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113:中共利用伪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帮助中共更好地实现了一党独裁

3552

每次与朋友、学生谈到“全民福利条件下的多党竞选的政治体制”,谈到“人民自由组党”,谈到“人民选举票决制度”,总有个别人问,“教授,我们中国不是有人大选举制度吗?这难道不是民主吗?”

这是民主吗?全国人大会议和政协会议,给老百姓的感觉就是茶话会和举手会,失去了为老百姓解决问题的实质,例如公务员财产申报制度这个提案从1986左右提出到目前,超过20多年都没有获得通过,您说这样的所谓的人民代表能代表什么?这样的大会能是什么大会?

但是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朋友被这个制度所迷惑。看来,“党天下”的这一“人大选举”的障眼法还是欺骗了不少善良淳朴的中国人民的。

中国共产党一方面为了欺骗人民,搞出了一个“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另一方面又认为最伟大、最光荣、最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三个都代表了。言下之意就是共产党才是人民的代表。既然共产党都已经三个代表了,那为什么还要搞一个人民代表大会呢?

很显然,中国共产党是要做一个形式给外人看,因为实质上谁都知道共产党是一党专制,那么,总得换个外包装吧。即使就是这样虚伪的外包装,共产党也不让人民随便设计和折叠的,必须按照共产党规定的样式去做。

下面我来举我两个朋友的例子来说明中国到底有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选举,一个是姚立法先生,一个是孙文广先生。

1114我致国家主席胡锦涛要求“终结独裁、实行民主、开放党禁、竞选执政”的公开信在除中国外的全世界各大媒体发表后,姚立法先生立即给我打来电话,说:“郭老师,中国要是按你的公开信这样做,人民就幸福了。中国人民其实根本没有民主权利!”

是的,姚立法先生是完全有发言权的。

姚立法,湖北省潜江市民选人大代表,曾被美国《华盛顿邮报》评论为挑战旧秩序的中国民主战士  

姚立法连续12年自荐竞选,屡败屡战,永不退缩;19981128日以独立候选人身份成功当选。人大会议上,先生敢于一次次大声地喊出“我反对”,他代言人民,监督政府,不留情面;和穷人交朋友,主动向选民述职,要求做一名专职人大代表。他是一名小学教师,但是却成就了轰动中国乃至中国当代基层民主发展的清晰脉络。

在民间,他被广为称赞和拥戴;但在官方,他却陷于巨大阻碍、威胁和痛恨之中。官民矛盾已不能简单解释这种尴尬的局面,实在是有权有势的太多人心太黑、脸太厚、思想太顽固。他们那些巨大的政绩、金钱、官衔,可以置法纪于外,置人民生计于不顾。

姚立法每次参选都被重重阻挠,参选成功后又孤身作出战,身陷非一般的寂寞和危险。而其他那些所谓的人大代表,聊着天,剥着瓜子,嘻嘻哈哈,摇头摆尾……。恰恰就是这帮人,总能把人大会议开得团结、胜利、圆满,说他们是橡皮图章,都算是够温和的了,并未触到其痛处。每年他们开这个会、那个会,这当中花了人民多少钱?可又真正倡导了多少利事?遏制了多少害事?他们实在谈不上真正意义上的议员,而是被党权和潜规则哲学直接控制着的规矩人

2001年的“建党节”,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政经类杂志之一《南风窗》,便是洋洋洒洒两万余字,以《为人民呐喊——一个普通中国公民的参政传奇》为题,详尽披露姚立法的草根民主实践及其巨大阻碍。“建党节”当日,湖北省潜江市当地的当期《南风窗》被大量没收。官方的掩人耳目之举,竟以“各个报亭没有办理报纸杂志经营许可证”为由,使潜江报亭在一天之内全部变成“空亭”,其效率之高,手段之毒辣,令人发指。

2006年,记者朱凌采访姚先生,撰写了长篇纪实文学《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由海南出版社出版,不料,很快就被中国共产党列为禁书,在全国收缴销毁。

2008年,17,湖北省天门市城管工作人员在竟陵办事处湾坝村6组与村民发生冲突。天门市水利建筑工程公司经理魏文华路经事发地点时,用手机摄像,与城管人员发生纠纷,被殴打不幸身亡。湖北天门爆发万人游行抗议城管暴行,市民自发设立靈堂,每日前来弔唁的民眾逾千。111,姚立法先生遭到當地公安局傳喚,威脅他不要介入此事。并进一步威胁道:“今後發生任何群體性衝擊事件,都不准介入,更不要向國際媒體報料。”

但是,姚立法永远是姚立法,他的一句名言始终回响在一切正直善良的人们的耳边:“就是那一排人,他们信誓旦旦……,然而他们却……。”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我的另一位老朋友孙文广教授参加人民代表竞选的遭遇。

孙文广先生是山东大学的教授,著名的民主人士,已经73岁了,但是一直重于以行动来推进的民主化进程。200711月,先生打破了山东大学的死气沉沉的“选举”气氛。他用行动对选民只能在名单上划圈这种现状的进行了宣战、示威和反抗。

中国共产党一直在忽悠人民所谓的“扩大基层民主”,并忽悠人民说这是在“走中国特色的民主之路”。从1981年起,开始所谓的直接选举乡、镇、县级人大,村选举有“海选”,乡镇选举有“鸟选”。然而,26年过后,我们看到的仍然是民主选举的荒漠。

先生说:“如果说农村基层都可以实行乡、镇、县级人大基层民主直接选举的话,那么,山东大学这样一个国家211工程和985工程的重点大学就更能实行基层人大民主的直接选举。山东大学,一所号称百年历史、学科齐全、学术实力雄厚、集各类大学教授、博士生、大学生共3万优秀人才的综合性大学,在国内外具有重要影响的教育部直属全国重点,国家级的高水平大学之一就更应当够条件实行基层民主直接选举。然而,在这样的大学,人的文化素质之高,现代人文精神之强,山大仍然要强行禁止民主选举制度在这里通行。这怎么能行?”

于是,先生开始了他的选举之路。他以独立候选人参加山东省济南市历山区人大代表的选举活动。他说:“我已经写了四本书了,三本已经出版。难道我们只能坐而论道吗?争取宪政民主事业最重要的是行动。所以,只要能行动,我首先会去做行动的事,不考虑我的年龄和我手中未完成的重要著作。”

先生在学校贴了许多选举海报,但是先生白天贴出晚上就被共产党撕掉。先生就反复贴,共产党就反复撕。先生还在山东大学新校区食堂摆展板,发表竞选演讲,散发竞选资料。中国共产党十分恐慌,每日深夜撕下先生的竞选海报,还明令不许山东大学学生阅读孙文广教授的竞选传单,不许听孙文广教授的竞选演讲。最可耻和罪恶的是,共产党还在学生投票时,不许大学生投孙文广的票。共产党的这一罪行,激起了山东大学师生的愤怒。许多同学主动站出来给教授当义工,说:“我们那一栋学生楼我包了,请给我竞选的资料,我一个宿舍一个宿舍的去分发。”

共产党还派出便衣特务阻止教授在校园内发表竞选演讲,被山东大学师生呵斥得屁滚尿流地溜走了。最后,共产党只得在选票上作手脚。由于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原因,教授落选了。但是落选的不应该是先生,而应该是中国共产党!   

和孙文广教授在多党民主竞选方面的思想完全相同。我致胡锦涛先生的要求终结独裁统治的公开信发表后,教授第一个发表公开信表示支持我。除民主思想相同外,我们还有很多相同之处。我和孙教授的家都被共产党抄过多次,几台电脑都作为“作案工具”被查抄没收。最值得我珍惜和思考的,是我和孙先生都是基督徒,也不约而同地成为真理的实践者。这促使我思考民主和基督教的关系问题。

基督教徒的入世精神实际上就是追求民主、实践真理的精神。孙文广教授有一句话是值得我们每一个追求民主、实践真理的基督徒学习的。教授说:“我们若不实践真理,那么领受、研读、查考、背诵、和默想圣经都是没有作用的。”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