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132:致中国最高领导的探讨“彻底解决文革思维下经租房问题”的公开信 (下)

3700

五、法律和政策之间,究竟谁该听谁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历次修改,都没有改掉“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这一条款。

但 是,在中共执政条件下,中国的宪法里对中共有利的条款中共就拿来制裁人,例如,我在去年向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先生上书提倡“ 全民福利条件下的多党竞选的政治体制”,立即被中共“对照宪法”裁定我违反宪法中的“必须坚持共产党的领导”等条款,而被取消教授职称,下放资料室劳动。

自古以来所有优秀的中国皇帝都没有这样对待过“文谏”的文士秀才,连鲁迅对国民党骂成那样,国民党都没有取消鲁迅教授职称,而我却被共产党取消教授职称了。中国共产党这又是对照了哪条宪法呢?

而中共任意非法剥夺了中国人民的亿万平方米的私有房产,却又不“对照宪法”了。

这就叫“双重标准”!中国有句俗话说,“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用在中国共产党身上是再恰当不过了。

多次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一再强调了要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但是,在全世界普遍奉行“宪法中心主义”的时代,中国共产党却一直笃信“政策中心主义”。

如果根据“宪法中心主义”,那么中共政府的制定的任何有可能限制或影响所有权人行使所有权的政策,都不得与其已确定的保护私产所有权的宪法及基本法律相冲突。

但是,很不幸的是,中国人民生活在执政党的“政策中心主义”的时代。经租房就是典型的“执政党政策中心主义”的产物。

宪法大还是执政党政策大,这在民主国家是个连孩子都会觉得很弱智的问题,但是在中国却成了一个大问题!

经 租房实质上是国家通过执政党政策的强制力,逼使私有房产主与国家之间订立的委托经营租赁私有房屋的关系。整个经租房关系的确立、履行,无不昭示着国家强制 力的单方性及随意性。经租房权属人无不处于被动的绝对服从地位,因此,它是一种无效民事契约。即使有部份经租房业主当时真是志愿的,但是作为中共政府,出 台将“改造起点”以上的房屋一律“经租”而不问是否有不同意见,那么,这一政策就是胁迫人民的。经胁迫或显失公平的合同是无效合同。很显然,当年出台经租 房的政策,是集“胁迫”与“显失公平”为一体的非法强权政策。

在经租房问题上的法律和政策纠缠,一直持续到21世纪。

例如:1987年10月22日,最高法院和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联合下发了一个《关于复查历史案件中处理私人房产有关事项的通知》。

在这个通知里,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的法律已经完全向中共政策屈服了。

一、 人民法院在复查纠正历史案件(包括刑事和民事)时,对需要作出撤销原判决,发还当时被没收的私人房屋的,在判决前,先与房屋所在地的政府主管部门协商,根 据不同情况,分别作出处理。原房还存在,按私房政策规定应发还原房的,要及时发还;对一时不能发还原房屋的,可先明确产权;对原房屋变动较大或退还原房屋 确有困难的,交由政府主管部门根据房屋的现实情况和有关政策,组织有关方面具体办理房屋发还或作价补偿。有关政府部门应积极配合,妥善解决。

二、 人民法院在审理房屋案件中,遇到有关落实私房政策的案件,如:私房因社会主义改造遗留问题,文革期间被挤占、没收的私人房产问题,建国初期代管的房产问 题,落实华侨、港澳台胞私房政策问题等,应移送当地落实私房政策部门办理。落实私房政策部门必须从实际出发,严格按照中央的政策规定处理。中央已有规定 的,应严格依照政策办理,不许扩大范围。中央没有规定的,不许再开新口子。

如果说1987年中共确立的是法律必须听政策的话,那么5年之后,法律就完成不得介入“经租房”政策了的调解和裁判了。

例如:1992年最高人民法院明确规定“经租房”案件:

“不属于人民法院主管工作范围,当事人为此而提起的诉讼,人民法院应依法不予受理或驳回起诉”。

我们再来看看《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里的“社会主义改造”这一概念是如何被中国共产党政策里的“社会主义改造”强奸的。1949年以后,在中国,强奸民意一直是通过强奸宪法实现的。

2004年《宪法修正案》序言中再次指出,我国“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已经完成。人剥削人的制度已经消灭,社会主义制度已经确立。”

由 此不难看出,所谓社会主义改造就是将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制改造成为社会主义公有制,形式是公私合营、政策是对民族工商业者实行一包到底的“赎买”政策。这就 是社会主义改造的内容与范畴。但是,中国共产党的政策,却把普通市民的生活资料(私有房产)当做“生产资料”进行了残酷无情的“社会主义改造”,剥夺了多 达数千万城市居民的私有房产。

这样的对人民的整体剥夺,全世界哪个政党作得出?全世界哪个政府作得出?这样的对私有财产的公然侵犯,惟有中国才作了,惟有1949年以后的中国才做了!这不是作孽是什么?还有什么词能比“作孽”更准确的呢?

生产资料的范畴,大家都知道,我就不再赘述了。那么“生活资料”的范畴是什么呢?

我国的几部宪法都已经明确指出,公民的合法收入,储蓄、房屋等各种生活资料都在这个范畴,并保护它们的所有权和继承权。很显然,那些“与企业无关”的私人房屋自然不是生产资料,由此也就不是社会主义改造或公私合营的对象。

1956 年5月18日中共中央书记处第二办公室制订下发的《关于目前城市私有房产基本情况及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意见》(简称“二办意见”)明知私人房产“与企业无 关”,却纳入社会主义改造,拿去“由国家经租”或搞什么“公私合营”这显然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超越了社会主义改造的内容,扩大了公私合营的范围, 混淆了生产资料与生活资料的本质与界线,侵犯了私人财产的所有权。

经租房问题,没有法律依据,更没有相应立法,没有经过必要的法律程序,凭“红头文件”就单方面地改变如此大量私人财产的物权,真是伤天害理!

这种行为无疑是对国家宪法的粗暴践踏,是对私人财产的任意掠夺,是人神共愤,天理难容的违法行为,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最让人夜不能寐的是,这样的践踏,现在还在进行!

我们再来看看最近几年中共政府的政策是如何践踏法律的。

2005 年12月14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刚刚结束,这个会议的主要议题是“2006年要着力解决关系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而此时,以“弘扬宪法精神,构建 和谐社会”为主题的全国法制宣传日的宣传活动尚未结束,国家建设部却以罕见的违法形式,出台下发了建住房(2005)226号《关于对经租房有关问题的处 理意见》。

首先、建住房(2005)226号文违背国务院《国家行政机关公文处理办法》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直接发出。

根 据国务院《国家行政机关公文处理办法》第四章行文规则第十四条的规定:“政府各部门依据部门职权可以相互行文和向下一级政府的相关业务部门行文;除以函的 形式商洽工作、询问和答覆问题、审批事项外,一般不得向下一级政府正式行文”;第十七条规定:“须经政府审批的事项,经政府同意也可由部门行文,文中应当 注明政府同意。”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实施国务院上述公文处理办法具体问题的处理意见(国办函[2001]1号)第4条明确规定:“政府各部门(包括议事协调 机构),除以函的形式商洽工作、询问和答覆问题、审批事项外,一般不得向下一级政府正式行文;如需行文,应报请本级政府批转或由本级政府办公厅(室)转 发。因特殊情况确需向下一级政府正式行文,应当报经本级政府批准,并在文中注明经政府同意。”

很明显,第一,建设部226号文并非“以函的 形式商洽工作、询问和答覆问题。第二,经租房问题,国务院并未将其设定为审批项目,不属于“审批事项”。因此,只好实用主义、有选择地利用国务院办公厅实 施意见第4条中的“因特殊情况”打国务院禁止性规定的“擦边球”,向下一级政府发文。这“特殊情况”,其动机可疑。因为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建设部对处理私改 经租房问题先后对“下一级政府的相关业务部门”(省、自治区、直辖市建设厅)下发过(82)445号、(85)87号、(87)575号、(89)431 号等文件,此次(2005)226号文所谓“经租房有关问题的处理意见”基本上都包含在已发的文件之内,并无实质性新义,并无“特殊情况”可言。既非经国 务院批转,也未经国务院办公厅转发,采取直接向下一级政府行文,违背了国务院《国家机关公文处理办法》中的行文规则,实乃“挟天子以令诸侯”!

226 号文所称“根据党和国家”关于私改的有关政策,其实就是指现行有效的中共中央56年1月18日文件和国务院(64)21号文,前者是中央批转书记处二办的 私改经租意见,后者是国务院批转国家房管局关于私有出租房屋改造问题的报告,分别下达至下一级党、政部门。从两文批转前均有一个月左右的酝酿研讨时间,从 两文批转时的谨慎用语,前者为“基本上同意”,后者为“原则同意”。上述文件虽是在非法侵害私人财产,但是在行文方面可见为中国共产党高级领导的集体决 策,其发文程序合法。

其次、226号文违背政务公开原则。国家建设部为了所谓的“认真推行政务公开制度”、“完善公开办事制度”、依据《国 务院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实施纲要》和中办、国办《关于进一步推行政务公开的意见》(中办发[2005]12号文),于2005年8月31日下达了建法 [2005]143号《建设部关于进一步推行建设系统政务公开的指导意见》。该指导意见指出:“各级建设部门必须按照有关法律和政策规定,围绕本部门行使 行政权力的职责,首先从人民群众关心和涉及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入手,按照方便群众办事,便于群众知情,有利于人民群众行使监督权的要求,循序渐进,不 断拓展政务公开的内容”,

该《指导意见》指出“政务信息应当主动向社会公开”的内容包括“与经济、社会管理和公众服务密切的重大政策”,而建设部226号文涉及4000万以上的经租房主切身利益,却被注明“此件不公开报导”,可以说与上述“指导意见”精神南辕北辙。

建 设部《政务公开指导意见》还指出:“推行政务公开要遵循‘公开是原则,不公开是例外’的原则”,“对各类行政管理和公共服务事项,除涉及国家机密和依法受 到保护的商业秘密,个人隐私之外,要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和有关政策规定,如实公开。”对私改、经租房问题,人民日报早在1958年8月6日即向世人公布,根 本就不是秘密,已经历近半个世纪,近年来多篇有理有据有份量的评论见诸报刊,现在竟“不公开报导”。

建设部《政务公开指导意见》规定:“未经公开的政务信息,不得作为给管理相对人设定义务的依据。”那么,“不公开报导”的226号文的存在还有什么实际意义?

为什么不公开报导,中共政府怕什么?我想,大家不言而喻。

第三、226号文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

2005 年8月18日,国务院法制办协调司副司长江凌在国务院法制办召开的规范性文件备案审查工作会议上说:“红头文件决不能与国家的法律相违背!”建设部曾于 (85)87号文中宣布“纳入私房改造的房屋所有权问题,国家尚未明确”,226号文却又宣布“凡是符合国家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政策规定的,其 产权性质按国家政策规定已明确属于国家所有,不得变动”。

这是摆明了用政策强奸法律,欺负中国人民的丑恶行径。

虽然《中华人 民共和国物权法》是在2007年3月16日由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的,但是226号文出台的时候,“物权法定”原则一直用于行政实践与司 法实践中。《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三十六条规定:“房地产转让,是指房地产权利人通过买卖、赠与或者其它方式将其房地产转移给他人的行为 ”,第四十一条规定:“房地产转让,应当签订书面转让合同,合同中应载明土地使用权取得的方式”,由此可见房地产转让,也即产权的转移属于要式法律行为, 原经租房产权人并未与任何人签订产权转移书面合同,仅凭建设部一纸文件,产权就转让(移)丧失了、明显违背了《国家城市房地产管理法》。

而建设部226号文再次以莫须有的“国家政策规定”代替《国家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的规定。226号文称:“纳入社会主义改造的私有出租房屋,凡是符合国家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政策规定的,其产权性质按国家政策规定已明确属于国家所有,不得变动。”

那么请问226号文下达之前,哪一份国家文件的政策规定经租房产权“已明确属于国家所有”?建设部能代表国家吗?

私改、经租,是国务院根据中央政策部署执行的,至今中央、国务院也未宣布经租房产权“属于国家所有”,此前国务院也并未授权建设部作此宣布,所谓“国家政策规定已明确”,只不过是忽悠下一级政府和群众的一句假大空话。

人 们不会忘记建设部在(82)445号文中提出“凡符合国家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的政策规定,纳入社会主义改造的私有出租房屋(即国家经租房屋), 根据中共中央中发(1966)507号文第二项“公私合营企业应当改为国营企业,资本家的定息一律取消”的规定精神,可明确宣布属于国家所有。 ”(87)575号文又重申了上述房屋“根据中发(66)507号文件的规定精神,其所有权属国家所有”。

且看文化大革命中传达到“红卫兵 和广大群众”的中发(1966)507号文中的有关内容:“最近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各地红卫兵和革命群众,在有关财政贸易和手工业方面,提了许多倡 议。这些倡议许多是可行的,应该采纳办理。”其中第二项:“公私合营企业应当改为国营企业,资本家的定息一律取消。资方代表一律撤销,资方人员的工作另行 安排。关于取消定息,将由国务院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或人大常委会讨论通过后实行。在未通过 前,暂停支付。”

暂不论建设部将拥有生活资料 的大批经租房主视为拥有生产资料的“资本家”,将“定租”混同“定息”,也不论人大至今未作出取消“定息”、“定租”的决定,在文革结束,拨乱反正,否定 文革整整十一年后,建设部仍坚持用文革中的文件,用当年红卫兵的倡议作为变更经租房产权的依据,岂非咄咄怪事!更有甚者,事隔近20年之后,早已进入了 21世纪,建设部在226号文中竟将文革时代的文件、红卫兵的倡议忽悠成了所谓“国家政策规定”,仿佛时光倒退,“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矣!

第四、226号文根本反对“尊重历史,实是求事”的精神。

中 共中央在1956年1月18日文件中确定的私改基本方针政策为:“对城市房屋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上应当按照党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的政 策的原则进行。对城市私人房屋通过采用国家经租、公私合营等方式,对城市房屋占有者用类似赎买的办法即在一定时期内给以固定的租金,来逐步改变他们的所有 制”,“总的要求是加强国家控制,首先使私有房产出租完全服从国家的政策,进而逐步改变其所有制。”

226号文将其高度概括为:“国家比照 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通过发给定租的形式,进行了社会主义改造的城市私有出租房屋(简称‘经租房’)是我国社会主义改造的一部份。”这就使得“私改”的原 貌完全失真,以此概括只能起到对下一级政府误导的作用,因为非专业人士或非当事年轻人对经租房的来龙去脉,不甚了了。而被概括掉,被省略的内容恰恰是经租 房问题的关键,是媒体质疑、群众呼声强烈,同时也是建设部不能忽视、需要向国务院请示汇报的问题。

如:中央关于“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 义改造”被226号文省略了“资本主义”。当年作为“资本主义性质”的工商业才进行了改造,而建设部取消了定语“资本主义”,还需要改造吗?如需要改造, 当前蓬勃发展的私营工商业又该如何?该定语不论省略与否,都是一个令建设部难以回答而又不容回避的问题。况且当年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改造是对其生产资 料所有制的改造,而作为私有出租房屋的改造,除作为有一定规模的私人房地产公司进行公私合营改造外,大部份经租房主的私房是作为生活资料而存在的,比照对 生产资料所有制的改造,合适吗?

同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共政府对当前中国居民不规定“100平方米的居住面积”限制,这作何解释呢?

中共政府对当前中国城市的大批量出租房不再进行“经租房的社会主义改造”又作何解释呢?

那么为什么在50年前,中共政府要剥夺中国居民的私人住房呢?难道不是同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吗?难道不是同一个中国共产党吗?如果不是同一个共产党,那为什么现在的中国共产党继承了政权,却抛弃了罪责和债务呢?

天下哪有这样的便宜事?

把这样伤天害理的债务让人民承受,我们于心何忍啊?亲爱的主席、亲爱的总理!请你们听听人民的哭天抢地的怨声吧!

再回到226号文,文中概括省略掉了原中央文件中的重要规定:“对城市房屋占用者用类似赎买的办法,即在一定时期内给以固定的租金,来逐步改变他们的所有 制。”赎金应由国家支付,定租由承租百姓所付房租的20%~40%(即“依租定租”)取得,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对这国家不花钱的“赎买”,国人早有质 疑。

一般经租房主领取的“定租”与其当时的房价比率,远远低于人民银行同期定期存款利率,如此“赎买”绝非公道。另外,中央所称“在一定时期内”,至今未明确这个“时期”是多长,难道支持红卫兵的要求、截止于1966年9月文革中能算数吗?

“文革”的历史事实值得尊重和肯定吗?

胡主席,我研究过您在文革中的经历和现在您对文革的思想。

您在文革早期也被冲击过,当时您在清华大学做辅导员。

您现在对文革的思想是:“文革不仅深深伤害了中国人民,也伤害了中国共产党。”

我有渠道获得一般国人无法获得的您的思想,我想,对文革,我和您的心是相通的。相通的思维是:文革的初衷是好的,是为了“人的思想”的改造,但是手段不仅是错的,更是反人类的!

现在,我们的任务是,把一切错的事情改正!

早改早主动,迟改就被动!

经租房问题可以说是涉及千家万户的一个重要的大问题,近几年来,特别是“保护私有财产”、“尊重和保障人权”入宪后,面对民众对这一问题的诉求,包括报刊报导、评论的, 访民(特别是北京访民)投诉质询的许多意见,或支持或反对,建设部要不要有自己的见解?

对此重大问题如不能提出合理合法的见解,又如何能提出妥善处理问题的办法?

国家建设部没有对这些问题作出任何针对性的答覆,这就叫不实事求是!

226号文省略掉有关经租房的重要历史规定,这就叫不尊重历史!

国家建设部作为房地产方面最高的政府职能部门,尚且不能回答报刊和访民提出的问题,又如何要求下一级政府“高度重视经租房有关问题的处理工作”、“要做好思想政治工作”呢?

这难道不是“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何以体现求真务实、促进安定和谐?

第五、尊重历史、实事求是,就必须坚持有错必纠

“实事求是,有错必纠”是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党和政府必须执行的原则。

对于私改、经租房问题,在“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大搞阶级斗争“灭资兴无”的年代,原认定“房主收取房租就是剥削”是极其错误的!

将生活资料当作生产资料来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更是极其罪恶的!

将房屋租赁经营方式的改变、代替了所有制的改变;将“定租”视为“赎金”;至今仍在执行文革红卫兵倡议、停止发放定租;强行改变经租房产权等等,这些都是对人民财产的巧取豪夺的行径。

这些反对人民的政策,必将遭到历史的唾弃,人民的审判!

我们再来看一个在网络上遭到中国人民普遍唾骂的国家建设部于2006年12月下发的建住房(2006)308号《关于妥善处理经租房有关问题的通知》。

308号文题为“关于妥善处理经租房有关问题的通知”,名不副实。文中既未对妥善解决经租房问题提出一条具体措施,又未对旷日持久的纠错纠偏工作提出一项 具体要求,也未对多年来访民和媒体提出的经租房问题作出任何解释。在“全面正确理解经租房有关政策”的官话、套话、空话背后,是以偏概全的非法推定,是对 文革中 “左”祸冲击经租房原政策的默认,以及越权解释忽悠出“按照国家政策规定已明确”,先斩后奏到“同意”相隔20年(从该部1985年87号文到2005年 226号文,才出现所谓“经国务院同意”字样),再次越权(并无授权证据)且无法律依据,第二次宣称经租房产权“属于国家所有,不得变动”。

值得重视并保持高度警惕的是,这份308号文认为,“近期有的媒体”“公开报导经租房问题”,“引发一些新的不稳定因素”,“上访增多”。所以,要求媒体不得报导相关事件。

308号文完全是本末倒置,颠倒了因果关系。无视客观事实,堵截冤民上访,限制媒体报导,捂盖子、回避矛盾的作法,无法化解矛盾和消除不和谐因素,只能适得其反。

经 租房业主依法维权上访,是受宪法一贯保护公民私有财产、“保障人权”入宪和《物权法》等条文的鼓舞;是为了维护宪法和法律的尊严,是为了维护政令畅通,促 进依法行政;是因为经租房政策在决策上受到“左”的影响,存在先天的缺陷和疏漏且有悖于宪法而形成,是因为一些地方在政策执行上,各自为政,行政不作为、 乱作为,对访民依法按政策提出的诉求置之不理,官官相护,与民争利所导致。

而308号文对此却以“防火、防盗、防记者”、“防人之口胜于防 川”的心态,采取不是“疏”而是“堵”、“捂”和“压”的做法,闭口不提抓紧和督促解决应当解决的信访问题,相反, 308号文坚持文革冲击私改经租房政策的错误,扭曲了私改经租的历史,背离了中央有关否定文革的方针政策!

308号文的下达,是为地方房管 部门中坚持各自为政、政出多门,有法不依,有令不行,有禁不止,暗箱操作,与民争利的种种劣行打气鼓劲;是为拒绝批评,不琢磨事,专琢磨人,办事无力,整 人来劲者支招解围。使所谓“善始善终做好城镇房地产遗留问题处理工作”将长期停留在建设部(89)431号文件的纸面上,严重损害了政府部门的公信力!

308号文不是要按照《国家保密法实施办法》规定的程序,解密、公开的问题,而是其有悖于宪法和法律规定,需要撤销,是主动还是被动撤销、何时撤销的问题。

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打造阳光工程,依宪治国,依法行政,实行政务公开,才能得到民心!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一古代皇帝都能明晓的浅显道理,到了21世纪的中共政府,却不懂得了,这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法律和政策相比,法律是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执政党不听法律的,以政策代替法律,或用政策凌驾于法律,老百姓还信任什么呢!

现在,中国人民走上了古代封建皇帝制定的上访道路,这实在让法律感到羞愧难堪。

就是老百姓视为救命稻草的上访,也因为臭名昭著的“马家楼”(关押上访群众的场所)而使得人民和国家领导人咫尺天涯。

在如今这个“政令不出中南海,民意不过长安街”的中国国情下,中国访民是全世界最苦难的人民。

现在中国要靠国家机关的内部监督是根本不可能的,而人大、政协、新闻等一切所谓的“监督”手段,都因为一党专制而全部失效。

所以,根据中国现阶段的特殊国情,中国新民党倡导的“全民福利条件下的多党竞选的政治体制”,应该是最符合中国实际的政体模式。

六、什么叫“以人为本”、什么叫“执政为民”?

作为一名西方社会学硕士和中国哲学博士,我很开心地看到中国共产党终于知道了要“以人为本”和“执政为民”了。

“以人为本”是中国传统文化“仁学”的伦理基础之一。“执政为民”却是多党竞选制度的全部政治基础。

“以人为本”,我们中国人探究的比西方人深刻,而“执政为民”的选举政治却是西方人的强项。这两样好东西结合在一起,我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当指日可待。

这两样的合体,其实就是“全民福利条件下的多党竞选”的政治体制。

人 乃是天地之心,人心乃是体物而不遗之广大之心。仁者爱人,这只是仁学的第一步,爱鸟兽是第二步,爱草木是第三步,爱瓦石是第四步。其中的顺序是,人与鸟兽 皆为生灵,人有文化而鸟兽没有,故人为有生之最尊也;草木瓦石非外力皆不可移动,但草木枯荣生生不息也,而瓦石为无生之物也。以有生之最尊,爱无生之瓦 石,方为世间大爱。

以上仁爱之阶渐次第,见阳明先生言:“是故见孺子之入井,而必有怵惕恻隐之心焉,是其仁之与孺子而为一体也。孺子犹同类 者也,见鸟兽之哀鸣觳觫,而必有不忍之心,是其仁之与鸟兽而为一体也。鸟兽犹有知觉者也,见草木之摧折而必有悯恤之心焉,是其仁之与草木而为一体也。草木 犹有生意者也,见瓦石之毁坏而必有顾惜之心焉,是其仁之与瓦石而为一体也”。

是故,理气心人我,贯通无二。万物一体之说,仁学之善体也。

仁者爱人的内涵和指标,乃“以人为本”,爱民、亲民、体恤怜悯。

而爱鸟兽草木瓦石则涉及动植物保护问题、植被森林保护问题、环保问题、资源再利用问题、旧城改造问题、文物保护问题,这些问题我都派遣大量调查人员进行过深入的调查,调查报告堆积如山,容我以后再就相关议案与两位领袖探讨。

今天,在这里,我想和两位领袖谈如何用“以人为本”的“仁学”思想来解决“经租房”的问题。

仁者爱人,此人为总体之人,非分殊之人。孔子言:“泛爱众,而亲仁”,当是此意。立人我之别而以一己生意凌驾别人者,必将丧失畅达流行之自然之道,反倒天理枯死。

在“经租房”问题上,我看不到“泛爱众”,看不到“无异无分别”,我看到的是,中共政府发还了“华侨”和“国民党高官”的“经租房”,普通人民的“经租房”却被中共政府牢牢地抱在怀里。

“华侨”、“国民党高官”、普通人民,皆人也,何则不同礼相待呢?这是“以人为本”吗?

1987年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复查历史案件中处理私人房产有关事项的通知》中提出了退还文革中被挤占的私人住房问题,并且提到经租房问题中“对于中央和国务院明确的对祖国统一大业有重大贡献的人员,本人要求发还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审批。”

我们再来看几条消息:

2001年,由于南方的华侨要求归还私人房产的声音非常强烈,当地政府在请示国务院之后,开始认真落实。目前广东、厦门、福建、海南等地均已把经租房归还给了华侨,已拆了的便赔钱。

广州市落实房屋政策办公室的文件规定:凡是房屋代管和经租时产权人已具备华侨、港澳同胞身份的,只要房主或者代理人提出申请,提供有效证件和房契,房屋产权全部发还给业主。

广州市海珠区、越秀区国土和房屋管理局的文件还规定:无论华侨还是国内业主,只要能提供有效证件,都可以发还经租房产权。

改革开放以后,海外的知名华人,国民党的高级军官、将领,他们如果原来有房子成为经租房,由国家代为出租的这种情况是可以落实政策的。

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盛华仁在人大常委会议上表示全国清退了四千万平方米的华侨私房(简称乔产房)。

考虑到招商引资的任务,广东、福建、海南等省开始对原私人被经租的房产进行退还

在政策上现在开口子开的包括华侨、国民党军队人员、少数民族、所谓的有特殊贡献者。

他们的财产是私人财产,普通民众的财产就是中共政府的?

他们是人,普通民众就不是人吗?

“以人为本”在“经租房”问题上,难道是“以对中共政府有用之人为本”的吗?

人民果真没用吗?看看历史上,欺负人民的,有谁有过好下场?

那么,在“经租房”问题上,政府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中 国新民党认为,个人对私有财产的所有权是国家的基础。而保护私有财产是政府的目的。议会主权、政治自由主义和分权原则全都为这一目的服务的。这就是中华人 民共和国的历次修订版都强调“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的根本原因。建立在财产权基础上的自由经济与宪政之间存在着内在的必然联系:财产权为宪政提供了一个最 为牢固的基础。

宪政在本质上是个人主义的,它必须建立在公民个体的独立之上,为每一个个体提供平等的保护;而财产权成就了公民的个体独立,并构成公民生命权、自由权并进而构成整个人权的基础。

财 产权是在一定范围内对属于个人物品的支配权,它意味着一个可以由主体自行决定的范围。这一方面为主体提供了自由——一个人的财产有了保障,他的基本自由就 有了保障;另一方面也为自由界定了的空间范围——这个范围是个体独立的界限。一定的财产是生命的物质基础,因此,一个人的财产有了保障,则他的生命也就有 了保障。

因此,政府对财产权的保护,还充分体现了宪政对人性的尊重和以人为本的人文精神。同时,财产权还是公民实现其他一切自由与权利的主要工具。

人的精神存在固然重要,但它必须以一定物质形式作为其依托。

当时的中共政府对待“经租房”问题的失误,其实就在于缺乏我和中国新民党的上述思想所造成的。当时的中共政府认为“人的思想”的改造,就是去掉人对物质财产的迷恋,这是反科学的。

以上说的是“以人为本”,下面我和两位领袖谈谈“执政为民”的问题。

执政,可以分为两种,一是为己,一是为民。

为己执政的,那是专制统治。为民执政的,必然是民主制度。当然,也有专制集权打出“执政为民”的口号的,但是很快就被人民发现其实是用华美的衣裳包裹着一颗肮脏的心。

那么为什么只有民主制度,才可以真正实现“执政为民”呢?

因 为,民主制度的多党竞选,其实就是人民在选一个可以在现阶段代表大多数民意的政党。这样选出来的执政党,必然“执政为民”,而且也必须“执政为民”,因 为,人民的选票决定了这个执政党是否还能继续执政下去。为了监督执政党对人民的服务,人民还用手里的选票,票决出了宪法。于是,一切政策都必须在这个宪法 之下,这就叫宪政。

宪政即限政,它必须对政府权力进行有效的制约,而财产权为公民个体创造了一个不受国家权力限制和干预的领域,为公民个体制约政府权力提供了最有效的手段。

公 民没有了私人财产,就沦为了政府的奴隶。所以,财产权成为了对抗政府权力恣意的最坚固的屏障。18世纪英国的皮特首相曾这样强调财产权的重要性:即使最穷 的人在他的寒舍里也敢于对抗王权:“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正是财产权的这种制度装置,促进了宪政在民主国家的兴起。

但是,要使财产权从纸上的规定变成现实的保障,还必须籍由以下三方面的津梁:

第 一、建立违宪审查制度。违宪审查制度的基本功能是将违反宪法的法律法规、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违宪行为确定为无效并予以排除,最终使宪法的规定能够在法 律法规及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那里得到贯彻。从“经租房”问题来看,中国就是因为没有建立起一个违宪审查制度才使得中共政府凌驾于宪法之上。

第 二、推进宪法的司法化。宪法司法化是指宪法规范由法院加以适用的过程和状态。由于种种原因,我国宪法几乎一直被排除在司法适用之外。这对公民权利的保护也 是非常不利的。因为,在普通法律法规未对宪法有关规定具体化或者普通法律法规违宪情况下,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若遭侵害将无法通过法院得到救济。英国有句谚 语是,“无救济即无权利”。因此,为使财产权能够得到真正的保障,必须使宪法在法院得到完全、全面地适用。任何法律的制定,其最终的指向都是法院,宪法也 不例外。就宪法的司法化而言,当务之急是要建立宪法诉讼制度特别是建立宪法诉愿制度,以保证宪法权利受到侵害的公民在没有其他法律依据时直接依宪法条文提 起宪法之诉。

中国新民党认为,必须在中国建立宪法法院,来杜绝政府用强奸宪法的方式来强奸民意。

第三,确立正当法律程序原 则。非经正当法律程序,不得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由和财产。这就是正当法律程序条款。正当法律程序原则的核心是要确立程序本位观念,赋予程序以独立的价 值。这对财产权的保护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它主要针对政府,用以排除政府随意剥夺、恣意侵犯财产权的行为。你要剥夺我的财产权,必须依据事先确定的、公正 的法律程序。只要你的程序不合法,你的行为就会被宣布无效;而不管你的动机是多么高尚,目的是多么合理!

现在“经租房”也是这个情况,所有经租房维权人士手里都有当年政府颁发的房产证或经租协议,同时也未经过任何合法的手续变更这样的证明和协议,而中共政府却说,经租房在文革开始那年(1966年)就算是国家的了,这怎么能让人不感到愤怒呢?

综上所述,我认为,“经租房”问题的解决惟有取消现在实行的“经租房国有”的政策,确认“经租房”属于公民的私有财产,然后积极进行“还房于民”的工作。

由于目前之“经租房”的存在状况分为三种情况,所以“还房于民”工作也有三个途径:

一、原房屋完好可住,且政府还需要继续租用的,政府应该补足从暂停发放“定租”(“经租费”)之日至今的房租。房租按2008年市价为依据进行测算。

二、原房屋完好可住,且政府不需要继续租用的,应该立即退回,并补足从暂停发放“定租”(“经租费”)之日至今的房租。

三、原房屋无法修缮不能住人,或原房屋已经坍塌或被拆迁,应该就近退给“经租房”业主原面积的房屋,并按2008年市价测算支付拆迁补偿费。

胡锦涛主席、家宝总理,以上只是我的一些粗浅的法律认识,如果两位领袖认为我说的在理,认为我说的是民意,认为我是忧国忧民的肺腑之言的话,请两位领袖思忖定夺。如有用的上我的话,我将全力协助两位领袖和贵党一切爱国亲民之才俊,为国效力。

在我向两位领袖介绍了我对“经租房”问题的法律问题后,我想藉此机会,与两位领袖探讨一下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共产党的问题。

我于去年底被中国广大维权群众推选出任中国新民党代理主席,并起草了中国新民党章程,想来两位领袖都阅读过了。我想,两位领袖与我的心,与人民的心是相通的。

明眼人读过中国新民党章程的都知道,中国新民党提出的“全民福利条件下的多党竞选政体”其实就是“民主社会主义”。中国新民党,其实就是中国的“社会民主党”。

马克思、恩格斯青年时代是共产主义者,而晚年是民主社会主义者。他们解散共产主义同盟后,并没有成立过共产党,相反,他们建立的是社会民主党。“共产主义”是马克思、恩格斯晚年抛弃了的口号。

列 宁与第二国际的争论,第二国际是正确的。在社会主义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问题上,考茨基、卢森堡、普列汉诺夫对列宁的批评是中肯的。第二国际所属政党,百年 来坚持马克思学说的正确方面,通过多党竞选、议会斗争、群众维权,走改良主义道路,从而促使了社会的进步,在消灭三大差别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

欧洲民主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正统!

我用12年时间阅读大量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我认为,马克思一生只写过两本书,一本是让人贫困的书,一本是让人富裕的书。他们先写了让人穷的书,后写了让人富的书。前者叫“阶级斗争理论”,后者叫“社会民主思想”。

不幸的是,我们可爱的中国,选取了一本“让人穷的书”,而欧洲多党万幸选择了“让人富的书”。每晚睡觉我一想到这个问题就无法入眠,揪心裂肺之痛难以言表。

所以,我才在2007年11月给胡锦涛主席上书探讨“什么叫社会主义”、“什么叫社会主义民主”,并把这个理论重新命名为“全民福利条件下的多党竞选”理论。

中 国新民党与中国共产党的初衷和目标是一致的,都是一切来自人民,一切为了人民。但是中国新民党和中国共产党在由这个初衷出发的手段和途径不一样。中国新民 党提倡人民组党、多党竞选、走向全民福利;而中国共产党却认为可以一党带领人民共同富裕。中国共产党的愿望是好的,但是中国共产党的政党制度(中国共产党 执政、各民主党参政议政)在监督制衡方面有先天的不足。因为,中国共产党人不都是如两位领袖这样光明磊落、无私奉献的!

中国共产党执政、各 民主党参政议政的政党制度,无法解决两个根本的制度问题,一是当中国共产党最高领袖出现类似“毛泽东思维”的人时,几千万中国共产党党员毫无制止之力。“ 文革”的发生和肆虐,就是如此产生的。第二、执政资源垄断,各自为政,导致“政令不出中南海,民意不过长安街”,对此两位领袖深有感触吧。

最 后,我要和胡锦涛主席说几句话,请允许我称呼您为胡叔叔,因为您是我母亲在省泰中的高中同学校友。您和我母亲在同一片土地上成长,这是我们江苏人的骄傲。 我曾经在国企、政府、法院工作,但最后选择了做学问的道路。学业未精,却又被人民群众推上了民间维权政治的道路,真是世事难测啊!

21世纪,中国正在全面转型,政治体制改革也被人民推到了紧迫的层面。中国共产党在21世纪如何应对历史变革,将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件大事,全世界现在都在高度关注着中国发生的一切事情,全世界都在高度关注着中国共产党的每一个进步。

就中国目前体制看,可以推动中国和平发生伟大的历史变革的人,只有一人,那就是胡叔叔您。

我 曾在3年前,带着一书包马克思论民主社会主义的书籍和两包香烟坐在省泰中的门口,吸烟读书,想着您曾经在这个门口进进出出,以及我能通过各种渠道得到的所 有关于您的思想,最后,在我快吸完两包烟里的最后一枝烟的时候,我再次翻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十二卷第八十一页,阅读马克思的一句话。马克思说:“ 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我想,如何马克思在天有灵,看到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把恩格斯摒弃的“1848年的斗争方式”当作旗帜 挥舞,从“左”面修正了马克思主义,看到列宁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帜要在小生产的经济基础上建设社会主义的时候,看到斯大林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帜专制独裁滥 杀无辜的时候,看到毛泽东把祸国殃民的“文化大革命”说成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创造性的发展”的时候,马克思一定会气愤地说,“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 义者”。

当我揿灭手里的最后一根香烟的时候,我得出一个结论,中国必须走上正统马克思主义的道路,即民主社会主义道路。而在这一历史转折点上可以让中国人民永远感谢的,只有一个人,这就是胡锦涛先生。

胡叔叔您担任过中央党校的校长,您不仅是行政长官,您也是卓越的理论家,我上面说的关于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您一定耳熟能详。

另外,我的同志、同行中国共产党人李锐先生和谢韬先生也著述甚丰,他们是国内民主社会主义理论的专家学者,我只不过是帮助他们做了他们理论的实践工作而已。

另外,我要告诫千百万中国新民党党员,最近在网络上快速流传着两幅照片。一幅照片的两边写着“立党为公款、执政为民膏”,横批是“共产党万岁”;另一幅照片的两边写的是“立党为正义,执政为民生”,横批是“新民党万岁”。前者的照片是胡主席,后者的照片是我。

我认为,中国共产党的所有历史问题、以及腐败等体制问题,让胡锦涛主席承担是不公道的。胡锦涛主席的大名必将载入史册,但是绝对不是这样的界定。

我们拭目以待!

 

以上全部文字连同附件,请4000万“经租房”维权群众和中国新民党人在传播时,请一字不落地全文传播。切记!


郭泉,男,1968年5月8日生。原中国民盟盟员(2007年12月17日因提倡“全民福利条件下的多党竞选政体”被开除盟籍),现任中国新民党代主席。曾任国企干部、南京市政府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秘书、法院干部、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研究生导师。

1996 年毕业于南京大学社会学系,获法学硕士学位。1999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哲学系,获哲学博士学位。1999年至2001年在南京师范大学做博士后研究。 2001年博士后出站之后,留校任教,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历任文学院研究生班主任、成人教育办公室主任,院长助理、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学报编辑部主任 等职务,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资料室资料员。


联系办法:

QQ:115659144 手机:13151423196 Skype:gwnguoquan

MSN:duidui63900@hotmail.com Email:duidui6390@sina.com

 

 

附件1:

江苏省扬州市经租房维权人士的公开信

 

1958 年国家对私房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江苏省扬州市规定:凡出租超过100平方米即将全部出租房由国家经租。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本市大量不足改造面积或未出 租空关房,代管房,连自住房等等全部纳入改造。当时,有的房屋业主,被强行挤占腾让或责令搬家,有的赴外学习支援工作或抗美援朝,而“保(建)国家,失小 家”。无人看房者,遭破门而入连同家具纳入改造。最终家小只有栖身之地或赶出家门,至今漂泊租房为生,离扬返乡者,到有家无处归之境地。甚者惊心,由于私 房改造,失去生活来源,无法聊生,幼小就此……。

那是一个闭嘴屈从者可全身而退,逆我者将人身灾难恶梦终身“尖锐的两条道路斗争”火红年代。件件鲜活事实,这就是本市私房改造取得的“成果”,加上“左”的错误思想影响带来大量遗留问题历史严酷的现实。

自 97年江苏省扬州市“落私”至今,仍有众多错改户问题未解决,造成不少群众上访不断。2004年在省政府信访中心,江苏省扬州市房管局徐某书记面对上访群 众,对上级领导宣称:“除上访的五户外,本市已全部解决,私房落实工作已经顺利结束。”当即遭上级部门领导的质疑,后并明确表态带着任务返扬解决,然而时 至今日纹丝未动。事实上,今天我们百位群众信访的,全部是上述五户以外的需落实的经租户,而市房管部门那样欺上压下的宣扬其意义已荡然无存,只留下庸俗的 表演和对经租户们更深的伤害。

经租房的前世今生,决定了这一半个世纪的纠葛,决不会因其单方面意愿而停歇。而实际上经租户们要求发还房屋的历程,几乎就是一部民间产权意识逐渐复苏的当代经济思想史。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4/26/10 01:17:40 AM
武汉经租房主致胡锦涛公开信 尊敬的胡锦涛主席您好: 时值十七大四中全会的开幕,我们武汉经租房主向您表达我们的心愿。 我们是湖北省武汉市多次上访的私房业主,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多年来我们向省市相关部门反映诉求,要求武汉市房地局退还50多年来被非法没收,无偿占有和错误处理的房产。为此房主们及其后代历经了千辛万苦,受尽人间的磨难,为维护宪法的尊严,为争取收回自己合法的房产而长年上访奔波。 1980年党中央在75#文件重申:“党的政策必须落实,国家宪法必须遵守”“发还私房是党的既定政策”,但武汉市房地局采取欺上瞒下的手段,不断激化矛盾,采取拖,磨的方法,忽悠广大房主。例如:市房地局主管房屋工作的副局长闫磊在奥运会前夕对向他询问落私情况的房主们盛气凌人的说:“你们有什么资格问我,你们到建设部去问”。有房主说那不是要我们上北京吗?闫局长说:“是的,你们只管去”。我们房主向有关部门反映了闫的工作作风态度简单粗暴的错误行为,此后闫磊局长视广大房主为敌人,有人找他谈落私问题,闫磊局长傲慢的说:“你们要么样玩,我就陪你们怎么玩,一直玩到底”。露出了一付流氓无赖嘴脸,这样不作为,乱作为的干部严重损害了党的形象,这样道德素质低下的人够资格当领导吗?武汉市的落私工作几年来不解决任何问题及不稳定因素不断发生都与市房地局及武汉市政府有着直接关系。 今年四月二十三日,市房地局周玉珍局长承诺房主查询房产档案,至今不能兑现。因为武汉市房地局于1987年在房主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将房产权全部转移变更到自己的部门名下,违背了公正.公平.公开的原则,抢夺了我们的私房产权,这是一种违反《宪法》和《物权法》的犯罪行为。 党的十七大强调要把“保民生.保稳定”作为头等大事来抓,现在全国各地的落私工作都在陆续解决,唯独湖北省武汉市对房主的正当维权采取欺骗手段,不断制造不稳定因素和矛盾扩大化,给房主的精神和经济都造成极大的伤害,因此我们强烈要求党中央胡锦涛主席.国务院及相关部门督促湖北省武汉市地方政府妥善解决好我们的合法诉求,惩治地方贪官污吏,让老百姓安居乐业。 我们到市房地局是来要政府历史上欠下我们的财产,不是来讨施舍的,是老百姓的财产就应该还给老百姓。 在依法治国的今天,我们希望尊敬的胡锦涛主席给予我们这些弱势群体高度重视,我们有信心.有决心要回我们的财产,我们决
游客
   03/02/09 09:56:11 AM
私 房 业 主 声 明 1958年《私房社会主义改造》使得全国百万户私房业主房屋被改造、以致被他们单方面宣布没收。政府房产管理部门践踏了54宪法,给百万私房业主家庭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百万户家庭命运被彻底改变。为了纪念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全国十几个省市的经租房、文革房的代表,在58年私房被改造的50年之际,云集北京,在建设部门前合影照相留念。而建设部、武汉市、温州市等政府惶惶不可终日,动用警车警力截访各地经租房、文革房业主,浙江温州、山西大同、甘肃天水、浙江台州有60多人已被当地政府截回,现全国业主中湖南长沙、湖北武汉、浙江杭州和温州、上海、天津、山西汾阳、宁夏银川、江苏扬州等省市仍留在北京的经租房业主,以及北京的经租房业主向社会呼吁要求各地政府不要再干预经租房、文革房业主的正常上访。50年前你们损坏了宪法的尊严,已经侵害了经租房、文革房业主的生存权、居住权。50年后的今天不能一错再错,剥夺我们依法上访依法维权的权力,我们一定要要回我们做人的权利,我们追讨祖房的行动是正义的!无可非议,我们誓死维护宪法的尊严,追讨自己祖屋的决心永远不会改变。         全国被剥夺房屋产权权利的私房业主代表              2008年10月 朋友们:有关《社会主义私房改造》政策,网站有详尽的介绍。国内也抗争的很有声有色!下面网址内容很丰富: http://bbs.aboluowang.com/thread-13770-1-1.html。 但要用代理上去看!!
游客
   03/02/09 09:55:39 AM
私 房 业 主 声 明 1958年《私房社会主义改造》使得全国百万户私房业主房屋被改造、以致被他们单方面宣布没收。政府房产管理部门践踏了54宪法,给百万私房业主家庭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百万户家庭命运被彻底改变。为了纪念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全国十几个省市的经租房、文革房的代表,在58年私房被改造的50年之际,云集北京,在建设部门前合影照相留念。而建设部、武汉市、温州市等政府惶惶不可终日,动用警车警力截访各地经租房、文革房业主,浙江温州、山西大同、甘肃天水、浙江台州有60多人已被当地政府截回,现全国业主中湖南长沙、湖北武汉、浙江杭州和温州、上海、天津、山西汾阳、宁夏银川、江苏扬州等省市仍留在北京的经租房业主,以及北京的经租房业主向社会呼吁要求各地政府不要再干预经租房、文革房业主的正常上访。50年前你们损坏了宪法的尊严,已经侵害了经租房、文革房业主的生存权、居住权。50年后的今天不能一错再错,剥夺我们依法上访依法维权的权力,我们一定要要回我们做人的权利,我们追讨祖房的行动是正义的!无可非议,我们誓死维护宪法的尊严,追讨自己祖屋的决心永远不会改变。         全国被剥夺房屋产权权利的私房业主代表              2008年10月 朋友们:有关《社会主义私房改造》政策,网站有详尽的介绍。国内也抗争的很有声有色!下面网址内容很丰富: http://bbs.aboluowang.com/thread-13770-1-1.html。 但要用代理上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