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78:满清政权被终结后,中国的仁人志士就一直在寻找道路

3208

日前,我接到来自《公民月刊》的王德邦先生的邀请作一次访谈。说访谈,其实应该叫笔谈。因为王先生给了我十一个题目,我就做了十一个问答题。现收入《民主先声》,以飨读者。全文如下:

郭泉先生,您好!
我想许多人在读到先生的公开信时都会涌起一份激动。先生第一封信对中国前途命运的冷静思考与第二封信为捍卫权利与自由而采取的行动可谓相得益彰,见证出先生理想与行动的合一,真是可敬可佩,可圈可点。在此我受《公民月刊》的委托,想就先生公开信的一些情况进行个访谈。下面列举的这些问题是我个人的粗浅思考,仅为抛砖引玉之用,先生不必局限于此,但愿先生将最想跟大家说的畅谈一番。
顺颂:
文安!
王德邦上


附:
一、先生是在什么情况下,或是什么触发了先生发出这样的公开信?

郭泉:
结束满清统治后,中国的仁人志士就一直在寻找适合中国的经济政治道路。
封建君主体制结束后,世间的政治体制只有三种,一是“多党竞选”,如美国;二是“一党专政”,前苏联。三是“君主立宪”,如英国和日本。
清帝退位,标志着中国放弃了“君主立宪”的政治体制。虽然,孙中山先生在价值取向上是赞同和选择“多党竞选”的,但是,孙先生认为当时之中国,并无立即实现多党竞选之民智。于是,孙先生在政治实务上采取了一个过渡性质的政治体制,即先“一党专政”后“多党竞选”。孙先生的这一思想,集中表现在他的“军政”、“训政”和“宪政”的三步走的“三政路线”上。
孙先生在世之时,中国共产党已然成立,并完全拥护孙先生的思想,遂国共合作。孙先生去世后,中国国民党清党,中共始有“宪政”要求。国共摩擦升级为战争。后,日军侵华,国共再次合作,直到二战结束。
1945 年10 月10 日,中国国民党、中国共产党共同签署的《双十协定》“一致认爲,……军队国家化、政治民主化、及党派平等合法,爲达到和平建国必由的途径”。但是,国共在民主宪政的选举方面意见不合,内战爆发。
1949 年,中国共产党取得政权,放弃了孙先生的多党竞选理想,悍然确立一党专政的党政体制,致使中国灾难接踵而至,爆发史上最严重的人道主义惨祸。这一状况,直到今日仍在延续,独裁统治,腐败盛行。事实证明,“一党专政”不利于中国人民的幸福和国家的富强。
于是,就此问题,我上书国家主席胡锦涛,探讨“全民福利条件下多党竞选的民主政体”。


二、先生在第一封信中提出“全民福利下的多党竞选的民主政体”的构想,其中不乏独到的见解与精辟的阐述。那么我想请问先生中国目前最主要的问题究竟是个理论问题还是个实践问题?

郭泉:
中国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是必须尽快结束专制、实现民主的问题。
民主,在中国是个人人都知道的词。中国人都知道,民主就是人民当家作主。但是,由于中国人民被长期的专制主义的愚民政策蒙蔽,而错误地以为只要让共产党执政就是人民党家作主了。
其实,共产党当家作主根本不是人民当家作主。目前,中国人还有不少人不知道民主其实就是人民有权选择执政党。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尽快地让中国人知道,用自己手里的选票选择执政党,才是解放自己的唯一途径。让人民有这样的理解是不难的。因为我们每日大量的购物行为,就是选择。对货物的选择和对执政党的选择,是完全一样的道理。
所以,目前中国的民主问题,不是理论的问题,而是实践的问题。

三、先生第一封信可谓是给中共领导者以开导,将马克思主义、现代文明世界普世价值与中国现行执政口号结合起来,为民主在中国推行找理论与现实的依据。如此一份充满理性的公开信,您认为中共现领导能听得进去,或能采纳多少吗?

郭泉:
广大中国共产党员里分为两类人,一是真正的共产党人,一是混进共产党队伍里的权贵资本者。真正的共产党应该能理解我的用心。因为,真正的共产党人和我一样,也是爱人民、爱民族、爱国家的。目前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应该是真正的共产党人,我想他们一定能听懂,也必须听懂我的话。因为我在指引一条拯救中国、拯救中国共产党的正确之路。
中国共产党如果现在改成多党竞选的民主政体,并且全部采纳我的公开信中提出的十八条施政方案,我想人民一定会继续拥护共产党,热烈地选举共产党人出任49 年之后的第一任民选总统。
但是,如果中国共产党不改成多党竞选的民主政体的话,我想,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我者昌,逆我着亡。

四、先生第二封信是激于李国宏先生被劳教的义愤而发出,其中真情流露,感人至深,读之让人泪下,由此可见先生是个至情至性的人。在此想请您顺便谈谈李国宏先生参与中原油田维权的事,以及中原油田公安部门处罚的违法性。

郭泉:
前一段时间,中国的企业为了轻装上阵,实施减员增效。企业改制、资源重组本无可厚非,但是如果侵犯员工利益就怨声载道。这些被以巧妙或强迫的手段“一次性买断工龄”的油田职工需要懂得法律知识的人来帮助他们维护自己的工作和经济权利。为人民服务,是全民的基本素质,任何一个人听闻人民的苦难哀号,都应该驻足体察。于是李国宏先生前往察看情形,不幸被捕入狱。
无论从李国宏前往中原油田的原因、目的,还是调查的方式手段上分析,李国宏都不可能得到一年零六个月的劳教处罚。
中原油田公安局决定给予李国宏劳动教养一年零六个月的文件依据是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议》。此文件是一个行政文件。中国政府使用这一国务院文件,授权警察局将案件提交劳动教养委员会决定某人长达三年的劳动教养。
中原油田公安局和河南濮阳市劳动教养委员会,援引了国务院文件作出限制人身自由的决定,当然这是合了统治阶级的法,而违反了人民心中的“天法”。
我认为,一切被限制人身自由的处罚,都必须是经由开庭审理,定罪量刑。也就是说一切限制人身自由的出发,都必须经过警察局刑事拘留、检察院批准逮捕、检察提起公诉和法院审理判决这些程序,否则任何公民不受剥夺自由。


五、从先生第二封信可以看到,先生不仅是个理论上思考国是的人,而且也切实关注并亲身参与中国的维权运动,那么先生认为中国今天蓬勃兴起的维权运动与中国推进民主有什么关系呢?

郭泉:
当人民的权益受到危害的时候,必需维权。但是,在中国,维权之所以成为社会问题,就是因为这些问题是中国政府在现有体制下也是解决不了的大问题。
于是,人民开始思考为什么维权无人理睬。很快,其中的问题就被人民发现了,这些问题都是体制问题。所有的社会问题的症结所在,就是一党专政。也就是说,现在人民已经把“民主”当成是维持民生的最重要手段了。

六、中国今日维权面临的主要问题及出路是什么?
郭泉:
维权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体制问题。其实,所有的社会问题的症结都在一党专制。目前人民已经意识到了这一基本事实,但是,一党专制却不是很容易被终结的。于是,人民一方面在维权,一方面又知道体制不改,维权根本无效。这个矛盾,深深地烙印在每个维权者的心里。其中的困惑和焦躁,是可想而知的。
维权的出路,惟有一个,就是从根本上改变政体,让人民有权选择执政党,建立多党竞选的民主政体。

七、本月12 日黑龙江农垦劳教了上书十七大的访民代表刘杰一年半,14 日广州法院将郭飞雄判刑五年并罚款四万元,16 日中原油田又将李国宏劳教一年半,这些接连对维权人士的重判与处罚,发生在中共十七大刚结束还不到一个月,您认为这预示着中国政治什么样的发展?

郭泉:
我想中国共产党高层领导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这些维权人士为什么要去维权,他们应该知道如果中国不发生了问题,为什么会有人在维权,为什么会有人去帮助维权的人?
但是中低级别的共产党官员并不了解中国目前处在的历史时期,他们还以为靠打群众、骂群众和压群众的方式,还可以继续其统治,显然是非常弱智的。
所以,我不认为您举的例子是中国共产党高层授意这么决定的,相反,我却认为应该是一些弱智的中下级官员的擅意而为。您的这些例子,应该与中国政治未来的走向没有关系。
另外,中国政治未来要发生的变化,与中国共产党现在抓多少人没有关系。无论抓多少人,只要民主是顺应民心的,民主就一定会来到。
如果中国共产党不主动地改向民主政体,那么它现在每多抓一个人,就是在为它自己多增加一条罪证而已。

八、先生认为中国今日社会变革的希望在哪里?中共体制内自我改良的希望有多大?中国民间目前推进民主改革的力量有多大?

郭泉:
中国今日社会变革的希望在于全民的觉醒,如果全民都认识到只有民主才能救中国,那么民主瞬间就到来了。所以,现在的启蒙、宣传是最重要的工作。
中共体制内自我改良的希望还是有的,毕竟共产党里还是有不少真正的共产党人的。他们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为了人民,必须正视历史,必须充分认识到民主是世界潮流。还权于民,与民共选,才是人间正道。
中国民间目前推进民主改革的力量目前有,高级知识分子、维权下岗工人、维权复转军人、维权失地农民。未来中国的幸福和民主,取决于今日大家的团结、奋斗和牺牲。

九、先生对中国未来民主发展的路径有怎样的预估?
郭泉:
中国未来民主发展的路径有两种可能:
一、中国共产党自己改。这是最好的方式。但是共产党自己改却又可能出现两种民主样式。一是类似于新加坡和马来西亚那种“一党独大的多党竞选民主政体”;二是一步到位实现美国式样的“多党竞选”。
二、人民革命一举终结独裁统治。其结果只有一个,就是一步到位实现美国式样的“多党竞选”。

十、从信中我们可以看到先生那种义无反顾与在所不惜的大无畏精神,真让人鼓舞。那么在先生发出两封信后,至今面临来自单位与政府怎样的对待?

郭泉:
目前只有中国民主同盟江苏省委员会的于主委和南京师范大学统战部的冯部长与我长谈一次。与我就11 月15 日中国共产党发出的《中国政党制度白皮书》进行了交流。我坚持我的观点。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单位与政府派人与我接触。

十一、无庸置疑,先生今后一个时期的安危将是中国政治气候的一种晴雨表,今后先生可能要从为他人维权走向为自己人身自由维权,那么先生对此有什么准备?

郭泉:
我还能接受您的采访,就说明了中国目前的政治空气要比过往好很多了。虽然,说中国的政治春天已经到来还为时过早,但是我希望有更多的学者、官员、商人和社会各界团体的负责人支持我,都发表公开信,指出执政党的不当之处,呼吁尽快实现民主。至于您说的我的个人安危,我想,每一个立志为了国家为了人民而走上争取民主道路的人,都应该把坐牢、牺牲,当作我们的必修课来学习。
假设未来某天,中国共产党限制我人身自由,我想我要表达的是六个字,第一、我反对,第二,我不怕。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