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117:如果执政党拒不放弃独裁的话,我们就必须将革命进行到底

3556

21世纪的中国,民主浪潮已席卷整个地球,人民民主的政治体制已成历史的必然。这一时刻,原本是不需要用革命的方式来实现民主,但是,在中国,在这样一个有着几千年的独裁专制传统的国度,这样一个“党天下”已经完全压倒“人民民主”的国家,在这样一个如果不革命就无法实现人民民主的国家,我们就必须将革命进行到底!

前苏联中共领导人看到了民主的历史必然性,将苏联成功转型为民主国家。台湾的中国国民党领导人也在上世纪末将台湾变成民主政治体制。这些变化都是在人民的一次次呼声下,由当地领导人主动地顺应民主化形势而做出的决定,于是得到了人民的拥护。中国的来自民间的呼声也并不比前苏联和台湾少,甚至更惨烈,但是却始终无法得到执政者的思考,相反却遭遇到一次又一次的残酷杀戮。这实在不能不让人感到担忧和愤怒。

最近在与胡迪先生的讨论中,他很关心我的处境,我说,“我不在乎生死”。

他说:“万事小心,它们的兽性太重了”。我说:“这个当然。他们本就不是人!我不怕”

他说:“反正你自己小心点,别让它们找到下手的机会”。我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他说:“是的,人民对共产党已经失去了信心,因为它们根本就没有诚信的基础。”

胡迪先生是广东省新会的民运人士,一直致力于民主中国的建设。他是祭奠林昭运动的发起人。从01年至今每年组织网友去苏州灵岩山的林昭墓地祭奠。林昭女士因为说真话,而被共产党杀害。

他说的是实话,最近几年来,中共对民主人士的打击几乎很少使用政治罪名,而较多地是找个其他的普通刑事犯罪的罪名收监。例如孙大午案用的是非法融资,南都案用的经济犯罪,陈光诚案用的是破坏财产和扰乱交通,郭飞雄案用的是非法出版,孑木案用的是非法持有枪支罪和扰乱社会秩序等。

如果这些罪名也找不到,那就用其他手段,如用经济手段、诬陷生活问题、诬陷精神病等手段。我在1114日发出致胡锦涛的公开信后,在126日被通知说我因为违反宪法中“必须拥护共产党”的条文而被决定取消副教授津贴,致使我经济生活受到影响。孔强先生在12月中旬发出致胡锦涛的公开信后,被强迫承认有精神病,否则就要开除工职。高智晟先生夫人在路上行走,竟然还遭遇有特殊任务的“妓女”的公然挑衅。高智晟被判缓刑后竟然下落不明。我在一个美国的朋友给我电话说,中国的一个有民主思想的画家,被诬陷偷自行车,这位画家在反驳的时候,警察先生说:“说你偷自行车还算好了,没告你强奸算不错的了。”其他类似在你出差的时候,找个小姐敲开你的房门,然后诬陷你嫖娼的事件层出不穷。

从以上事例可以看出,目前中共对民主人士的打击手段极其卑劣。这其实充分暴露了其反动性,如果中共认为中共真的三个代表了,那就让人民选举。中共一方面怕中共选举不上,另一方面又怕人民采信民主选举思想,而把有民主思想的人用莫须有的罪名收监,这哪里有任何的道义合法性呢?

与九十年代相比,中共当局打压民间反对活动的残酷性、力度和范围均有一定程度下降,但是,卑鄙性却在直线飙升。前者是自“六.四”十八年以来民间的积极抗争、代价付出、不断累积的结果,而卑鄙性源自中共对民主人士的思维正确性的恐惧,而试图寻找其他罪名破坏民主人士的名誉,从而诬陷民主人士思维的正确性。

他们为了降低镇压民主运动的政治成本,近些年,中共对政治案件的司法处理,尽量采取非政治化的方式,只要能找到非政治化的理由,当局决不会用政治化的罪名。中共的这一打击新动向虽然暴露了他们的心虚,但是,这一动向丝毫不影响他们在捍卫专制利益的危急时候残酷性。所以,我们民运人士的基本态度应该是,第一反对,第二不怕。无论被诬陷什么,无论遭受什么打击甚至入狱被杀也要毫不畏惧。如果执政党拒不放弃独裁的话,我们就必须将革命进行到底!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