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91:“中国化学化趋势”下中国人民对中国专制集权统治的反抗

3456

随着人类数量的不断增涨,原生态意义上的自然资源已经无法满足人类的日常需求。于是人类发展了重工业和化工产业。汽油等石油产品使得人类享受了现代交通工具的快捷,塑料涤纶弥补了棉麻的不足。这一切使得化工与人类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但是,人们很快发现,这些化工产品的成品和制作过程都对身体健康有很大的危害。

发达国家由于最早生产这样的产品,于是也最早遭遇毒害。于是一些发达国家的人民为了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反对本国政府在本国生产有毒的化学工业产品。他们充分运用民主体制赋予人民的权力进行了大规模的反对行动。其结果,就是这些国家在人民的压力下,撤消或销售掉这些有毒的化学装置。

发达国家人民的反抗斗争取得胜利其实是完全得以于民主体制的。因为如果政府不答应撤消这些有毒的化学装置,人民完全可以用手里的选票把执政党选下来。于是在有毒化学装置和执政党地位之间,执政党毫不犹豫地抛弃了有毒化学装置。

其他不发达的民主国家的人民也使用他们手里的民主权力反对政府建设有毒化学装置。

最可怜的是生活在专制集权统治下的中国人民。这些发达国家的有毒装置的巨大利润空间,被中国的专制集团的权贵者看中,于是这些装置纷纷进入中国。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会象中国一样,主动要求接纳并消化如此众多的有毒的化学工业。例如,一时间中国的多个地区(南京、厦门、海南等)竞相上马了PX项目。PX全称对二甲苯para-xylene),属危险化学品和高致癌物。国际有关化学组织规定这类项目要在距离人类居住地100公里外开发,而中国政府根本不考虑其装置的巨大危险性,而把这些项目纷纷建立在交通方便的大城市里。

没有民主监督的专制集权体制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它只关注眼前利益而无视民族的未来。对此中国人民看在眼里却由于没有民主体制而一筹莫展。而专制集权集团却无须担 心中国人民投中国政府的反对票,因为中国人民手里根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选票。所谓的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其实就是专制集权者“钦定”了一些拥护专制集权的所谓的“选民”欺骗中国人民的把戏而已。

中国的专制集权权贵者为了获得更大量的货币来满足他们日益增长的奢侈需求,他们不惜牺牲国人的健康和民族的未来。

PX(对二甲苯)和PTA(对苯二甲酸)属于芳烃,为无色透明液体,有刺鼻气味。厦门海沧区的腾龙芳烃(厦门)有限公司和南京的扬子巴斯夫化学公司周围数公里都能看到烟囱里飘散的白烟,闻到含苯的化学品的刺鼻味道。PXPTA是对人体危害最严重的有机化工原料,最初级的原料是石油。国内市场对PX有巨大的需求,百份八九十用来生产聚酯原料,做成涤纶产品,供应给纺织企业。整条产业链大致如下(PXPTA处于中间位置):石油→石脑油→对二甲苯(PX→对苯二甲酸(PTA)+乙二醇(EG→聚酯切片(PET→“涤纶长丝(PFY)”或“涤纶短纤(PSF)”

具体来讲,这些“中间体”包括苯、甲苯等有毒的芳烃,硫化氢等等。需要注意的是:与PX项目同时开工的还有翔鹭石化年产150万吨PTA(对苯二甲酸)二期项目。PTA是通过把PX氧化结晶分离干燥,进一步制成的,在此过程中,会生成乙酸甲酯、乙酸、溴蒸汽。厦门海沧区居民每天呼吸着PXPTA,有婴儿半夜里被这种气味刺醒而哭闹,甚至许多成年人因此失眠;学生早起时咽喉干痛;孕妇们不敢住在这里;附近的村民受害更深……他们多次向有关部门投诉,但都石沉大海。

PX生产过程中,要用到高毒、高致癌、且会造成再生障碍性贫血(白血病)的苯,和甲苯(中毒者以神经系统损害为主)。虽然两者都是在封闭的反应塔中循环使用,但中国人民所担心的爆炸和泄漏事故并非没有“万一”发生的可能。且不说2005年吉林石化双苯厂爆炸事件造成的恶劣影响,留意一下相关新闻就会发现,化工厂起火爆炸、化工产品在运输过程中发生泄漏并造成恶性污染的事件正日益增多。

厦门的PX项目离市中心只有6公里,厦门人民由于没有民主体制无法对政府进行有效的控制而不得不用全体市民到市政府门口“集体散步”的方式表达人民的意愿,最后迫使该装置“缓建”。

其实,关于这类工程的选址,当地政府完全可以按照国际标准(人类居住地以外100公里以外),但是专制集权阶级根本不考虑人民的生命和财产的安全,也不管后代的身体健康,更不管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他们只考虑便捷和成本低廉。

他们的这种短视态度,其实是一种蔑视民族未来的可怕思想。他们只关注他们的当前利益,并用这一当前利益来劫持了本民族的未来。

例如,2006年国家发改委专门出台了《PX“十一五”建设项目布局规划》,以显示对中国政府而言,增加PX产能也是一项重要国策。《当前国家重点鼓励发展的产业、产品和技术目录》表明:“PX消费量的猛增,首先缘于化纤工业的迅速发展,其动力又来自国内纺织业的扩张。化纤已取代棉花成为第一大纺织原料(2005年占纺织纤维总产量的60%)。结果,PX的进口量由2001年的17万吨飙升至2006年的184万吨(占消费量的42%),年均增速高达61%。国际市场上PX价格不断上涨。今年6月更创下新高,达到1248.8美元/吨,同比上涨18.9%”。

2006年由于这一国家发改委《PX“十一五”建设项目布局规划》的出台,而被国人视为“中国化学化趋势”的开端。

中国人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却没有民主体制进行反对。

但是,2007年,厦门人民开始反抗“中国化学化趋势”。最早反对在厦门市兴建PX化工项目的,是中科院院士兼政协委员的赵玉芬女士。2006年,赵玉芬等6位院士联名致信厦门市委书记何立峰。但多次交涉无果。两会期间,由赵玉芬院士牵头,105名全国政协委员递交了要求该项目停建和迁址的议案。赵玉芬女士指出,PX“属危险化学品和高致癌物,对胎儿有极高的致畸率”。

相反,中国政府的无良学者和无良政府官员立即站出来为专制集权的“GDP主义”辩护。例如,在动工典礼上,厦门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丁国炎在致辞中表示:“这是厦门有史以来投资最大的工业项目,对提升海峡两岸石化产业国际竞争力,扩大当地经济总量具有重要意义。”厦门市环保局局长谢海生说:“PX不是剧毒,我们组织了大批专业人员查阅了国内国外的资料,还没有发现PX会致畸、致癌的报道。”

一切专制集权统治的目的都是追逐利润供集团消费,而非满足人民的需要。中国的专制主义者为了他们的私欲而不顾人民死活,尽其所能地增加经济总量(GDP),导致了对自然界竭泽而渔。胡温当局的“科学发展观”完全是欺骗中国人民的伎俩。中国的专制集权统治者利欲熏心,其对中国人民的破坏性的资源掠夺所酿就的环境危机,不仅毫无改善的迹象,而且大有勇往直前、见了棺材也不掉泪的气魄。封山育林、退耕还林或是治污工程之类的小修和大补,都远远赶不上渴求利润之血的资本加速的破坏。于是,中国的专制统治集团一口吃下了被西方民主国家人民驱逐出来的化学污染。当然,高官巨贾们是不要“吃化学污染”的。他们可以易地而居,或以美国加拿大澳洲为归宿,但是南京、厦门等地的人民却要世世代代把化学污染“吃下去”。

于是厦门人民在李义强先生的发起下开展了一次“黄巾军起义”。20075月底,厦门百万市民“疯传”同一短信反对建设高污染项目,这条短信先介绍了PX的危害,结尾呼吁市民“参加万人集体大散步,时间六月一日上午八时起,由所在地向市政府进发!手绑黄色丝带!见短信群发给厦门所有朋友!”这一短信,最终促成市民接连两日“大散步”。200761日和2日,两万以上的厦门人民连续两天上街“集体散步”,迫使厦门市政府承诺缓建PX化工项目,重新进行区域环境评估。

我从7月开始在南京的门户网站“西祠胡同”上号召南京人民抵制南京的PX南京px项目的位置在离南京市中心大约20公里的栖霞山附近(南京炼油厂的厂区),距离长江不到1公里。一旦发生问题,南京及下游的居民饮水就发生问题。离此装置不到1公里的地方,就是南京市民每年金秋最喜欢去的栖霞山,此装置离仙林大学城不到3公里,大学城里有10所全国重点大学。炼油厂的生活区里还有幼儿园、小学、中学、职工培训中心和范围很大的家属区,附近有栖霞镇、尧化镇等等,国家经济开发区——新港也就2公里左右。和厦门比起来,南京的px项目更可怕,这种剧毒化工装置一运行,南京意味着放了一个原子弹。

结果我在9月被南京警察找“谈话”,他们一方面承诺“保证有毒化学物质不会泄露”,一方面关闭了我在“西祠胡同”上所有的关于南京PX的讨论文章,并封掉了我在“西祠胡同”上的ID(注册网名)。

于是,我把南京PX写进了我的关于建立“全民福利条件下的多党竞选的民主政体”的公开信,于1114日发给了全国人民和国家主席胡锦涛、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呼吁人民高度关注专制统治者的这种只关注他们的当前利益,并用这一当前利益来劫持本民族未来的犯罪行为。号召中国人民对此要保持高度的警惕,并在适当的时候,组织有效地抗议活动。

日前,福建省召开了省委所有常委参加的专项会议,会议形成一致意见:决定迁建厦门PX项目,预选地将设在漳州市漳浦县古雷半岛。同时,厦门市委、市政府高层官员当晚已同翔鹭集团高层初步达成迁建意向。

有评论指出,这是一场民意的胜利,这是厦门人的胜利。甚至,中国最著名的一张报纸《南方周末》还把“厦门人”这三个字遴选为2007年最有影响力人物的候选人名单里。但是,漳州市人民不答应了!

漳州市一位网友在网络上呼吁说:“太过份了!现在这个工程居然决定在漳州古雷兴建!人命有贵贱吗?漳州人民的命难道不如厦门人民的人命值钱吗?对厦门会有影响,对漳州也一样会影响的,怎么可以这样不顾民众健康,执意兴建呢?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