述主张、并上书国家领导人被中共剥夺教授职称的人;一个随时准 备坐牢被杀的人;一个不怕老婆孩子和全家被中共杀害的人,我很怀疑会有女人爱上我。幸亏我的这些举动是在我结婚之后才做出来的,否则我老婆是肯定不会愿意 嫁给我的。这点,我刚才得到了确认。老婆洗漱好准备睡觉,我问:"如果我现在做的事情,是在你刚认识我的时候做的,你会嫁给我吗?"她斩钉截铁地说:"不 嫁!世界上哪有这样为你提心吊胆担心受怕的傻女人愿意嫁你呢?" 我笑起来,是的,我这样的"危险人物"想找个情人真难。

第一、没钱给情人用。被警察抄家没收了我的三台电脑和所有的银行卡,现在的电脑是朋友借的,生活基本靠老婆、父母养活;

第二、不能给情人一个稳定的怀抱,随时入狱不说,还害人家焦虑揪心;

第 三、天天忙着帮全国各地的苦难人民出主意写材料,陪他们伤心陪他们落泪,就是没时间陪情人看星星看月亮。我记得有个小笑话这样说,一个破产的人夜晚形单影 只睡在寒冷的床上,一个小偷翻窗进来偷东西,惊醒了这个可怜的主人。他对小偷客气地说:"亲爱的小偷,我白天翻箱倒柜都没有找出钱来,难道您晚上能找 到?" 我一想到这个笑话就乐不可支,我也要对中共的国家安全部门的警察们说,"亲爱的警察同志,如果你们能帮我找个愿意和我共赴生死的情人给我,那我真要感谢死 你们了。"

其次,中共警察这样的伎俩大家都看眼熟了,例如,最近几年来,中共对民主人士的打击几乎很少使用政治罪名,而较多地是找个其他的普通刑事犯罪的罪名收监。 例如孙大午案用的是非法融资;南都案用的经济犯罪;陈光诚案用的是破坏财产和扰乱交通;郭飞雄案用的是非法出版;孑木案用的是非法持有枪支罪和扰乱社会秩 序等。

我在一个美国的朋友给我电话说,中国的一个有民主思想的画家,被诬陷偷自行车,这位画家在反驳的时候,警察先生说:"你算了吧,说你偷自行车还算好的,没告你强奸算不错的了。"

其他类似在你出差的时候,找个小姐敲开你的房门,然后诬陷你嫖娼的事件层出不穷。幸亏1997年刑法取消了流氓罪,否则中共找6个妓女联名作证说我和他们都上过床,那我一定可以按流氓罪判个死刑。

我 知道中共解放军总司令朱德朱老总的孙子,就是因为和几个女人睡过觉,被以流氓罪执行了死刑。朱德的孙子是按照当时的刑法第160条流氓罪被判处死刑的,就 是乱搞男女关系,当时还有几个老红军的孩子一块儿被开除军籍并被枪毙。上海当时被枪毙的还有在《民主与法制》杂志工作的原上海宣传部部长的儿子陈晓蒙,也 是同样罪名。这个罪名是在我担任南京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书记官期间废除的。

我1994年到1999年在南京中院刑庭工作,五年间参与审 理特大刑事案件数百起,经我手办理,执行死刑的罪犯有43名。如果这个罪名一直保留到现在的话,我想,时下估计会被枪毙起码5000万人以上,这还是我的 最最保守的计算。如果严格按照83严打的"和三个女人睡过觉" 就执行死刑的话,我想中国可能要枪毙2个亿。大家感谢上帝吧,这条罪名和刑罚已经在1997年被取消了。

第三、要谈到丑闻,谁的丑闻会超过中国共产党呢?前一段,广大网友对贪腐众官在情妇工作上所做出的贡献搞了一个排行榜,其中:  

有因包养情妇146名而获"数量奖"的原江苏省建设厅厅长徐其耀;  

有因包养17名未婚女大学生而获"素质奖"的原重庆市委宣传部长张宗海;  

有因撰写性爱日记95本,保存性爱物证(阴毛)236份,而获"学术奖"的原海南省纺织局长李庆善;  

有因运用MBA知识管理7名情妇,而获"管理奖"的原安徽省宣城市委书记杨枫;  
有因召集22名情妇举办群芳宴并选出最美者,而获"团结奖"的原福建省周宁县委书记林龙飞;  

有因向5名情妇保证,60岁之前每人每周性生活3次,而获"干劲奖"的原湖南省通信局局长曾国华。  

有因宠爱自己下属官员的11位官太太,并成立公司安排所有11位情人合作工作,而获"组织奖"的陕西省原政协副主席、宝鸡市市委书记庞家钰。  

我不知道当今世界上哪个国家的政府官员还会有这样的丑闻,但是我知道,中国即使再多发生这样的丑闻,中国人民也无可奈何。这些官员当然是要下台的了,但是他们下台的原因,绝不只是性丑闻。  

贪 腐众官下台的根本原因是有经济或其他刑事犯罪。如果只是性丑闻,他们是不会下台的。因为,如果没有其他问题,他们的性丑闻即使是公开的,也没有任何一家媒 体可以揭露,因为媒体也是他们自己的。另外,事实上即使人民知道这些丑闻,下台的只是直接涉案人员,他们所隶属的党,却无需为他们负任何一点责任。  

在民主国家,如果一个执政党的高级党员发生这种丑闻,而不影响这个执政党的下届选举,是难以想象的。但是,在中国,这很正常。  

当今世界各国执政党里,恐怕只有中国的执政党是最不怕人民知道执政党的丑闻了。西方民主国家的执政党却是最怕本党出现丑闻。  

究其缘由,在西方民主国家,如果人民对执政党不满意,那么人民的选票就不再投给执政党。于是西方的公务员最怕人民不满意,并努力做到让人民满意;  

而 中国的执政党地位的获得,不是凭借着人民的选票的,而是半个世纪前那场内战的结果。因此,中国的执政党根本不惧怕其执政地位的丧失。所以,在中国,执政党 对丑闻的管理理念是:首先,严密控制丑闻泄露。其次,如果泄露,立即丢卒保车。第三,发动舆论工具,宣传中共所谓的反腐决心。  

于是,即使中共发生再大的丑闻,对丑闻官员的清理,都成为了执政党反腐决心的美丽展示。于是,再大的丑闻,都会成为更大的庆功会的契机。  

如 是这般,还有什么丑闻人民不能承受?最后我要说的是,尽管如此,我还是很开心,毕竟共产党说我有六个女人也算是政党竞选的竞选手段之一了,中共还没直接把 我暗杀了事就算是极大的人类进步了。如此可见,其实,中国的多党竞选已经悄然提前开始了。大家努力吧!人民必胜!民主万岁!中国新民党代主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