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45:面对人民的苦痛,我们怎么能背过脸去,丢下他们不管呢?

3137

我一贯主张人民应该有权选择执政党,提倡在中国建设多党民主竞选的政治体制,可是我的同事们,同样是教授,却有人问:“你为什么不玩玩小女生,而去玩政治呢?”

我很奇怪,他为什么会这样看待我对政治的热心,难道我们读书人读书的目的不是为了中华之崛起,不是为了黎民百姓的幸福生活吗?难道我们读书人的读书目的不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张子语录》)吗?难道中国现在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真的都死绝了吗?难道我们伟大的民族,伟大的国家里的知识分子真的都把读书的目的当成是“学干禄”(《论语》)和“玩小女生”了吗?

当今之中国,读书的目的,除了钱和色之外,难道真的不要“铁肩担道义”了?

面对统治者提出的所谓人民要和他们统治者“和谐”的奴才理论,难道我们知识分子不应该发出“人民满意才是检验社会和谐的唯一标准”的呐喊吗?

面对他们用“中国国情”来作为他们搞腐败的借口和挡箭牌,难道我们知识分子不应该发出“和平时代,腐败就是人民最大的敌人”的控诉吗?

面对他们用“民主思想是西方的,不适合中国国情”来反对多党民主的时候,难道我们知识分子不应该高举“两党理论不是西方的专利,其理论基础是中国传统的阴阳学说”的旗帜吗?

我们要告诉所有的中国人,是什么原因使得中华民族总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我们要让人民知道,反民众的中国精英政治是中国快速腐败的罪魁祸首。

我们还要特别告诉那些有良心的中国知识分子,虽然极权、资本与媒体,正在联合绞杀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的正义和良知,但是公共知识分子的天职永远是批评主流政治。

可能您的学位不高,也可能你不是教授、副教授,但是我明明白白地告诉你:奠定公共知识分子地位的,不是学问的多少,而是良知和勇气。

我们还要告诉一切受害者,先富人群根本不想和人民共同富裕,他们想要的一直是经济特权。财富正在快速向“先富者”积聚,导致政治上中国的权贵资本开始对人民实行专政。极权阶级的根本目的是把人民的财富“共产”到了他们的腰包里去。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已经成了权贵阶级对无产阶级的专政。这就是他们邪恶的理论,一个罪恶的幽灵正游荡在中国大地。

我们还要控诉当代中国的权贵统治阶级,你们没有权利卖人民的工厂、学校、医院和土地。你们的经济体制改革其实就是巧取豪夺人民的财富的借口。我们还要警惕并阻止权贵者用眼前利益劫持我们民族的未来。在环保问题上、教育问题上,我们民族的未来已经受到严重的损伤。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愚民政策再也掩盖不了人民生活的窘迫。现在,人民正在觉醒。当人民彻底觉悟的时候,就是权贵统治阶级的末日来临的时刻。

我们还要鼓励那些和我一样致力于民主革命的同胞们:我们不能对他们的社会福利的“修补”政策抱有希望,他们“修补”的目的只在于继续维持他们的专制统治。伟大中国的坚挺,不能指望一群阳痿病患的“理性”。他们的“理性”,只是他们剥夺人民的“理性”。因爱国而入狱的人,是伟大的。革命,才是永垂不朽的。

未来中国,必须是一个人民可以选择执政党的多党竞选的民主政体,开放党禁、解除报禁是自由中国的第一步。民主思想的全部政治理论,一言以蔽之,就是权力制衡。多党接受人民的选择,就是最好的权力制衡。只有当人民手里真正握有选票的时候,执政党才有可能是真正的公仆,否则执政党就是皇帝。两党政治(执政党和在野党)才是社会和谐的最有效途径。

历史上的国家的所有政治只有两种:一是民主,另一是专制,而中国很不幸一直是后者。

中国的政体必须尽快改为权力来源于人民的、法制公平的宪政国家。中国的领导人必须得靠人民来选,不能再靠枪杆子和从共产党内部的小圈子选。

没有民主制,就没有新中国。民主制,作为人类最文明的科学管理体制,才真正是三个代表。

国难不灭,何以为家?中国必须改变。

谁不想安定呢?谁不想悠闲地度过自己一生中的几十个春夏秋冬呢?但是,这个罪恶的时代哪里还有什么冬天的梅花和夏天的红蜻蜓?偶尔不经意抬头望见那洁白的月亮,都是一种说不出来的享受呢。

我本是读书人,我真想和一切在太平时代的读书人一样看着春色秋香,度过夏去冬来。可是我深爱的人民呢?在这个不太平的时代,面对人民的苦痛,我们怎么能背过脸去,丢下他们不管呢?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