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121:从“民主墙”、“民办刊”到“民主网”:谈中共信息封锁的最终破产

3687

上世纪70年代后期的“民主墙”时代,大家夜里在家用毛笔愤笔激书,一清早贴到墙上等着大家来看。天蒙蒙亮,来阅读大字报的人群就越集越多,大家兴奋地捧着小本本抄录。第一批大字报还没有抄完,第二批大字报就覆盖了第一批了。有的时候,一个早上,墙上覆盖了好几层大字报。

197612月,北京严寒彻骨。但仍有上千人继续书写大字报,成千上万的人冒着零下气温看这些大字报。大多数看大字报的人是年轻人或者是中年党员,他们想从中得到国家变化的消息。

开始的时候,大字报的主要内容是表示对已故周总理的崇敬与怀念和对周恩来提出的现代化思维的支持,接着便开始呼吁邓小平复出。例如“我们要求华主席给邓小平同志一个工作”、“召回邓小平”之类的标语比比皆是,大字报遍布全城的大街小巷、工厂和大学。

19771月初,李盛平、严江征、郑晓龙、李冬民等人最先在长安街和天安门广场贴出要求为天安门事件和邓小平平反的大标语和大字报,中旬,陈子明在天安门广场的木板墙上贴出《四五运动亲历记》长篇小字报。后来他们把大字报的揭露批判矛头直指仍在台上的北京市革委会主任吴德和公安局长刘传新。19781116吕林以真名和联系地址贴出《致宗福先和于光声<于无声处>剧组公开信》,使得民主墙运动进入高潮。深夜匿名贴大字报的作者们得以取得联系,开始结社。

几天后,中共政权为“天安门事件”平反。1126日,邓小平接见日本社会党委员长佐佐木良时说:“写大字报是正常现象,是我国形势稳定的一种表现……我们没有权利否定或批判群众,发扬民主,写大字报,群众有气让他们出。”12月,邓小平在中法贸易协定签字仪式上又说:“大字报运动会继续,因为那是件好事。”邓小平接见一个外国记者团时,还公开点到“西单民主墙”,他说:“你们要了解中国的民主吗?你们到西单去,那里有一个民主墙。”邓小平的这些肯定,掀起更高的政治参与热潮,北京发生了两万人的政治集会,上海政治集会规模最多时达到15万。

被邓小平接见的外国记者结束了和邓的访谈,随即来到西单民主墙,他们是把邓小平上述话讲给人群最外一层,站在自行车上的人听的,就由这层人墙一层一层向里传递,一直传到最里层,顿时一片欢呼,随后自发组织起游行,外国记者也参加了,经过天安门广场,到达正义路。当时集会群众强烈要求肃清极左路线流毒,大力推进民主改革,随后自发结社和民办刊物大量涌现,最多时全国有六十多份。

于是,“民主墙”运动转成了“民办刊物”运动。影响最大的有任畹町先生最早建立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同盟,这一组织发表了任畹町先生起草的著名的《中国人权宣言》,中国人权同盟主办了著名的民办刊物《中国人权》;魏京生主办的提出中国民主化是“第五个现代化”和反对“邓小平独裁”而闻名的《探索》;第一个张贴到西单民主墙上的民刊徐文立、刘青、吕朴的《四五论坛》;还有善洪、胡平的《沃土》;周眉英的《今天》和四五英雄为主体的《北京之春》。《北京之春》有选择地支持改革派发表《破除“现代迷信”的勇士——胡耀邦》,揭批凡是派,与中共理论务虚会议上的党内民主派内呼外应。

 “民主墙”运动和“民办刊物”运动的最直接受益者是邓小平。但是,当邓小平坐稳了江山后,其专制独裁的本来面目就彻底暴露出来了。1981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9号文件下发,该文件称:“处理非法组织和非法刊物的总方针是:决不允许其以任何方式活动……在单位之间、部门之间、地区之间串联,在组织上、行动上实现任何形式的联合。” 

这意味中共体制外的民运团体无法继续生存。新的民主运动只能在体制边缘地带孕育和产生。随后,上述所有为邓小平复出呼吁的“民主墙”运动、“民办刊物”运动中涌现出来的民主人士全部入狱,受到残酷迫害。

“民主墙”运动、“民办刊物”运动之后,随着网络这一新的传播工具的滥觞,民主人士立即掌握了这一全新的战斗武器,“民主网”运动开始了。

网络作为当代最优秀的传播武器,已经让奉行专制独裁主义的中共捉襟见肘了。过去是把知情人、传播者抓起来、看起来就可以达成封锁消息的效果的,但是,现在,只要知情人和传播者能在被抓捕前有10分钟的上网时间,消息一旦发出去就如核辐射般无法阻挡了。消息在网际的传播不受警察的暴力逮捕,只受网络警察设置的“过滤词”或“敏感字”的阻挠,但是这个“阻挠”对一字一音的汉字是起不到任何限制作用的。例如,如果“政府”和“游行”这两个词被阻挠,网民完全可以把这两个词改写成谐音词“真腐”和“油行”。对任何一个中国人来说,阅读并理解诸如“本周日上午请大家到市真腐门口油行”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网际传播不需要长途跋涉,不需要提心吊胆,几万字甚至几十万字的文件轻松一键搞定。网络上流传着一句话:“除了作爱,无须见面”。这比“民主墙”运动、“民办刊物”运动要安全高效很多。

维持独裁专制统治的最大需求是对信息的垄断发布,这种垄断发布在非网络时代是轻而易举地做到的。但是在网络时代,愚民政策根本愚不了网民。中国人民可以通过免费下载“自由门”、“无界浏览”、“花园”、“世界通”、“火凤凰”等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直接睁眼看世界。

网络已经把所有要求民主的中国人团结起来了。任何一个有价值的民主声音,都能在一夜之间传遍所有的民主聊天室(群)。网络已经使得中国的所有民主运动人士零距离。“民主墙”时代的大字报和“民办刊”时代的地下报纸刊物,在当今就是一篇篇“网文”,就是一个个“好贴”。

从“民主墙”、“民办刊”运动发展到今天的“民主网”运动,中共想通过信息封锁来达到其维持独裁专制统治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了。

中共的独裁专制统治,正在并必将最终被中国人民的“民主网运动”终结。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