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110:我们要反对中国共产党在“宏大叙事”下对个体生命的蔑视态度

3528

最近一段时间,南京师范大学的中共党委办公室、中共统战部、中共宣传部、国际交流学院、学校保卫处的领导们频繁、轮番与我谈心,努力对我“感化、教育、挽救”。我归纳他们的中心思想如下:“你写给国家领导人和全国人民的公开信里的事实,党和大家都是知道,但是,改革是必须有阵痛的,改革是不可能兼顾所有人的,要相信共产党。共产党正在变好,而且越变越好,等国家有钱了,最后大家都会很有钱的。别急,要看到改革开放三十年,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你看,电视新闻上农民都一个声地说共产党好。”

在我看来,他们犯了个根本的错误,一是在宏大叙事下对个体生命的蔑视,二是在新闻专制下对不同声音的忽视。其中,第二个错误的产生是第一个错误导致的。

我们先来谈谈什么叫“宏大叙事”。这个概念是史学、政治学的概念,强调历史发展的某种归宿,并为了这个归宿的实现而忽视过程中的伤亡和损害。因为对“宏大叙事”思维来说,“目的”才是第一位重要的事情,而为了这个目的伤亡多少人却是不重要的事情了。

例如,中国共产党为了跑步进入共产主义,而发动了“大跃进”运动,结果几千万人被饿死。最后毛泽东说,“我们的总路线是对的!”再例如,中国共产党为了清除中国的赫鲁晓夫,发动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结果千万优秀中国儿女蒙冤而死,最后,毛泽东却说,“文革的功过让后人去评说吧。”这是何等的潇洒,何等地蔑视人的生命!

例如,为了“中国二十年的稳定”,邓小平下令动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切军事手段剿灭中国人民群众要求反对腐败的群众集会,再例如,为了“部分人先富起来”、为了“基地屁”,各种危害伟大中国工人阶级的经济体制改革措施“摸着石头过河”了,结果,却是“踩着人民的尸体前进”。巨大的贫富分化下,少数权贵者富裕起来了,而更多的中国人民却面对高学费、高医药费、高物价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一筹莫展。

这一切都是执政党的“宏大叙事”思维造成的灾难。因为在“宏大叙事”思维下,执政党的执政理念不是来自人民,而是来自执政党自身的所谓的“最美好的理想”或“自以为是”。这种封闭的“理想”是一种对于人类历史发展的一厢情愿的构想型式,执政党往往由于这种设想无法证实,或在若干年内根本无法实现而变的急燥而残暴。他们坚信,为了未来的最伟大、最光荣、最正确的美好理想,现在的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当然不是他们自己牺牲)。人民的生命和幸福,类似于棋子,是为了整个棋局的胜负服务的,为了棋局的胜利,哪怕拼成最后一个棋子(当然这个最后的棋子一定是执政党)。

而当人民疑惑执政党的这个“宏大叙事”的时候,执政党首先会劝说人民,一切都会有的,等国家富裕了大家就都有了,现在国家还不富裕,所以就让少部分人先有了(当然这些人都是执政党庇护的人)。而当人民团结起来挑战这个“宏大叙事”的时候,执政党就立即认为人民是“暴民”而加以枪炮坦克或警棍手铐。

“宏大叙事”就是一种将某种执政党意志强加于人民的以强凌弱的权力政治话语。专制主义者总是确定好一个对执政党有利的政策,然后强力推行。在推行过程中不管人民的死活。 

专制,就是一切罪恶的源头。例如为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中共四川成都市政府不顾农民朋友的反对,以低价,强行拆迁太平村上千亩的土地,过程中多次使用暴力对付村民。村民不满,向多个部门反映,但都不获处理。部份村民一直拒绝迁走,留守村内看护土地,期间亦曾多次发生冲突。最后,成都当局终于在2008119日如愿以偿。该市政府出动数百人员入村,强行拆卸掉了村民集体所有的厂房,近二百名村民到场阻止,期间引发冲突,两名80岁的老奶奶村民受伤进了医院而无人问津。

于是,伟大英勇的中共四川成都市政府顺利完成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宏大叙事”。当然,大队警察大打出手的镜头,我们在CCTV等“宏大叙事”思维下的新闻报道里是根本看不到的。我们在中共新闻专制下,可以看到的就是我的南师大同事们看到的:“改革开放三十年,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电视新闻上农民都说共产党好。”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