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116:我就不信,多党民主的“选举成本”会比专制独裁的“制度成本”大?

3555

121,南京师范大学放假了。放假前的一周里,中共南师大党委办公室、统治部、宣传部、国际交流学院的领导们轮番与我谈心。虽然多数话语都乏善可陈,但是也不乏饶有趣味的交锋和争斗。

其中,中共南师大党委办公室刘主任和中共南师大党委统治部冯部长的观点,十分突出,可以说是代表了中国共产党的主体思想的。

我们先来看看中共南师大党委办公室刘主任在放假前一天和我谈心结束前的最后几句对话。我说,“刘主任,我和您在终极目标上应该是一致的,即都是为了民富国强,但是在实现这个目标的手段、方法和途径方面,我和您持不同政见。您认为中国共产党一党带领人民才能走向国富民强,但是我认为应该是多党竞选接受人民的选举,才最有利于国富民强。”

刘主任说:“你凭什么认为人民会赞同你的观点呢?”

我说:“您也别说你的就有道理,我也不说我的对。让人民来选择一党还是多党吧。”

刘主任急切地说:“你在政治上太幼稚了!太幼稚了!”

是的,如果认为“人民有权选择执政党”并提倡建设“全民福利条件下的多党竞选政治体制”是一种幼稚的话,我愿将这种幼稚进行到底。

晚上回到家做饭,我对我八岁的儿子,“郭称义,爸爸永远只做一样菜给你吃,和爸爸多做几样菜给你选,你喜欢哪种?”

我儿子说:“当然要我选着吃呀!”

连我八岁的儿子都知道有选择是好的,那些提倡专制独裁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呢?到底是谁幼稚?

我于是又问:“如果爸爸每天坚持永远只做一样菜给你吃,你会怎么样?”

我儿子说:“第一,我离家出走;第二,我问妈妈要钱自己买着吃;第三,我要换爸爸。”

于是我突然明白了很多,原来,流亡海外的中国人就是我儿子说的第一种;一心干私活不问民主政治的人就是第二种;而我,属于第三种!

除了刘主任的这句话我印象深刻外,中共南师大党委统治部冯部长的几段话也让我回味无穷。

第一,冯部长说:“我就不懂票决有什么好,不就是51票对49票的暴力吗?”

我说:“51票对49票不叫暴力,而7500万中国共产党对13亿中国人那才叫暴力呢!”

第二,冯部长说:“我们到外国去过,人家外国的在野党很羡慕我们的执政党对其他民主党这么好;人家的执政党也很羡慕中国的参政党不反对执政党。”

其实,冯部长的这段话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省委书记汪洋2008116日在广东省政协十届一次会议召开各界别委员代表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如出一辙。汪说:“我们的民主方式非常有优越性,西方国家非常羡慕。”他还说:“对比现在世界上许多民主方式,我觉得我们这种民主方式非常有特色,非常有优越性,大大降低了民主的成本,提高了民主的效率,台湾现在搞选战,大家可以看看这个民主的成本。现在很多西方国家,非常羡慕我们这种制度的决策效率。”

这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如果执政党都给在野党发工资,而在野党不进行攻辩,那就不是美国,而是中国了!如果这样,专制独裁就是永远不可避免的。

至于他们两位谈到民主的成本问题,这就是我的拿手好戏了。民主竞选使用的钱,根本不是人民纳税的钱,而其实是各党的党费、党产收益和合法捐赠。竞选的一切“花钱”的行为,其实也就是一种消费行为。

而专制独裁带来的制度成本,那可是实实在在的人民纳税的钱。

例如:公务员的所谓的公务开销成本。2007年国家财政收入3.9万亿,占GDP19.5%,虽然这百分比只比美国联邦财政收入占GDP16%高出3.5个百分点,但美国政府财政开支的73%用于社会保障、医疗卫生、教育文化等公共产品,行政开支只占10%,而中共政府开支只有25.5%用于社会保障、医疗卫生、文教和科研事业,行政开支却占了38%,养着庞大的官僚队伍。因此,政府机构庞大,加上从北京到乡一级各层政府的奢侈官方办公大楼、形象工程,浪费全国公民的财富,而不是把这些收入用在老百姓福利上,这些制度成本不低吧?

再例如,由于是专制独裁制度,这就使得人民要办事情必须花大把的钱用于“铺路”。 各类行政管制、审批,逼着企业、个体户、大小单位、个人,甚至大学教授,都去跑关系,“跑部钱进”和事事要审批迫使体制内外、大官小官、是官非官每天要花几小时泡饭局,耗费青春,拖延企业发展。这个制度成本也不低吧?

如果中国实行民主制,以上成本是根本不需要支付的。

说中国目前的专制独裁制度下的所谓的“民主方式非常有优越性,西方国家非常羡慕”的人,不是弱智,就是别有用心!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