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51:我一生最美好的愿望是当八年中国总统,然后回老家种田养猪

3151

长期以来我一直致力于建设多党竞选的民主政体国家,主张人民有权用手里的选票来选择执政党。

但是,一些网友联想到毛泽东49 年之后的一党专政,就开始担心我是否也会在未来竞选上中国总统后废除民主立法,而搞一党专政呢?

这些网友的担心是必要的,翻开南美和非洲和东南亚(特别是缅甸)各国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即使是一个以民主宪法为伊始的新国家,堕落成为军事专制国家也是易如反掌。

但是,这些倒行逆施与我是永远无关的。理由如下:

第一、毛泽东的倒行逆施,其实和49 年前各民主党没有与共产党一起强行制定一部多党竞选的民主法律有关。当时的各民主党认为选举的结果肯定是共产党,于是就把立法的事情搁置下来了。等到1957 年(西方民主国家4 年为一任,连选连任不得超过二任),中国民主同盟的三位领袖罗隆基、章伯钧和储安平再提出来“轮流坐庄”、“多党竞选”的时候,他们就被毛泽东打成了“右派”。而我们,必须先选出议员、制定多党竞选的民主法律体系、段话来表达我对民主制国家的认知:宪政治国天为公,分权制衡议会国,全民普选废任命,公民监政参议政。

第二、我最崇拜的两个人一个是南美革命斗士切·格瓦纳、另一个是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

切·格瓦纳的牺牲精神,使我在争取民主的工作中有了无尽的精神动力。他有两句话我终身不忘,一是当他被捕时,面对枪口,他说:“我叫切·格瓦纳”。二是他在临刑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我在想,革命是永垂不朽的”。

美国有一位华盛顿这样德才兼备的人作为第一任总统是幸运的。华盛顿是一位坚定的领袖,他保持了国家的统一,但是却无永远把持政权的野心,既不想做国王,又不想当独裁者。

他开创了主动让权的先例──一个至今美国仍然奉行的先例。独立战争胜利后,华盛顿解甲归田,回到弗吉尼亚继续经营自己的种植园,在葡萄树和无花果树的绿荫下享受宁静的田园生活。1787 年,华盛顿再度接受人民的召唤,主持制宪会议,制定了世界上第一部资产阶级宪法。1789 年4 月,华盛顿当选为美国第一任总统。当他担任美国总统八年后,发誓不再连任,坚决回到芒特弗农山庄,过平民生活,直到去世。

我想,我在民主革命斗争中,我就是切·格瓦纳,当我面对枪口的时候,我也要说:“我就是郭泉”。当我被反动派杀害之前,我也要说:“我在想,革命是永垂不朽的”。

我想,我在当选中国的民选总统之后,我也要做华盛顿。我的任期届满,我也要不再连任,回到我的徐州老家种田养猪,直到死亡。

第三、我是一个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熏陶的中国人,对“名誉”看得比生命都重,从小“三不朽”的观念就牢记心中。我接受的全部中国传统文化教育,就是要做一个流芳百世的人,这就必须“立言”、“立德”、“立功”。复辟专制是绝对没有好名声的。所以,我不会做毛泽东那样倒行逆施的事情。


我一生最美好的愿望是当八年中国总统,然后回老家种田养猪。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