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27: 解除报禁、新闻自由,是自由中国的第一步

3114

极权统治者总是最害怕言论自由。他们害怕人民翻身,害怕人民认识大时代的真面貌,更害怕他们自己的丑恶暴露在人民大众的面前。所以他们用种种卑劣无耻,残暴不仁的手段,蒙蔽人民的眼睛,塞闭人民的耳朵,封锁人民的嘴巴,不让民间报纸存在,不让正直的新闻工作者自由。

极权统治者自己也知道他们作的不是好事,所以只允许他们自己办报纸。以前,他们的报纸里的记者也都是他们自己的人,可是现在,由于他们想办更多的报纸来愚弄更多的人,于是,他们被迫录用了很多人民子弟进入了他们独家开办的报纸。虽然,报纸是极权统治者的,但是,其中也不乏可以称之为“人民记者”的人民子弟。

但是这些“人民记者”只是人民对他们的尊称,并不表示极权统治者要实现所谓的“人民报纸人民办”。地球人都知道,这是他们愚弄人民的又一罪证而已。

我们来看看“人民记者”在极权集团的报纸里的生活景观吧。如果这些“人民记者”写的新闻和评论,符合极权统治者的利益,就能顺利发表,这其实也是极权统治者最需要的。反之,极权统治者的报纸,就不予发表。如果,人民记者的新闻和评论侥幸逃脱了审查,即使发表,极权统治者认为不符合他们的利益,他们也会组织他们自己的“权威人士”说:“他们是临时人员,他们写的是虚假新闻,且已经被撤职”,其真实的情况却是这些新闻和评论,不符合极权统治者的利益需要。

可是,人民子弟的新闻工作者心头深深刻划的创伤是永远消灭不了的,人民也会永远记清楚是谁迫害了他们。当然,最重要的是,人民会永远记得是谁不允许人民自己办自己的报纸。

由于人民没有人民的报纸,由于新闻不自由,所以,当农民工被欠薪,我们没有为他们呐喊,不是因为我们还没有被欠薪而不帮他们呐喊,而是因为,报纸不在我们手里;贫困儿童失学,我们没有为他们呐喊,不是因为我们自己的孩子还有书念而不帮他们呐喊,而是因为,报纸不在我们手里;穷人看不起病等死,我们没有为他们呐喊,不是因为我们还付得起医药费而不帮他们呐喊,而是因为,报纸不在我们手里;农民土地被强制征收,我们没有为他们呐喊,不是因为我们不需要种地而不帮他们呐喊,而是因为,报纸不在我们手里;人民被抢劫,我们没有为被抢的人呐喊,不是因为我们没有被抢而不帮他们呐喊,而是因为,报纸不在我们手里;有人因为乙肝,而找不上工作,我们没有为他们呐喊,不是因为我们还没有得上乙肝而不帮他们呐喊,而是因为,报纸不在我们手里;小姑娘因为谋生,不得不出卖身体,我们没有为她们呐喊,不是因为我们还没有出卖身体而不帮他们呐喊,而是因为,报纸不在我们手里;学生因为高考、考研压力过大自杀,我们没有为他们呐喊,不是因为我们还活着而不帮他们呐喊,而是因为,报纸不在我们手里;这笔帐总有一天要清算的。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