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89:拯救一人即救整个世界,迫害一人即害全体人类

3299

任何一个残酷的时代,任何一个悲惨的宏大历史事件,都是从对单个生命体的蔑视和对社会个体苦难的漠视开始的。这种蔑视和漠视的叠加和累积,必将导致整体性的迫害。这是任何一个在专制体制下遭遇欺凌的人都可以直接感受的事实。

当一个执政党或这个执政党所组成的政府,开始蔑视单个生命体的生活遭遇,开始漠视社会个体在专制体制下的苦难,那么这个执政党和政府就是在迫害整个人类了。这样的执政党必然遭遇人民的控诉和反抗。

但是,这样的执政党却总是认为自己是最伟大、最正确、最光荣的,而把对其控诉和反抗的人,视为“犯上作乱的刁民”和“思维不健康的精神病患者”。

其实,在民主时代,公民都可以监督政府、都可以表达意见,都可以要求政府正确对待任何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哪里需要“犯上作乱”呢!民主时代,不是政府担心人民“犯上作乱”,而是人民有权有能力有手段防止政府“犯下作乱”。

再次,把专制思想当成最伟大、最光荣、最正确的思想的执政党和政府,当然看不得人民有反专制的思想了。“伟光正”把要求民主权益的人民打成“思维不健康的精神病患者”也就是不奇怪的事情了。于是一切与专制思想相悖的民主者、信仰者、维权者都被“伟光正”送往监狱或精神病院,或造谣说其是精神病或“大脑不正常”。

下面,我们来看一个个案,就知道一个善良正直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是怎样被专制政府逼成“伟光正”认为不正常的访民的。

于佃荣,1947420生,连云港市大浦人。15岁母亲去世,20岁父亲去世。1965年参加工作。1970210被武装部抽调到北海舰队第八国防工地参见国防秘密建设。四年后回连云港。19745月到盐区砖瓦厂工作(就是现在的连云港市民政局直属企业,该厂被多次改名)。1977525在连云港市民政局直属企业工作时发生事故,造成右臂被截肢(4级工伤)。却依然被连云港市民政局强迫从事极重体力劳动―――石灰窑烧窑工。一直干到20024月,但从未享受过工伤待遇。

该民政局直属企业还把于佃荣19651月至19745月期间工作的原始档案弄丢。现在只有武装部、当时的武装部部长、1965年工作的单位出具的证明。民政局假意承认于佃荣这10年工龄,将于佃荣问题推给劳动局。而劳动局以没有原始档案为由不予承认这10年工龄。02年,可怜的老于开始他的访民生涯。

20026月至20052月,他给中国各级政府写了96封上访信。后又花了很多时间、金钱打听这些信的下落。给北京打电话,北京说信转到省里了;给南京打电话,说,信转到市里了;给市委办公室,市政府办公室打电话,说,转到市信访局了;给信访局打电话,信访局说,转到市劳动局了;找市劳动局,市劳动局说没收到;又找市信访局,信访局说,那就转给市民政局了,我们不留信;找民政局,民政局说收到了。问:怎么处理?民政局答:劳动局不作为,你去找劳动局;重新复印材料到劳动局上访,劳动局又把这件事推给民政局。

200633,于佃荣又写了4封上访信,分别是:第97封给了连云港市委王建华书记,第98封给了连云港市政府刘永忠市长,第99封给了江苏民政厅赵顺盘厅长,第一百封给了国务院温家宝总理。

老于还打了无数的电话,结果,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很热情”的对他说:“领导对你的事很关心、很重视、已经批示转下去了!”连国家信访总局的官员都这样回答:“你给总理的信我们收到了,领导很关心、很重视、已经批示转下去了!”

20064月还是没有得到答复,于佃荣开始搜集各级政府、各级党委、各级人大、各级政协、各级媒体、各级正义组织、各级正义人士、各级社会名流等人的地址并向他们发出1000封以上的求救信、求助信。其中的一份求救信就到了我的手里!现在我帮他控诉这个残酷、罪恶的社会!

这样苦难的人都不拯救,这个政府还有存在的任何理由吗?拯救一人即救整个世界,一切善良皆源出于此!迫害一人即害全体人类,一切罪恶皆咎由于此!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