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144:在“全民福利”已成世界潮流的时候,中共再次不与国际接轨了

3747

国际上凡是对中共有好处的事情,中共都要求与国际接轨,凡是对中共不利的事情,中共都强调“中国国情”,例如西方国家普遍执行的公务员制度中的“高薪养廉”,其中的“高薪”对中共官员有利,于是就与国际接轨,而“养廉”对中共不利,于是就强调“中国国情”。

不仅公务员制度如此,中共在经济制度上也是如此。中共看西方国家的“市场经济”对中共有用,于是就与国际接轨,而西方国家的“民主制度”、“福利政策”对中共不利,于是就视而不见。

200711月,我就建立“全民福利条件下的多党竞选的政体”问题,上书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不料20天后,就被中共剥夺教授职称,下放资料室劳动。我想,中共不接受我的民主思想就算了,至少你应该接受我的“全民福利”思想吧。说我要共产党下野是违宪也就算了,我的符合宪法的“全民福利”思想中共怎么就不在20天内进行关注了呢?

我的理论出台3个月不到,没想到“墙里不香墙外香”,美国、新加坡、香港先后出台了2008年的“还富于民”的福利计划。

200827,美国参众两院通过了1680亿美元的退税法案;13日布什总统签字使退税法案正式生效。这一法案不仅包含了个人退税的内容,还将两千万老人和二十五万残障退伍军人纳入了退税的范围。退税计划为可调整毛收入(adjusted gross incomes7.5万美元以下的个人提供600美元退税,夫妇俩人年收入在15万美元以下可获得1200美元,每位儿童获得300美元。低收入人群,包括依靠社会福利的退休人士和不交收入税的伤残老兵,将收到300美元的退税。退税支票将于5月寄出。

215,新加坡财政部长尚达曼在向国会宣读政府新财政年度预算声明时宣布,全体新加坡人将获得政府送的(农历新年)红包。去年新加坡财政盈余达64亿新元(约合人民币320亿元),创下1994年以来最高纪录。因此,新加坡政府决定从中拨出18亿新元(约合人民币90亿元)还富于民,其中8.65亿新元(约合人民币43亿元)将分两次在今年4月和10月,作为分红发给年满21岁的国人,而穷人与老人受惠更多。新加坡人口约为450万,18亿新元摊到每个人头上就是400新元(约合人民币2000)。另外,为强化教育投资,针对所有2008年介于7岁至20岁的孩子,也按与家庭资产成反比的原则,给予每人最高600新元到最低150新元不等的津贴。

227,香港市政府也宣布,计划把400亿港元(约合人民币370亿元)以多种形式回馈市民,尤其要向老人倾斜,希望他们也能分享到香港经济增长的成果。

最让我欣慰的是,新加坡政府向国民发“红包”的做法,其正式称呼是“政府盈余全民分享计划”。这个称呼,与我提出的“全民福利”的思路完全一样。

那么,我们再来看看中国有没有政府盈余?如果有的盈余的话,中共政府愿不愿意让全民分享呢?

我们先来看看上海财经大学财政学教授胡怡建先生的一段话:“近五年来,中国经济增长处于黄金周期,我国GDP连续五年实现两位数增长。国外经济学界有人称这是中国的黄金十年。而且,随着财税收入改革效果的显现,我国财政收入的增长速度五年来以比GDP年均高10%左右的比例增长,现在的国库实力可以说是历史上最好的时期。”

那么,中共政府是不是把这些盈余的钱给人民了呢?但是,我的调查结果显示,这五年里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并没有提高。我01年博士后出站留校担任副教授、研究生导师,年收入是4万,而六年之后(2007年)的年收入是5万。收入涨幅为25%,但是物价(副食品、蔬菜、日用品、房价)的涨幅早就超过这个数字了。再例如,芜湖市民张鸠妹女士说,“2002年,我月工资1853元,丈夫月工资2400元,家庭年收入5万元。当时,猪肉7/斤,我们住的地区的房价只有2000/平方。到2007年,我退休后工资1300元,丈夫加了一次工资后,现在月工资是2600元,家庭年收入还是5万元。但现在的猪肉是15/斤,房价5000/平方。我觉得我们家的生活水平明显下降了”。

是的,这五年全国人民都看到政府快速富裕了,政府公务员以及“视同”公务员的人员工资在不停地涨,“阳光工程”奖不停地发,一些地区的处级干部的年收入都能达到12万。

物价的上涨,对公务员的工资来说,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可怜的是那些在田地里干活的农民、城市里没有工资的“一次性买断工龄”职工、以及工资平平的普通工人职员。

这些可怜的人,最可怜的还不是工资难以抵抗物价涨幅,而是他们手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选票可以对自己的生存处境进行票决。由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选票,人民就无法出席真正意义上的物价听证会;由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选票,人民就无法为自己的生存条件和工作待遇作出有利于自己的判断。

所以,我提出的“全民福利条件下的多党竞选”政体,其实是从经济和政治两个角度,全面提升中国人民的生活质量和政治权力的一个良方。

但是,良药苦口、忠言逆耳。中共如果是一个爱人民的党,就应该执行我的这一思想。其实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思想,而是人民的思想。只要让人民对“一党独裁”和“多党竞选”进行一下公投,就可以知道我的思想是代表我一个人,还是代表大多数中国人了。

无独有偶,2008年春节期间,上海政协委员,同时也是经济界人士的刑普先生向上海市政协提交了一个《建议研究全国人民每人发放1000元以分享财政收入高增长的提案》,结果上海市政协提案委员会非常干脆地拒绝接纳。上海市政协提案委员会的答复是,“这是全国的问题,不只是上海的问题”。

刑普先生当即表示,他会想办法递交到三月份的全国两会。日前,结果出来了:不予立案!

说实在的,我听到这些消息后,悲愤之情难于言表。

今天,中国的财政税收占GDP比重比美国都高,但是中国人民却没有得到应有的社会保障、失业福利、医疗保障、教育福利。

相反,一个大学教授要求在中国实现“全民福利条件下的多党竞选”竟然被剥夺教授职称,而一个政协委员要求“人民分享财政收入”的提案却被中共羞辱如斯,这个执政党的本来面目,中国人民应该看清楚了吧。

最后,我列举出一些国家统计局的数字来说明这个执政党霸占财政收入的状况:2007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246619亿元,比2006年增长11.4% 2007年全年全国财政收入5.1万亿元,同比增长31%左右,三年翻了一番。但是近五年来,城镇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9.8%,农村居民的纯收入五年年均增长6.8%

也就是说,城镇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增速仅仅为财政收入增长的1/3,农民的收入增长仅为财政收入增长的约1/5。而且,随着2007年初以来CPI的快速上涨,居民的实际可支配收入正在贬值。如果问一问普通市民,大家都会觉得,工资是增加了,但是生活压力却加大了,因为食品价格在涨,房价更是在涨,幅度远远超过了收入的增加。

很显然,人民是苦难了!

那么谁在笑呢?这也很显然!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