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郭泉]首页 

郭泉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郭泉  >  民主先声
民主先声18: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时代还没有到来

3103

《论语·乡党》记载:“色斯举矣,翔而后集,子曰:“山梁雌雉,时哉!时哉!”孔子在游山观景的时候,看到山谷里的野鸡能自由飞翔,羡慕山梁雌雉“得其时”,而联想到自己东奔西走,无有响应。因此,他感叹生不逢时。

孔子的哀怨,说明知识分子和时代之间的关系问题,是一个由来已久的问题。

那么,孔子的时代是什么样子呢?我们能从中分析出知识分子需要什么样的时代,或曰,在什么样的时代,知识分子才能最乐意地发挥最大的作用呢?

知识分子的第一个时代是孔子的时代,虽然与老子和老子的门徒相比,孔子要积极入世很多,但是,孔子也很清楚,尽管他和他的门徒们自己知道什么是社会必需的,但却没有可以实现的希望。最后,孔子也不得不绝望。如今孔子虽然被阅读,但是又有几人能真正体悟孔子对“礼崩乐坏”的极度焦躁之心呢?

知识分子的第二个时代是革命时代,当统治者对人民的压迫达到人民的生命极限的时候,民众和知识分子的融合,才催生了革命者以及革命者的思想。在革命时代里,他们是革命的,他们认为需要号召激烈的变革,并希望这些变革(部分地是由于他们的忠告的结果)在不久的将来就可以实现。他们中也有极少数人拿起了武器,成为战士。

知识分子的第三个时代是自由时代,只有当历史发展到社会公众开始意识到知识分子的意见是可取的,至少意识到是善良的时候,知识分子才是与时代环境和谐的。这种和谐表现为,例如知识分子在提出他们自己认为是必要的那些改革的时候,他们深信他们的提议是会被人欢迎的,至少是被众人认真思考的。而且即使他们的思想不被采纳,他们也不会因此就不喜欢他们自己所处的世界。

综上,目前中国的知识分子(御用文人、朝廷鹰犬除外)还处于孔子时代。知识分子与社会的和谐时代还没有到来。于是,当代中国尚存良知的知识分子难免不发出与孔子一样的哀叹:“山梁雌雉,时哉!时哉!”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