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125:法轮功与人民圣殿教:回顾中共社论,看中共的新闻封锁和愚民政策

3691

这次的雪灾让我们再次领教了中共的新闻封锁和愚民政策。我们在中共新闻里连篇看到的是"中共领导指挥,措施得力,工作有效";"党员干部发挥了战斗堡垒作 用,受到人民爱戴"云云。但是,人民想知道的是到底饿死、冻死多少人,他们的姓名、年龄、性别,家庭住址和家人情况,我们一概不知。估计等到风和日丽,本 该承担政府责任的中国政府又要开庆功会了,极力宣传在"伟光正"的领导下中国人民战胜了特大雪灾,然后就是我们大家最最熟悉的话语,诸如"事实证明,只有 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才有能力领导人民战胜灾难"等等。

中国新民党和中国网民党的近期网络工作,就是揭露雪灾真相,让人民知道到底谁该承担责任?是死难者,是天灾,还是中共政府?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或者天灾人祸的比重各占多少?

最 近我一直在研究法轮大法弟子的维权群体,并着手有关的法律准备工作。我是中国最早的一批研究法轮功并发表文章的学者,不过说来惭愧,在《生活导刊》上发表 的是一篇在没有完全掌握原告(中共)和被告(法轮大法)双方资料的情况下,根据原告的一面之辞而写的"揭批"文章。根据我事后的观察,这篇"揭批"文章是 1999年"425"事件后第一篇由学者撰写的研究、批判文章。

很显然,原告和被告的官司应该有法官审理裁判,但是,我们看到的却是原告自己先控告,而且还不让被告辩护,最后原告自己当了法官进行了刑事判决。这哪里是审判呀?当时我在南京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做审判工作,竟然当时没有想通这个道理,现在想想真的很傻。

现在,愿借这篇文章的写作,为我在99年的卤莽和偏颇,向法轮大法郑重道歉。我想,未来这一对诉讼双方(中共和法轮大法)一定会打一场官司。这一场官司将由全国人民来决定谁有罪谁无罪,如果可能,我想出任这场特别法庭的审判长。这是后话了,先写这篇文章。

在 研究法轮大法弟子的维权群体并着手有关的法律准备工作中,我再次阅读了9年前读过的1999年10月28日《人民日报》上的特约评论员文章《"法轮功"就 是邪教》一文。惊奇地发现,中共当时把法轮功的李洪志师父和美国邪教"人民圣殿教"教主琼斯、"大卫教"教主考雷什、日本邪教"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幌 的名字并列。

对三个外国人里的"人民圣殿教"教主琼斯我是非常熟悉的,因为他其实根本不是什么"邪教教主",而是一个崇拜毛泽东的"共产主义者"。为什么中共把与中国共产党有完全思维方式的"人民圣殿教"称为邪教呢?而不称为共产主义兄弟呢?

很显然,"人民圣殿教"在美国犯了反人类罪,其犯罪手段与中共在中国对人民的犯罪手段完全一致。但是,"人民圣殿教"在美国被铲除了,中国共产党在中国还在。

覆没于1978年的"人民圣殿教"事件死亡900多人。其教主吉姆•琼斯(Jim Jones)在枪杀了因为接到投诉而前来调查事实的美国议员之后,命令手下900多人集体去"为社会主义的革命"而自杀。

吉 姆•琼斯(Jim Jones)是一个狂热的马克思主义者。他的太太玛瑟琳(Marceline Jones)在1977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琼斯18岁时的偶像就是毛泽东,琼斯的目标就是希望通过马克思主义来改造社会。1977年11月22 日的《芝加哥论坛报》报道,一位曾跟随琼斯的前教徒万达•约翰逊(Wanda Johnson)夫人说,"琼斯在很多场合都说他是列宁转世。他说这一次他将在美国建立一个社会主义州"。
洛杉矶时报(1978.12.10)报 道,记者提问"在马克思主义和基督教之间琼斯认为哪个更优先"时,自杀惨案的幸存者之一斯里巫(Silver)说,Jim was a socialist first and an atheist second (琼斯首先是一个社会主义者,然后是一个无神论者)。

琼斯 的马克思主义倾向使他强烈的反对美国的所谓的"压迫制度",立志要建立一个"正义之国"。他的观点吸引了一些生活在底层的黑人和少数涉世不深比较孤僻的白 人妇女,他们对社会现实不满,对前途感到渺茫,对核战争恐惧异常。1977年,琼斯带领近千名成员移至南美的圭亚那,他向成员许诺在那里实现他们的社会主 义理想。于是,在圭亚那的一处丛林他们建起了一个社会主义的农业公社(agriculture commune),取名琼斯镇。

在这个叫" 琼斯镇"的地方,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文化大革命的一切。第一是"人民公社",公社成员的护照和财产被没收,几十个警卫白天晚上都在公社周围巡逻,人们与外 界失去了联系。第二是"高音喇叭",琼斯还特别采用了中国毛式共产主义最常用的高音喇叭技术,天天给公社成员洗脑。把公社外面的世界描绘得很可怕(很象中 共那时宣称台湾和西方资本主义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一样),说来自美国的法西斯主义和各种敌对势力正热衷于破坏这一场社会主义试验(this socialist experiment),从而让人们感到根本就不能离开公社。琼斯还在喇叭里威胁"背叛的出路只有一条,就是死亡" (there is only one punishment for treason: death)。

《洛杉矶时报》(1978.12.10)还提到,一位叫金•布朗(Jean Brown)的幸存者说,"圣殿教采用批评和自我批评,一种被毛泽东提倡的技术来加强纪律"。

其 实这位叫布朗的先生搞错了,这种白天劳动,晚上围着篝火进行互相批判的方式是列宁的发明。公社成员一天要工作12小时,完了以后就要进行"自我批评",谁 要是没有完成任务,或者对公社的成功表示出了怀疑,就要受到惩罚。或者被剃头,被戴黄帽子,甚至几天不许说话。殴打、虐待和处死时有发生。这些行为同文革 中共的暴政如出一辙,文革中的剃阴阳头,戴高帽子游街,用车轮战、疲劳战给异议人士洗脑,更别提中共杀人如麻的种种劣行了。

1978 年11月14日,美国加州联邦众议员瑞安(Leo Ryan)带领一些新闻记者和部份公社成员的亲属来到琼斯镇,打算作一次非正式的调查,因为他们先前收到一些"人民圣殿教"成员的投诉,指控教主琼斯对他 们施加种种强制,强迫他们放弃财产,强迫他们参加稀奇古怪的性仪式。四天后,瑞安一行和十个叛教者准备在琼斯镇简易机场(距琼斯镇有8英里远)乘飞机返回 美国,琼斯派出人员驾车冲上飞机跑道,开枪射击,打死瑞安和三名记者以及一名叛教者,其余十人受伤,包括一名美国驻圭亚那使馆官员。

当琼斯 得知虽然有瑞安等人被打死,但仍有多人逃脱,并可能报告当局,于是,琼斯开始着手他的为革命献身的计划。《洛杉矶时报》 (1978.11.26)的一篇由查理斯•伽瑞(Charles Garry,"人民圣殿教"的律师)写的文章中提到,死亡前的人们嘴里喃喃自语,"让我们为革命而死。用我们的死去曝光这个种族主义和法西斯的社会。"并 很豪迈地高呼:"It''s good to die in this great revolutionary suicide"(在这种伟大的革命牺牲中而死是多么美好啊!)"为了社会主义的革命",人民圣殿教集体自杀,现场惨不忍睹。

以上这些信息 在中国的新闻媒体里根本看不到,因为"人民圣殿教"的思维和行为与中国共产党的思维和行为完全是一家的。邪教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新闻封锁和愚民政 策。邪教的最大特征就是让人与外界隔绝,信息封闭,强行洗脑。让人进得来,却出不去。这一点上,"人民圣殿教"与中国共产党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因为人 民圣殿教"才死了900多人而已,而中共从1949年上台到现在,因为反对其专制统治而被残害而死的何止9000万?

好在现在进入了网络时代,中共的新闻封锁再也封锁不住网民了,中国的愚民政策再也愚不到网民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